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渺渺本来以为自己不喜欢这样的影片的,意外的是跟宁远在一起,居然看下去了。

许渺渺看得津津有味,宁远偏头看许渺渺。

她看得很专注,电影院里很黑,她的五官看得不是很清晰。

当画面转入比较明亮的场景时,许渺渺的脸就呈现在他的眼里。

宁远吃着爆米花,许渺渺不吃。

宁远喝着可乐,许渺渺也不喝。

宁远的手渐渐往许渺渺放在椅背上的手靠近,然后抓住了,让她的手心放在他的手心里。

电影院里有暖气,渐渐的,两人的手心都有点汗,许渺渺觉得不舒服,把手抽出来了,宁远只觉得怅然若失。

看完电影出来,有女生娇娇的抱着男生的胳膊,脸靠着男生的胸膛,软弱无骨似的,整个人都像是无尾熊挂在男生的身上。

宁远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带了点羡慕。

什么时候许渺渺能够这样小鸟依人的靠着他。

看了一眼许渺渺,宁远的身体靠了过来,头刚挨着许渺渺的脸,许渺渺伸手推他:“宁远,你是没长骨头还是怎么的?死开,~”

死开~宁远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好受伤,有一些哀怨的看向许渺渺。

许渺渺仿若未觉。

她看着时间,十二点,夜晚十二点。

她当初答应宁远的时候,肯定是脑子秀逗了。现在十二点,她去哪里睡?

回家?她早就没家了。

许光辉和梁会现在住的民房是单间的,带一个厨房,她去了,总不能跟父母挤一张床。

无语的看着宁远,说:“现在我们去哪里睡?泡网吧泡一网上么?”

宁远嘴角掀起了点点笑意:“我有地方住,离学校不是很远的。”

说完,他自然而然的牵着许渺渺的手,走到路边,拦了一辆的士。

下了车,许渺渺抬头看向这个小区。

走到这里,许渺渺突然有点退缩了。

呃,她为什么要跟宁远来?

许渺渺停下了脚步,宁远回过头来,眼里是纯净的笑意,仿佛觉得他跟许渺渺一起住一晚上,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们是男女朋友好么,孤男寡女的。

看着宁远那纯净又无辜的眼神,许渺渺觉得自己想多了。

今天宁远去了公司,外面是风衣,里面配的却是白色的衬衣。没打领带。

许渺渺很少见人把白色衬衣穿得这样不羁却又风华绝代的。

她说过的,她上次好像就已经能够到宁远的颜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rcy0v.dzhhyy.com  jo338.dzhhyy.com  nxnjx.dzhhyy.com  b8l6.dzhhyy.com  8acl.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