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看着众人,沉声道:“说实话,我对你们有一点儿失望,我知道,你们现在都是在听我的命令,我说了,我们血杀宗每一个弟子的生命都是十分宝贵的,所以你们不想让他们出现任何的意外,不想他们牺牲,而且这一次的情况,跟以前不一样,以前那些弟子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还可以复活,但是这一次却不行,这一次如果他们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所以你们更加的不想他们出问题,这些我都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你们想一点儿牺牲都没有,就战胜敌人,那是不可能的。”

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一下,随后他的两眼扫过众人,接着开口道:“我们血杀宗是经百战这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局面,是有无数的弟子,无数的长老,用自己的牺牲,才让我们血杀宗走到了今天,而现在,你们却为了把出现牺牲,而不敢出战,那么以后我们怎么办?难道为了怕有弟子牺牲,我们就不在开战了吗?我们就要守着自己的地盘,一直等死吗?”

大殿里所有人的腰都弯的更低了,他们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汗水,他们终于发现自己错在那里了,他们竟然还想,一个弟子都不损失,就能拿下整个迦楼罗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要知道迦楼罗界这里的那些大鹏和那些鲲,战斗力已经十分的强悍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竟然还想着一个牺牲都没有,就拿下迦楼罗界,这就有些异想天开了。

赵海接着开口道:“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对付那些鲲吗?不见得吧?之前我们血杀宗每千人一小队,利用融合法相和杀气还有能量兽法阵,一起组成的巨人,难道不能对付那些鲲吗?完全没有问题吧?那些鲲的战斗力只能算是一般,无非就是力量大,防御力罢了,难道我们那些弟子组成的千人队还不能应付吗?甚至他们用自己的功法加持法相,在加上杀气,在加能量兽法阵,都可以与那些鲲一战,而这么简单的方法,你们竟然没有想到?怎么?难道我们血杀宗已经失去了血性了吧?”

说到最后,赵海的声音转厉,众人的腰更弯了,赵海突的大喝道:“都站直了身体,抬起头来了。”所有人的身体全都是一震,随后站直了身体,慢慢的抬起了头,所有人都是一脸愧色的看着赵海。

赵海看着他们,沉声道:“你们给我记住了,你们是我血杀宗的人,我血杀宗的人,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挺直了腰,抬着头,在让我看到你们今天的样子,你们全都要受到处罚,还有,从今天开始,没有什么幻杀阵了,没有什么战植堡垒了,所有血杀宗的弟子,全都给我单独做战,就用功法加持法相,杀阵和能量兽,要是会意的人,把意也给我用上,我们在这里战斗的目地是什么?你们不要忘了!”

第七百四十八章 处罚令

“没忘!没忘!”众人都有齐声的高呼了起来,他们当然不会忘了,他们在这里战斗,就是为了锻炼血杀宗的弟子,而现在经赵海这么一说,他们好像突然发现,这好像正早锻炼血杀宗弟子最好的地方,那些鲲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比不上那些鹏,他们的攻击力,也并不是很强,也比不上那些鹏,他拿得出手的,就只有力量和防御了,但是这说白了不就等于是活把子吗?他们这些人为什么会感觉到那些鲲难对付呢?

一想到这里,温文海他们脸上的愧色就更浓了,他们发现,他们之所以觉得,那些鲲难对付,竟然是因为,那些鲲是可以破坏他们的基地的,但是现在想想,他们的基地里有什么?无非就是战植堡垒,还有法阵罢了,但是如果他们把战植堡垒给收了起来,他们把法阵也给收了起来,那么他们的基地里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敌人还怎么破坏?在只有血杀宗弟子的战场上,他们还用得着怕那些鲲吗?根本就不用,相反的,那些鲲反到是会成为他们的活靶子。

赵海看着他们,沉声道:“好,你们没有忘就好,记住了,你们是血杀宗的弟子,你们是修士,如果你们连与人战斗的勇气都没有了,那么你们还能有什么希望?就算是长生的机会摆在你们的面前,你们也不敢抓住,记住了,把我的话告诉所有弟子,要是那些弟子敢畏战不前,废去修为,降为信奴!”

一听赵海这么说,温文海他们都是精神一震,他们是第一次听到赵海下这样的命令,废去修为,降为信奴,那就等于是说,那个弟子就完蛋了,他可能会活很长时间,但是他在也不能修行了,每天只能为血杀宗送上信仰之力,那是血杀宗里最低等的存在,虽然那些信奴都活的很好,但是他们就算是可是长生又能怎么样?他们那样的长生,真的有意义吗?更不要说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长生。

对于一个修士来说,一但他知道什么是修行,让他知道他该如何的去追求那长生大道,那么他就不会停下来,他会一直的向前走,但是如果这个时候,你突然之间就把一切全都给他们断了,把他打回了原形,甚至还不如他们原来,那他们会怎么样?绝对会生不如死。

所以赵海这一次下的命令,绝对是十分可怕的,特别人对于一个修士来说,这是比杀了他们,更让他们难受的命令,赵海以前从来都没有下达过这样的命令,这一次却是下了这样的命令,可见这一次赵海真的是生气了。

赵海也不等他们回答,就沉声道:“我们面对的敌人是什么样的敌人?那是影族人,影族人有多强,大家早就知道了,影族的法则之力有多强,大家也早就应该知道了,这里本是佛门大能用来考验弟子的地方,但是有了影族法则之力的加持,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变得如此的难缠,面对这样的敌人,如果他们连是惜命,连敢战的勇气都没有,那他也不配成为我血杀宗的弟子,但是我不会轻易的要他的命,他也只配成为我血杀宗的信奴。”

