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陵这般举动,自然给刘安带来了许多好处,那就是,朝堂上说刘安好处的人很多,就算是刘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也没几个人会叽叽歪歪了,免得那些便宜女婿跟自己过不去。

刘陵做得最错的一件事是高估了自己的魅力,或者说是高估了刘彻对自己的感情,刘彻对她,无非就是寻个刺激,压根不会有任何真心,也没有因此对淮南王这个所谓的宗室长者有什么放心的地方。所以,淮南国那里,该监视的还是继续监视,而刘陵这边呢,若是想到了,那就见一见,若是想不到,那也就抛诸脑后了。

舒云呢,并没有召见刘陵的意思,倒是王太后有些沉不住气,召见了一次刘陵,还警告了她一番。但是这种警告,对于刘陵来说,算得了什么呢?作为淮南翁主,王太后就算是对刘陵有什么想法,也不可能真的对她怎么样,难不成,王太后还有当年先帝那样的魄力,输了一局棋,就抄起棋盘直接砸人家的头不成!王太后还不想背负一个逼反淮南王的罪名。

既然王太后只是色厉内荏,那么,刘陵自然无所畏惧,甚至,她转头就勾搭上了田蚡,田蚡虽说长得丑陋,年纪也不小了,看起来还有点猥琐,但是人家现在炙手可热,权势滔天,有他给自家父王行个方便,不知道能省去多少事情。

王太后听说了之后,只气的半死,而刘彻呢,在知道刘陵跟田蚡有了一腿之后,顿时就觉得有些倒胃口了,他如今对田蚡,那是一点都看不过去,偏偏自家母后拦着护着,然后呢,田蚡如今在朝堂上又已经俨然有了羽翼丰满的架势,这让刘彻一时间不好对田蚡做什么,只得先忍着了!但是忍着田蚡也就算了,难不成还继续忍着刘陵不成,因此,刘陵之后再求见,刘彻便不再赴约了。倒是让刘陵有些后悔起来,不过,很快,她就不再多想了,她这个身份,本来也不可能跟刘彻保持明面上头的什么关系,刘彻呢,一直以来也没真的答应过她什么事,所以,刘陵最终也只得怀疑了一下自己身为女性的魅力,然后就作罢了!

刘陵的事情对于刘彻来说,不过就是个点缀,他自从登基以来,就想要搞出点大事情来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之前搞太初历就是如此,只是,大家对太初历虽然挺推崇的,可是,并没有因此觉得刘彻这个皇帝就有多厉害了。尤其如今朝堂上头,田蚡举荐的人占据了大半的位置,这些人呢,压根不符合刘彻的心意,对刘彻的忠心也有限,至于提拔先帝时候的老人嘛,那就更别提了,这些人最习惯的就是倚老卖老,觉得刘彻就该跟着他们的步调走。

刘彻如今已经深刻的明白,做皇帝的,你也得又实打实的功绩,要不然,在其他人眼里,你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儿,可以随便糊弄的那种。

刘彻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自然会有人生出投机取巧的心思。

刘彻的心病在于匈奴,朝堂上如今主战派可没有占据上风,但是,毕竟汉室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军方许多人也开始跃跃欲试起来了。别看田蚡封了丞相,其实这位是不符合汉室拜相规矩的,在汉室,想要做丞相,你总该有军功才行,而田蚡呢,完全就是仗着自己有个好姐姐幸进上来的。

因此,朝堂上头,还是有许多人对此并不服气的,另外一些人,也觉得自己曾经为皇帝立下过功劳,但是如今还只能在原来的位置上头蹉跎,王家和田家那边像是忘记了自己一般,所以,他们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一下皇帝,当然,挟功请赏这种事情,是有些犯忌讳的,那么,就投其所好呗!

这里头的主要代表人物是大行令王恢,这位当年催着先帝立刘荣之母栗姬为后,然后就被罢官免职了。实际上呢,那时候大家都知道,先帝对栗姬正在气头上呢,先帝刚刚大病一场,问栗姬愿不愿意照顾自己的其他妃嫔还有儿女,结果栗姬张口就是一句“老狗”,顿时,先帝也不敢病,也不敢死了!在这个关口,让他立栗姬为后,简直是火上浇油。这位当初因为同样姓王的缘故,投靠了王信,这才有了那次的事情,等到先帝过世,这位官复原职,却没能得到他所认为的论功行赏,如今,刘彻登基都七八年时间了,王恢年纪也不小了,再等下去,大概就要在大行的位置上头致仕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是等不及了。

刘彻的心病在于匈奴,那么,王恢自然要投其所好,给刘彻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正好,匈奴人派遣使节过来,表示要继续当年的和亲之约,刘彻憋了一肚子的气,虽说汉室的所谓和亲呢,一般也没正儿八经嫁过什么公主,送给匈奴人的财物呢,也并不算多,就是个形式,但是,这对于汉室来说,依旧是个耻辱。

这些年来,大汉固然蒸蒸日上,匈奴虽说经历了几次内部的权力更迭,但是呢,这些年却也愈发强大起来,没办法,汉朝这边是硬骨头,啃不动,西域那边的诸多小国对于匈奴人来说,完全是不堪一击,匈奴人几次西征,什么乌孙,龟兹,康居之类的国家,对匈奴人几乎根本不可能造成任何威胁,因此,每次西征,都满载而归。以至于后来,匈奴人每每遭遇什么雪灾旱灾之类的,就是跑西域那边找回损失。

也就是之前右贤王在的时候,一直跟汉朝死磕,但是后来军臣发动政变,直接干掉了自个这个兄弟,仅仅留下了伊稚斜这个侄子,然后又削去了伊稚斜这个侄子的许多势力,可以说,某种意义上来说,如今这位军臣单于几乎是亲汉派了!毕竟,匈奴人也不是什么悍不畏死的性子,能够轻轻松松获得收益,何必跑到长城底下丢下一堆的尸骨,最后还捞不到什么好处呢?

