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看着四人,也不多言,纷纷开始出手,这是典型的围殴啊,也真是够不要脸的。

可战场之上不就是如此吗?除了生死之外,哪里会有别的,生死便是最底线的事情,战场之上,没有仁慈,没有不能使用的手段。

而此时,柳幻灭的擂鼓敲得越来越响,柳幻灭嘶吼着说道:“我的生命已近黄昏,暮色已经降临。

我昔日的风采和荣誉已经消失。它们随着对昔日事业的憧憬,带着那余晖消失了。 昔日的记忆奇妙而美好,浸透了眼泪和昨日微笑的安慰和抚爱。

我尽力但徒然地倾听,渴望听到军号吹奏起床号的那微弱而迷人的旋律,以及远处战鼓急促敲击的动人节奏。

我在梦幻中依稀又听到了将士的嘶吼,又听到了刀入血肉之躯的那一声脆响,轻微到极致的响,又听到了战场上那陌生、哀愁的*。我的耳旁回响着,反复回响着:责任,荣誉,国家。”

战争来临时,真理是第一个牺牲品。

刀是杀人的凶器,刀法是杀人的伎俩,战争就是对生命的践踏,无论用多么美丽的词语来修饰,也逃不过这个现实。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战争是死神的盛宴。

建立一个国家靠的不是梦想,它最终总要诉诸血和铁。

包括懦夫在内的任何人都可以发动战争,但要结束战争却得到胜利者的同意。

一个国家只有在战争时期才会处于和睦状态。

战争使多数人流血,却养肥了少数人。

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要进行战争只有一个借口,即通过战争我们可以生活在不受破坏的和平环境中。

擂鼓声声,夭夭四人踏空而动,那百位圣境强者也同时动手。

四人之中,夭夭是大帝境的修为,对于这些入圣境的强者来说,夭夭就是最强的神明。有夭夭在前,那些入圣境的强者完不堪一击。

而血无情三人在夭夭身后行动,也没有太多的压力。若只是如此,这一战四人一定可胜。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这时世家阵营之中一位大帝境三重的强者,出手打断了夭夭的无敌姿态。

如今夭夭不过大帝境二重,和所来的强者差距不小,不过夭夭修炼的九天弱势决强横无比,再加上夭夭本是妖族之人,虽然化成了人族,可妖族的强悍体魄,多少还在。

一时间,夭夭和那世家的大帝境强者打得难分难舍。夭夭被牵制,而世家一方还有四十位入圣境的强者。

其中还有不少,都是入圣后期的强者,这对于三人来说,还真是压力山大。

血无情的太上长青诀,融合三家之精华,已经被血无情练到登峰造极的境界,血无情如今的战力,也可和半步大帝境相媲美。

而觉明的如来大悲赋端得强大,论战力也可和入圣后期强者媲美。

至于连奇所修炼的功法中正平和,讲究绵绵若存,生生不息。

一时间倒也稳定了局势,而世家的将士也不闲着,聚拢一处,竟是准备攻城。

而此刻,柳幻灭和皇浦煜都是不在敲响擂鼓。两人知道,世家的重头戏来了。

柳幻灭和皇浦煜站在城墙之上,拔刀出鞘,立刀而站,就这样看着下方的数万军队冲向城墙之上。

第两百二十五章 满身血泪和尘埃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nvcxh.dzhhyy.com

trpm.dzhhyy.com  7q0v.dzhhyy.com  nmyy.dzhhyy.com  isqe0.dzhhyy.com  5qp4t.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