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所有人的眼中都只剩下了饥饿,只剩下了生存。

胡嘉气愤的前行了两步,被魏若水一把给拉了回来。

“嘘!”魏若水小声的说道,让几个人看向百姓身后穿着略微有点不同的几个人。

乾荒和胡嘉一脸懵的抬头看了过去,果然看出了点儿不一样来。

虽然都是闹事的百姓,都是已经被饥饿逼疯的人群,但是显然,城里的情况还没有乱到直冲四大家而来的地步,再怎么说,长安四大家族也是百年的大家,这么多年的威慑力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消除的。

没有真正的到达绝境,百姓自是不敢随意叫嚣。

除非……有人带领。

果然,顺着魏若水的指引,三个男人看了过去,发现站在身后吼得最狠最言辞激烈的,只有四个人左右。

那四位虽然穿着普通的百姓衣饰,可却不像旁边的百姓那样面黄肌瘦,形容邋遢,反而,面带红光,只看得出来十分激动,却看不出半分虚弱。穿着的衣服虽然黯淡,但却隐隐透着华光,不像是普通的麻布衣料,一看就是假装的百姓,在挑拨离间。

乾老爷子眯了眯眼,冷静而镇定,迅速就猜出了晖王这手段的意思。

“长安四大家族是吴国贵宦之首,百姓若是攻略了四大家,难免兴奋,群情激动,再给点得利,下一个……就一定是皇城。”

乾老爷子斩钉截铁的话语让身旁的胡嘉微微一惊,有点难以置信,“不……不会吧,他们怎么可能敢……”

然而,当他急着否定时,又想起了来时路上百姓们的咒骂声,只得懦懦的闭上了嘴。

魏若水微微叹气,看着不断被撞击的乾府大门,望着这群已经失去了理智的,犹如丧尸一般的百姓们,不得不承认,晖王的攻心玩儿的是真厉害。

弗洛伊德曾说,群众是没有理智的,充满了原始本能,单纯而冲动。

而晖王,偏偏就看中了这一点。

他不急着攻城,也不急着逼皇帝退位,他在用慢刀子缓缓地磨,挑逗着百姓们的神经,逼迫着每个人的人性,将人的弱点和本能摊开在所有人面前,充斥着皇帝和长安新贵的生活,等着他们疯狂和厌恶这场无声的战争,然后坐着借舆论与大众的手,推皇帝下台。

他想让皇帝看着自己的臣民谩骂他,自己的百姓诋毁他,然后慢悠悠的再以英雄的角色与形象出现,给与吴国百姓以安定和温饱。

如此,即使那一日边关地区的将军们匆匆而来勤王护驾,他也早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从头到尾,他没说自己要当皇帝,是吴国的皇帝自己退位的,是吴国的长安的百姓自己要求的,是所有人期盼的,不是吗?

玩儿的精,玩儿的巧,厉害厉害。

“楚家军来了!快跑啊!”

远远地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百姓们正兴奋的撞击着乾府的大门,听见了这一声,连忙扔下了自己手里的木桩,一窝散的跑远了。

善的怕恶的,恶的怕不要命的。

即使是再疯狂,百姓也还保持着怕带武器之人的本能。

那站在百姓身后的四个男子看着人们一窝蜂的跑散,一脸懵的望着四周,不知所措,“楚家军?楚家军怎么可能过来?骗人的,骗人的,别跑啊!”

然而,乾府门口早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他们四个,闹也闹不起来了,他们只得仓皇的跟着百姓跑远,再谋时机。

魏若水几人惊讶的从墙角处走了出来,看着角落里一脸得意的白灯,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怎么在这里?”魏若水问道,晕乎乎的看着他。

“老大!你们怎么也在?呜呜呜,我这不是昨天晚上看你成亲嘛,喝醉了,又闲着无事,就出来爬墙玩儿玩儿,谁知道我醒过来居然发现自己顺着长安城爬进来了,正想来投靠乾家,没想到你们居然也在啊!”白灯一脸委屈的扑过来想要抱魏若水,却被乾荒一脚给踹了出去。


47b.dzhhyy.com  9d27.dzhhyy.com  6a1uv.dzhhyy.com  v1r5x.dzhhyy.com  v269u.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blezy.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