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游鸿对于君夜魇此番模样,完嗤之以鼻。但心中却有些艳羡。

瞟了纳兰游鸿一眼,白傲雪凤眸流光一闪,想起了被她遗忘已久的赤电。

“君夜魇,我的赤电你放到哪里去了?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它了!”白傲雪转头看着君夜魇问道。

而白傲雪的问题,也让木棉几人想起,她们的成员中,还有赤电这样一个凶狠强悍的存在,响起赤电那一口獠牙,木棉与红袖不禁狠狠一抖。

“哼,胆小!”纳兰游鸿看木棉那小模样,不由的取笑道。

木棉耳尖,一听就知道纳兰游鸿在说自己,立马跨前几步,手叉腰道:“你个小黄脸!有本事把刚才的话在说一遍!”

如今的木棉已经不似曾经那般娇羞了,在王府里无法无天惯了,而且王府里除了白傲雪就只有她们几个女孩子,平时与王府里的家丁玩闹,脾气也变大了许多。

纳兰游鸿一听木棉的话,气得顿时七窍生烟,他最忌讳别人说他的皮肤,那是他引以为傲的资本,如今变成这般也不是他愿意的啊!

这小丫头片子竟然这般说他,他能不气吗?况且这小丫头怎么几日不见,脾气这般见涨啊!?

白傲雪也由着两人闹,就当作是免费看了一场戏,但还是更关心赤电的下落。

君夜魇听白傲雪问起那狼,不由皱眉道:“它一天黏着你,我看你也挺烦的,便将它送人了。”

而一旁的与文熙一听君夜魇的话,嘴角狠狠一抽,

主子(五王爷)还真敢说,也不看看王妃的脸色!

白傲雪一听君夜魇的话,怒极反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我烦赤电了?看来你比我更了解我啊?”

君夜魇一听白傲雪的话,面不改色道:“我是很了解你,阿雪你当然不知道了我有多了解你了。”

白傲雪见君夜魇这般厚颜无耻,没有想到君夜魇还有这样的一面,恨恨一笑道:“我管你了不了解我,快把赤电还给我!当初赤电是你送我的,怎么?现在还想收回去了?”

君夜魇一听白傲雪的话,眉头再次狠狠一皱,便不再答话。

白傲雪看君夜魇这般模样,心想她是想用沉默来反抗自己,不由一笑,但面上却是毫不让步。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既然连赤电都要收回去,那把你也收回去吧。”白傲雪喝了口清茶,润了润嗓子凉凉说道。

君夜魇一听白傲雪的话,眼角狠狠一跳。

而的嘴角已经抽筋了。

白傲雪见君夜魇不说话,心中窃笑,让君夜魇吃瘪可是很难得的一件事。

“没有听到吗?”幸灾乐祸的语气。

君夜魇心中却是突突的跳,阿雪绝对是故意的,明明知道自己的软肋是她,还这般说话!

“阿雪...”君夜魇淡淡开口,嗓音中带着些许隐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白傲雪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把将白傲雪拉入自己怀中,将她呆愣的小脑袋按在自己的胸膛。

“听听里面跳动的声音,部都是因为你。你说不要,便让它停止跳动吧!不然,我也没有办法!”君夜魇沙哑中带着磁性的嗓音,让白傲雪身子一软,心中却以为他的话掀起了惊涛骇浪。

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小窃喜。

白傲雪讷讷的靠在君夜魇的胸膛,听着那生生不息的跳动声。


wwx.dzhhyy.com  3s7.dzhhyy.com  1ut.dzhhyy.com  ow83.dzhhyy.com  1w1o.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eathk.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