温文海他们全都轰的应了一声,赵海站了起来,看着众人,沉声道:“影族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一切准备,这个准备不只是指我们的实力,还有我们的心,我们的勇气,对于修士来说,我们可能往往更面勇气。”

“我不反对我们用灵活的战术消灭敌人,我不反对我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保住我们的命,但是我绝对不想看到,我们血杀宗的弟子,失去战斗的勇气,如果连勇气都失去了,那么我们就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血杀宗弟子,只会是一只纸老虎,看着吓人罢了。”

温文海他们都轰的应了一声,赵海沉声道:“好了,去准备吧,这一次,我们不用任何的东西,我们就用自己的实力,让那些鲲知道,我们血杀宗的人,永远都不怕战斗,永远都不怕,去吧,把我的话,告诉所有弟子。”

温文海他们轰的应了一声,而赵海这个时候,却是已经从大殿里消失了。看着已经没有人的主位,温文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随后他转头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都听到宗主的话了吧?行动吧!”

众人都轰的应了一声,随后就全都去行动去了,这一次的行动说起来也十分的简单,血杀宗所有弟子,全都被召回到了玄武空间里,随后所有人都看到了赵海在大殿里说的话,而听到赵海的话,血杀宗的弟子都感到十分的惭愧,同时他们也感觉到,心里的热血正在着,特别是最后赵海下达的处罚令,这让血杀宗所有弟子都是心头一凛,他们这才明白,宗门不只可以给他们提供无数的修练物资,也会要他们的命。

知道了赵海的命令就好办了,随后血杀宗就开始清理战场了,血杀宗这一次除了雷达船和血杀战堡之外,所有的战植全都收了起来,所有的法阵,也全都收了起来,所有血杀宗的弟子,全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这一次他们是以人为单位,真正的与敌人正面的交手了。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让他们放弃所有的阵形,魔方大阵他们还是要用的,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是不会把力量在合在一起了,他们准备直接就用魔方大阵,与敌人对战,相互配合,把敌人给灭掉,不会像以前一样,千人一个小队,然后组成一个巨人与敌人交战,在也不会那样了。

这个准备的时间,足足用了三天,这还是血杀宗无数弟子一起努力的结果,要不然的话,他们还真的是做不到,等到所有的战植和法阵全都收起来,血杀宗的弟子就感觉到四周一空,这让他们感觉到有些没有安全感,但是同时又让他们感觉到,这天地真的是好大,这让他们的心里,都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丝的豪情。

温文海他们一看到所有弟子全都准备好了,他这才给古远征去信,让古远征他们,按计划直接出兵,这一次血杀宗的大军,分成了三个部分,前锋就是古远征他们,他们就是向前推进的人,等推进到了一万里之后,就停在那里,等着敌人前来进攻,而他们也将会是第一批与敌人交战的人。

温文海领着血杀宗的主力为中军,跟在古远征他们身后,而白眼这一次领后军,在温文海他们身后,这一次血杀宗一共出动了三百亿的大军,前锋古远征他们,有五十亿大军,而中军却是足足有一百五十亿大军,而后军却是一百亿,剩下的三百亿弟子,就在玄武空间里,他们现在正在休整,等到这一战之后,他们就要把现在做战的这三百亿弟子给换下来。

随着古远征的一声令下,血杀宗弟子,直接就出动了,这一次因为不用在想着什么法阵,什么战植种植了,所以他们的前进速度十分的快,还是一万人一队,由队长亲自用自己的身外化身,化成法器,带着所有人前进,到达指定地点之后,所有人从法阵里出来了,摆好了阵形,等着敌人的到来了。

所有的弟子脸上都带着一丝兴奋的神情,他们都渴望战斗,都想要战斗,现在他们终于有机会了,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正面面对敌人了,所有有很多的血杀宗弟子,都显得十分的兴奋,甚至有一些人,身上已经不自觉的冒出了杀气。

古远征看到了这种情况,不由得轻轻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怪不得少爷要下这样的命令,怪不得少爷会生气,我们理解错了少爷的意思了,我们对于这些弟子保护的太好了,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他们已经经过多少次战斗了,但是一个个,却还是好像刚上战场的新兵一样,让人失望啊。”

跟在古远征身边的,却正是盛兕,九算老人因为不用在指挥法阵了,所以他已经回到了神机堂了,而白眼又去指挥后军去了,正好前线这里,又需要高手坐阵,所以盛兕就被调到了前线这里。

盛兕看着那些弟子,也是苦笑了一下,赵海之前发火的时候,他也是看到了眼里,不过他的感觉并不是很大,因为他从来不指挥弟子做战,而且他与敌人交战的时候,一般都是自己出手,所以他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但是现在看到下面弟子的样子,盛兕也不由得有些苦笑了起来,虽然他不指挥弟子做战,但是他在血杀宗里的时间也很长了,参加的战斗也很多了,他十分的清楚,真正的精锐士兵是什么样的,真正精锐的士兵,并不是在开战之前显得十分兴奋的那些士兵,那些士兵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精锐,真正的精锐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能保持平静,保持冷静,只有这样的士兵,才是最为精锐的。


q41.dzhhyy.com  3vc6.dzhhyy.com  jws4.dzhhyy.com  hwab.dzhhyy.com  9bus.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ekapu.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