因此,匈奴人如今就是喜欢占一些口头上的便宜,比如说将国书的尺寸弄得比汉朝国书宽一寸,将单于的称呼弄得特别高大上,至于其他的,还真没有对汉朝这边过于逼迫。

但是在这个时代,这对汉室来说,已经是极大的羞辱了。

对于华夏的观念来说,唯名与器,不可假人!华夏人自诩上国贵胄,对于夷狄,那是各种看不上,说人家率兽食人,茹毛饮血,意思就是,夷狄是没有文明的。而匈奴呢,有了自己的文字,甚至在中行说这个叛徒的帮助下,建立起了一个粗糙的体制。也就是从匈奴人开始,那些有志于中原的游牧民族,一旦称王建制,对于中原就是个绝大的威胁了!而中原朝廷对此也一直非常敏感。

尤其,如果不是秦末战乱,实际上匈奴在中原政权眼中,那就是小弟弟罢了,当年无论是燕赵,还是秦国一统中原之后,都是将匈奴吊打的,甚至,其实当年草原上,真正的霸主也不能说是匈奴,先是义渠,后来呢,又是东胡,知道冒顿单于与乌孙人联手,打败了东胡之后,匈奴人才算是成为了草原上的霸主。

汉初的时候,中原饱经战乱,十室九空,哪怕刘邦他们被围白登山,中原已经有勤王的军队赶过来了,却也没有足够的财力跟人力跟匈奴人再来一场国战了,朝廷继续修生养息,这才与冒顿单于定下了和亲之约。

这些年来,两国之间小冲突几乎没停过,北地那边呢,因此与匈奴人多半都有血海深仇,但是,真要是说起国战来,那是没几次,最凶险的一次,差不多就是文帝时候,匈奴人直接打到甘泉宫附近了,为此,文帝甚至自己都亲自穿上甲胄,表示要与匈奴决一死战。

但是,说白了,军事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为政治服务的,无论是文帝,还是老上单于最后都发现,真要是双方都以倾国之力打起来,那么,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匈奴人可能会如同当年的东胡人一般,后院失火,被其他那些部族取代了自身的地位,而大汉这边呢,修生养息多年的成果也要毁于一旦,说不定,回头又是一场天下大乱。

因此,最终大家重新签订了和亲协议,约定,长城之内是汉朝的,长城之外归匈奴,也算是定下了一个大的基调,之后呢,这种大规模的入侵就很少了,反而是口头上头的官司比较多。

若是放到之后的一些朝代,对于这样的情况,算是已经心满意足了,主要还是五胡乱华的时候,大家都被打怕了,不到那个程度,不会想要跟这些游牧民族发生太大的冲突。

但是,放在汉室,这会儿流行的是大复仇的思想,所以,对匈奴,便是主和派持有的态度也仅仅就是,现在汉室还没有准备好,等到准备好了,再一举复仇。而不会觉得可以一直持续这样的和亲政策。

刘彻年轻气盛,压根就藏不住心思,傻瓜都能看出来,这位年轻的帝王早就对匈奴人满是敌意,一点都不想收敛,要不然也不至于这几年来连续搞出了什么羽林卫,虎贲军,建章宫建立起来之后,也几乎就是当做参谋处了,王恢因此直接在朝堂上反对和亲,说匈奴人反复无常,见利忘义,跟他们和亲,那绝对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回头匈奴人肯定就要翻脸。

而主和派的代表是韩安国,这位也是个苦逼,他原本是跟着梁王刘武的,当年在平定七国的过程中,可是立下了不少功劳,但是呢,就因为没跟到一个靠谱的上司,别说是封列侯了,连个关内侯都没捞到。最终夹在刘武跟先帝之间,名声是刷出来了,前程却有限的很。刘武呢,觉得他吃里扒外,先帝呢,觉得他是刘武的人,刘武一死,他就更悲催了,直接被新任梁王找了个罪名,然后自然就丢了官。

等到田蚡上位,韩安国走通了田蚡的路子,才算是坐上了御史大夫的位置。当然,他能力还是有的,眼光也很长远,他觉得和亲这件事还得先继续,没办法,汉军如今虽然强大了,但是,借助于长城,还有什么雁门,上谷之类的城池据守也就罢了,但是要是想要出塞,对不起,马够吗?后勤跟得上吗?这个时代的骑兵居然是到了地方之后下马步战,你敢信?

韩安国哪怕知道实话总是不中听,但是还是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刘彻固然觉得憋屈,但是呢,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在匈奴人的和亲国书上用了印,按照以前的规矩,从诸侯中挑了一个翁主,送上一副陪嫁,丝绸之类的倒是比较多,但是呢,陪嫁的器物不是漆器就是青铜器,至于匈奴人渴望的铁器什么的,对不起,我们自己还不够用呢。


lm1eg.dzhhyy.com  397p6.dzhhyy.com  18x.dzhhyy.com  8n2f.dzhhyy.com  lu9uu.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juhxe.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