可现在歌舞厅的事情情况,的确很难办!

一个是人手不够。

虽然已经开始招人,但这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掉的。

市场上招卖力气的不难,但是歌舞厅这种地方,对服务员要求比较高,不光是言行举止要标准,待人接物、察言观色的本事也要有,即便招来人,也不是立刻就能胜任的。

没人才,再好的地方,也火不起来,再有创意的点子,也没法执行到位。

好在毕竟还留下了一批老员工,可以带着陆续新来的人,暂时勉强应付着。

最难的一点,还是舞厅自身吸引力的问题!

舞厅靠什么吸引人,让那些老板舍得花钱?

在三陪的问题上,他的想法和任鹏是一样的,歌舞厅,没小姐,谁来玩?玩什么?

其实每次梁一飞找他聊,他都几乎要忍不住,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可是每一次,又都忍住了。

和梁一飞打过几次交道,刘旺柱觉得这个老板虽然年轻,但是做事情跟周宇宙完全不是一个路子上的。

周宇宙是典型的老派人,讲威严、要排场,要求下级对他毕恭毕敬,唯我独尊,做生意的目的,不光是赚钱,还要面子。

在周宇宙手下做事,做错事了不要紧,只要对大老板个人足够恭顺,那就不问不大。

新来的梁老板不一样,平时为人和气,在一起开开玩笑,嘻嘻哈哈都没事,但是工作上,必须有板有眼,严格按照他的规划来行动。

在三陪的事件上,新老板已经旗帜鲜明表达了态度,连任鹏都冷处理搁置了,自己现在再提出来,不管有用没用,对还是错,首先立场就有问题。

那不是跟老板唱对台戏嘛?!

那不是跟领导离心离德吗?

一个旧老板手下的人,跟新老板唱对台戏,离心离德?

那能有个好下场?

连任鹏这样的混混,都能看清形势,不敢提三陪,自己去提?

弄不好,不等开张,自己就得被杀鸡儆猴!

没办法,只能想其他的点子。

憋了好久,终于拿出了一个方案,趁着今天梁一飞来这边视察后面的岚韵湖高尔夫球场施工进度,瞅了个机会,单独汇报。

他敲门之后,里面立刻传出来梁一飞的声音:“请进。”

刘旺柱推开门,就看到梁一飞穿着蓝色的工人服,坐在办公桌后面写东西,桌上还放了顶安全帽,帽子上全是灰尘,身上也脏兮兮的。

虽然被梁一飞搞得压力山大,但刘旺柱还是比较佩服梁一飞的:年纪轻轻发了这么大的财,放一般人身上,那早就狂得不知所以,吃喝玩乐了,可梁一飞来到岚韵湖这么久,每次看到他,都是在工作。

不怕苦,不怕累,平时吃吃喝喝也不讲究,好几次看到他就在工地上和工人们吃一块五一顿的盒饭,除了抽的烟好点,其他根本看不出来是个大老板。

要说吃喝玩乐享受,滨海市就没比大宇宙……哦不,岚韵湖更上档次得地方,可一个20岁的年轻男的,能这么自律,难怪年纪轻轻的就能成事!

所以,刘旺柱压力虽然大,可并没有在背后发什么牢骚:梁老板比他更辛苦!

那边,梁一飞放下笔抬头看过来,“老刘啊,怎么讲?”


t06.dzhhyy.com  1njl.dzhhyy.com  58we.dzhhyy.com  rrbpx.dzhhyy.com  j5h1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puhmb.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