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况菱一不过金丹期,他们就是不顾一切要吃定了她,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

恐怕说了后,他们只会更贪心……那可是凌云谷啊,传说变成了现实,他们难道不会想菱一身上不知道藏了多少秘法?多少典籍功法?多少宝贝?

只会助长这些人的贪婪罢了。

“我相信一一姐不会这样的!”初若的声音传来,她匆匆忙忙的从远处跑来,一下就扑向了菱一,菱一不得不将握住楚云手腕的手松开。

两人就被初若分开了,楚云皱着眉头站在一边,看着初若抱着菱一的手腕,坚定的对众人道:“我相信一一姐不会这样做的,她虽然只是一个散修,但是她行得正坐得端,修得是正统道法,修为高深,绝不是什么有异心之人!”

“阿若,你还小,懂得什么人心险恶,十几年前你便是同这人一同游历探险,受了重伤差点丢了性命,谁又知道是不是她暗中使坏,想要杀了你,以此报复我们仙道正统,打击微曦道君与青山阁呢!”

青山阁来的人便是初若的父亲,青山阁的掌门。

他这话一说,初若的脸顿时煞白,双眼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泪汇集,喃喃的道:“不,一一姐才不会……”

“过来!”这一声厉喝,吓得初若一个激灵。

初若握着菱一的手就哭了起来,“一一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菱一握了握她的手,轻声道:“此事你就不要管了,一旁去吧。”

说罢将初若往身后一揽,初若身份贵重,在场无人不知,很快就有弟子来将她护了起来,但是她站在旁边不肯走,弟子们也只有将她护着站在了菱一的身后不远处。

“想要强留下我师徒几人?不可能!”话既然说到这些份上了,也没有什么好再说的了,菱一直接将剑举了起来,“你们不就是想要这剑法吗?我今日叫你们好好看看……这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觊觎的!”

话音一落,那伞中剑上灵光四溢,纯白色的灵力萦绕在剑身上,那细长的剑身仿佛透明了一般,锋利的剑意却是直通天地。

菱一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就不一样了,裙衫无风自动,无法飞扬,一身剑气凌厉无比,眉目之间凌冽之气溢出,那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眸正气凛然,坚定无比。

“未免叫世人说我们以大欺小,今日就以我们各大门派弟子迎战。”空中的掌门长老们脸色凝重了一分,然后朝身后弟子使了个颜色。

顿时从人群中站出来五六个金丹后期的弟子,修为与菱一不分上下,朝着菱一拱手道:“讨教了!”

“卑鄙!”席子语憋屈的大喊了一声,“你们以多欺少!”

虽然霄沂早有准备,却还是狠狠的皱起了眉,早知道这些人是什么德性,但是他们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在刷新自己的认知。

“护着师弟们。”菱一微微侧头对霄沂说了这一句话,手一扬,油纸伞迎风飞出,她身影一晃,白光一闪,已经和那些弟子战在了一起。

楚云身子一动,却被初若一把抱住了胳膊,“楚大哥,怎么办,怎么办?一一姐会不会有事……”

“……”楚云眼神十分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你放开。”

也不屑与她多说些什么。

“不行,楚大哥……你不能去……”初若满脸泪痕,摇着头看着楚云,“你若去了,只会被打成邪魔外道……舅舅不会因你一人的缘故……就放弃的。”

她的舅舅,正是昆仑山掌门。

以前她随着娘一直在青山阁修行,几十年从未来过昆仑山,她也就没有来过这里……

所以也没有见过楚云,还是那次离家出走,机缘巧合才遇到的。

“初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楚云盯着初若的脸,眉头紧皱,“我再说一次,放开。”

初若摇了摇头,咬着唇就是不放。

楚云一挥手,将她推开,身后的弟子们忙将她扶住,倒是没有摔倒……但是她一下又冲了上来,楚云正要运转灵力离开,却是眼前一黑,神识钻心一痛,脚步一软就栽倒在了初若的身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c39.dzhhyy.com  1do9.dzhhyy.com  h1a.dzhhyy.com  njyx.dzhhyy.com  eutl.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