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有火玉髓?”螭焱也是非常吃惊:“那可是极其稀有的灵材,一块火玉髓,怕是能抵几百块上好火灵晶了。火玉髓的火灵力应当能直接吸收,对于明炴前辈的伤情大有帮助。”

“明炴叔叔却不舍得直接用火玉髓来疗伤。”玄靖摇摇头:“他将火玉髓交给青冠伯伯了,说是要给玄音炼制一件护身法器。”

“有爹娘可真好。”钱浅身旁的小伙伴们纷纷露出羡慕的表情,尤其是慕秋水,大约是想起自己的爹娘了,有些黯然的模样。

“秋水,”钱浅见状立刻抓紧时机问道:“怎地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你的父母?”

“他们早就死了。”已经是一起出生入死,过命交情的朋友,慕秋水当然也没打算隐瞒什么,很痛快地就答了钱浅的问题:“你们一直没问过,所以我也没提。我爹是被我娘杀死的,我爹死后没几年,我娘也死了。”

“什么?”江清明露出吃惊的表情:“秋水你……对不起,我代玄音向你道歉,我们不该问。”

“没什么不能问的。”慕秋水摇摇头:“都是陈年旧事。我娘她是九尾狐一族,她的修为不很高,也只是几百年而已,刚刚化形没多久,下山遇到了我爹。我爹是个县衙里的小文书,我娘说是她先喜欢上我爹的,狐族貌美,我娘又是刻意接近,我爹没多久就喜欢上了我娘,和我娘成亲了,两人一开始的日子过得很幸福,我爹是个很温柔的人,对我娘很好很好。”

第1640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140)

温柔的人,一旦心狠起来,绝情得可怕。慕秋水的爹爹就是这样。慕秋水父母的幸福日子,也就持续到她出生为止。

“清明,玄靖师兄,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和玄音这样的半妖,生下来就是人形,但却带着天生的妖族特征,一望既知。”说到此,慕秋水露出苦笑:“比如我,天生带着狐耳和尾巴,我们能像现在这样子行走于人世间,都是由至亲亲手用血脉灵符压制了妖族血脉。下符封印的过程极其痛苦。”

玄靖和江清明都是一脸吃惊的模样,江清明伸出一只手将钱浅扯到身边,呆呆地盯着她的脸看。

“我爹当年看到出生就带着狐耳和尾巴的我,当时就明白了,我娘并不是人,而是妖。”慕秋水继续说道:“他不能接受我娘妖族的身份,抛弃了我和我娘。我娘还真是天真,总是相信我爹能想通,最终会回头的。因为没有我之前,我爹和她的感情真的是特别好。她带着我独自等了我爹几年,我爹也再没回来。后来,她带着我去找我爹,却发现他早已又成了亲,我娘这才知道,那个男人再也不会回头。她哭了三天,最后独自出去,杀了我爹,带着我离开了那个镇子。”

后面的事小伙伴们大约也都能猜到了,半妖生存艰难,走到哪里都会受到欺凌。狐女不敢带慕秋水回九尾狐所在的青丘之国,只能带着她四处漂流。然而身边带着一只半妖幼儿,狐女难免频繁与人、与妖发生争斗,她的修为不算高,在争斗中频频受伤,几年下来已经是油尽灯枯。

她临死前,最终还是没有让慕秋水去青丘之国,而是下定决心封印了慕秋水的血脉,让自己的女儿用人类的身份生活一世。钱浅想,这个单纯的狐女因为妖族的身份而遭到丈夫抛弃,她心中恐怕颇为不甘,她也许想过,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妖,或许她就能和丈夫恩爱一世,永远不会分开。

但这世上哪有“也许”呢?她虽然亲手杀了负心的丈夫,但其实到最后也忘不了那个男人,所以狐女封印了慕秋水的血脉,这其实也是她的向往,抛却妖族身份,真正做一个人,和心爱的人一起白头到老。

“秋水,你……”钱浅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开了口:“你有没有想过去找你母亲的亲族?”

“没有。”慕秋水摇摇头,朝钱浅露出笑容:“一开始是能活着就不易,哪里还有心思想许多。而现在,我有宗门,有师兄师姐,有朋友,已经很满足了。而且……我是个半妖,我有自知之明的。”

“你可千万别这样想。”钱浅立刻摆摆手:“我也是个半妖,但我爹、青冠伯伯还有鸣鸾婆婆、落雪叔叔、云姑姑他们没人嫌弃过我。你娘不敢带你回青丘,但也许,你娘亲的亲族正在盼着你们回去呢。”

“是啊秋水。”螭焱也开口说道:“的确,有不少妖族颇为歧视半妖,也有些凶妖认为半妖不该存在,理直气壮的残害半妖。但毕竟不是所有妖族都如此,也有许多半妖在妖族家人的庇护之下安全长大,你看玄音不就是最好的例子。玄音说得没错,说不定你母亲的亲族,正在盼着你回去呢。”

“是啊!”遥夜也开了口:“秋水,你母亲的名字是什么?若见到了九尾狐族,我们可以打听一下。”

唉!钱浅喜滋滋的住了嘴,身旁有重生的小伙伴就是省事啊!螭焱和遥夜两人,恐怕已经想起雾霭镇这一茬了,这下好,也不用她忙活了,帮慕秋水找亲族,好歹也能勉强算是个去雾霭镇的理由。要知道,在雾霭镇定居的那个九尾狐,可真的是慕秋水的亲戚呢!

果然,不用钱浅忙活,螭焱先提出了路线建议:“我倒是知道,虞洲附近有个妖族聚居的小镇,镇外有结界,镇中居民全是妖族,并无人类,也许我们从玉宸阁出来之后,可以去那里看看。”

完美!钱浅真想奖励合作的重生党一朵大红花,螭焱这货这次简直不能更合作,给她省了不少事。

线路确定,大家一起出发去玉宸阁,好不容易到京城附近,玄玉出于对古代京城的好奇,建议大家先进京城看看。其实江清明对于煌煌帝京也是充满好奇,他在江家村长大,进了宗门之后跟着钱浅他们一路历练涨了不少见识,但却从来没去过传说中繁华无比的京城。

“说起来,玄靖师兄也算是京城人呢。”慕秋水说道:“不知在京城还有没有亲戚。”

“一入仙门,是哪里人有什么重要。”玄靖摇摇头:“我家里三十余口都被凶妖虐杀,家中早就无人了。说起来,我幼年被师父带回五灵道宗之后,就再也没回过京城。”

在京城逛街是什么感受?让钱浅说,就俩字,后悔。贵胄子弟众多的京城,钱浅身旁这六张主角脸可实在是太惹祸了,总有衣饰华贵的少爷小姐上来搭讪,幸好他们一行人都穿着道袍,一看就是仙门弟子,那些上来搭讪的官家子弟也不至于太放肆,否则这一路走下去,还不知要生出多少幺蛾子。

主角团在京城其实并没有过夜,只是略微逛了逛就赶紧出城了,离开得十分匆忙,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架势。江清明最后临走在点心铺子给钱浅买点心,还被一个浓妆艳抹的郡主看中了,差一点不能顺利脱身。

“唉!”被色眯眯的官家子弟打量了一路的“美女”玄玉一出城就大声感叹:“真窝囊!真想挖了那些色鬼的眼。”

“噗……”钱浅忍不住幸灾乐祸:“被人看两眼就想动手打人,玄玉师姐,你有点暴躁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cc1.dzhhyy.com  7ij3.dzhhyy.com  plm.dzhhyy.com  dhyi.dzhhyy.com  sq6.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