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前面这段停顿有点长,不过黑崎一护完全没有意识到。

轮到桌子对面时, 夜斗满不在乎的招了招手, 还意犹未尽的飞了个媚眼:“我的话,大概算是是他现在的……持有人?”

因为没有说出【主人】这两个字,黑崎君的情绪还算稳定。

铃木园子悄咪的咽下嘴巴里的食物, 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大家似乎都在等她说话,她倒是想说“黑崎一护是我们家的守护神器”,但前面几个人的句式都是“我是黑崎君的XXX”,搞得园子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什么词形容这个关系。

因为说了一圈,就她这里卡壳,连满脸瘀伤额黑崎一护都疑惑的转头来看她了。

园子灵光一闪:“我是他的赞助商!”

铃木小姐完全无视了未来员工懵逼的表情,理直气壮的一摊手:“我之前不都说要买断你下半辈子了吗?”

黑崎一护不由自主就想起来那个能保证他【二十年后还新的跟刚出厂一样的睡眠舱】,顿时感觉嗓子里跟堵了东西一样,翻了个白眼没有接话。

没有听到任何反驳或是打趣,井上织姬下意识便握紧了裙摆。

虽然知道两个人如果能把这种话题满不在乎的说出来,很大可能上意味着他们之间没什么特别的感情,但她还是不自觉的有些紧绷。

作为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织姬紧接着就意识到:自己这种心态,似乎不太好。

因为这种连羞耻都算不上的心情,她不自觉侧过脸去,结果就这么一点点的角度变换,让她正好清到坐在斜前方那位店长先生的表情,

——还有他藏在白金色额发下,只露出一半轮廓的军绿色眼瞳。

我刚才……

井上悄悄的咽了口唾沫,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和黑崎君说话的女孩看的吗?

她顺着男人的眼神方向瞧了瞧:端着盘子的少女隔空往黑崎一护嘴巴里甩了颗虾仁。

如果她平常也是这个样子,那暴露的也太明显了吧?

然而,还没等她看清出那位店长先生是不是在对着黑崎君看,像是察觉到了注视的中年男人低笑着压了压帽檐,又恢复了之前吊儿郎当的样子。

织姬揉揉眼睛,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

第二天一早,准备前往尸魂界救人的小分队开始特训。

井上织姬小心翼翼的拉开地下室的门,临下楼前,问说:“铃木小姐……不需要练习吗?”

铃木小姐叼着一块奶糕,嘴里吧唧吧唧的嚼,回答说:“我又没有超能力,这么危险的事情我不掺和的,等吃完早饭,我收拾收拾东西就准备出门啦。”

正好走进室内的浦原听到这话,好奇的问:“铃木桑准备做什么去?”

园子掏纸巾擦手,思索着说:“要么直接回家,要么先找个咖啡馆喝早茶,反正得找个能接收到人类信号的地方,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了,我还要上课呢。”

这个上课,指的是一旦园子处在没有未婚夫的情况下,就会被旧事重提拉上日程的继承人培训课程。

铃木史郎说这次给她布置了别的作业,因为资料包比较大,园子现在非常迫切的想知道那是啥。

浦原店长略一思索,轻轻的勾起了嘴角,返身从旁边的一排大柜子里拿出了盒小东西,然后在慢悠悠的坐下,从园子口袋里抽出了她的手机。

铃木园子伸手就要抢:“你想干嘛?”

浦原喜助抬头,意味深长的对她笑了笑,虽然依旧看不清帽檐下的眼睛,但园子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了一股仿佛孔雀开屏的炫耀气息。

浦原店长叹了口气,拿着一堆正常人看不懂的零件,开始鼓捣那部新手机。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d9uns.dzhhyy.com  njf18.dzhhyy.com  hoyyy.dzhhyy.com  nod1.dzhhyy.com  khely.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