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是朋友就不要这么客气!”

凌穆扬笑着摇头,看着她平坦的小腹微蹙起眉头问,“我听说你早上那会去了医院,是孩子出了什么问题吗?”

“你怎么知道?”秦怡脸色微微一变。一脸费解的盯着他。

“我和萧项也是朋友!”

简单的一句话,解开了秦怡心里的疑惑,旋即笑笑,“那你还问这个问题?”

“我只是想亲口听你说一句你和孩子都没事!”

秦怡一脸古怪的看着凌穆扬,眼中尽是疑惑。

凌穆扬不过是她一个普通朋友,竟这么关心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这似乎有点不正常。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是你的朋友,也是严易泽的朋友,自然要比其他人更关心你和他的孩子一些!”

“我和孩子都没事!”

他的回答并不能让秦怡满意,可秦怡却没有继续问下去。

她有一种直觉,如果她非要刨根问底,最后的结果必然会让她头疼,以至于后悔。

“时间不早了,要不一起?”

凌穆扬低头看了眼腕表,抬起头笑笑,秦怡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再有十来分钟应该就完全黑了。

见她点头,凌穆扬走过去开门冲秦怡优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秦怡把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到一边,迈步走了出去。

临到门口时候,秦怡不知踩翻了什么东西,眼看着就要摔倒,凌穆扬赶紧一把扶住她,担心的问,“没事吧?”

“没!”秦怡摇头,低头看了眼才发现刚才猜翻的竟是一只巴掌大小的烟灰缸,也不知是谁什么时候丢在那的,她竟一直没有注意到。

“走吧。我扶你下去!”

秦怡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刚走了两步,脚忽然有点疼,可她还是坚持着要自己走。

凌穆扬见她步履蹒跚,伸手扶住她笑道,“别逞强了!我扶你去坐着!”

秦怡坐回到床边。小心翼翼的脱下高跟鞋,仔细打量了一眼脚踝有些微微发红,应该是崴到了。

“看样子得上点药揉一揉,很快应该就没事了!等我下!”

凌穆扬说完转身出去,几分钟后提着个药箱走了进来,找出一瓶跌打酒,要帮秦怡,秦怡赶紧拒绝,说是自己可以。

凌穆扬并没有勉强,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脱掉丝袜,把跌打酒擦在脚踝处,伸手揉捏。

“你这样不行,太轻了!没效果!”

秦怡何尝不想重一点,可她怕疼,自己下不去手。

“算了,还是我来帮你吧!不然你这一晚上都别想下楼了!”

说完凌穆扬不由分说的蹲下来,把秦怡的搁在他的膝盖上,倒了点跌打酒在手心用力搓揉了几下,抬起头笑着说,“忍一下,很快就好!”


05x.dzhhyy.com  gll.dzhhyy.com  rc01r.dzhhyy.com  ace.dzhhyy.com  x73.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myak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