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茜茜眼睁睁的看着白磊离开,却什么都做不到。

泪水却是早已布满脸颊。

这边的白傲雪却是刚好用完晚膳,准备罗列被苏茜茜夺走的家产。

来到书桌前,白傲雪用木棉早就研好的墨,开始写字。

那个古玩店她一定会拿回来,那是属于白傲雪的东西,她必须拿回一切属于白傲雪的东西。

以后便留给木棉做嫁妆。

她不可能一直留在承袭,等到她和君夜魇的合作结束,她便会离开。

这个世界她总要好好去闯一闯,逛一逛,这也不枉她穿越一场。

但木棉却是不能这样陪着她,现在开始,她便会为木棉好好物色对象,找到能托付的,她才能放心离开。

夙天大陆这么大,那么多地方她都没去过,曾经就想过,以后要过山水间逍遥的生活,如今真的能实现,她怎能不为以后准备。

木棉不同于她,她一生可以随性而为,但木棉是个好女孩,她真心的希望木棉能过的幸福,而不是陪着她颠沛流离。

想到这,白傲雪也快速罗列着,一系列前身记忆里遗留下的东西。

“小姐,您在休息吗?文熙有事情禀报!”正当白傲雪下笔似游龙一般时,文熙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白傲雪听到文熙的声音,手中的动作并没有停顿,淡然道:“进来吧。”

文熙听了白傲雪的话,轻巧的推开房门,小心谨慎的看了周围,之后才走了进去。

“小姐。”文熙站在白傲雪身后行礼道。

而白傲雪却是一直在书桌前写着,并没有转身,只是问道:“有什么发现?”

文熙听了白傲雪的话,心中只觉白傲雪这个人,让人太难看懂,或者说她根本就看不懂她。

世人所说她懦弱无能,可这两天的相处,她只从白傲雪的身上看到了冷情、沉着、冷静、狡猾,性情多变。

就如现在,她白傲雪背对着她,她或许可以猜到白傲雪的表情,却不能猜透白傲雪的情绪。

不再思考,文熙看着白傲雪的后背道:“我听从小姐的调遣去了祠堂,见到了相府管家进入祠堂。”

文熙说完,打算看看白傲雪会有怎么的反应。

而白傲雪听了文熙的话,只是微微挑眉,笔下却是不停。

“哦?然后呢?还有下文吧,继续说。”白傲雪不甚在意的说道。

文熙听着白傲雪那淡然的声音,心中也彻底明白,或许就算是天蹋了,也休想白傲雪有其他表情。

“我从白管家与苏夫人的话中听出,他们...苏夫人与白管家...他们...”文熙有点为难,毕竟这样的丑事,由谁说出来都比较难堪。

而且白傲雪也是白府中的一员,这样的事情,就算白傲雪讨厌苏茜茜,但多少还是会有影响。

白傲雪听着文熙吞吞吐吐的声音,也知道,或许又是点见不得光的事情。

“怎么了?有什么难言之隐吗?”白傲雪淡淡问道。

文熙看着白傲雪娇小的背影,狠下心道:“苏夫人与白管家,很早以前就勾搭在了一起,白素雪,也就是您的庶妹,其实是他们两个的孩子!”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0v.dzhhyy.com  ox6.dzhhyy.com  itr.dzhhyy.com  drl.dzhhyy.com  ag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