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问身上还有一张绑定卡,他素来独来独往,这玩意对他没什么作用,便直接给了曹秋澜。虽然陆问说会全力协助他,曹秋澜却不愿意白拿他的东西,想了想把那张豁免卡给了陆问。

曹秋澜自己用到豁免卡的可能性不大,张鸣礼也有曹秋澜的保护。反倒是陆问,虽然能力也不差,但在无限恐怖游戏里处境还是十分危险,这张豁免卡对他来说更有用。

陆问收到豁免卡不由吓了一跳,他其实听说过豁免卡的存在,这种道具卡在资深任务者之中可是非常受欢迎的,毕竟有了这张卡,几乎相当于多了一条命。豁免卡可以说是资深者的交易里面价值最高的道具卡之一了,绑定卡的价值是根本无法和豁免卡相提并论的。

陆问完全没想到,曹秋澜所说的,得到的几张任务卡里面,居然包括了一张豁免卡,他当即就想推辞。曹秋澜却说道:“豁免卡对我来说没什么作用,如果你觉得两者的价值不对等的话,可以再帮我收集一些绑定卡,我想你应该是有这样的渠道的吧?”

想了想,陆问干脆地点头,说道:“可以,不过需要等一段时间,您什么时候要?”

曹秋澜微微一笑,说道:“加上你这张,我现在手头上还有三张绑定卡,未来三次任务的量都足够了,不着急。”陆问默默点头。该说的说完,他便起身向众人告辞了。

之前忘了解释,这里说一下~

三洞五雷法师,就是指加升了《上清三洞经箓》的道士,正一授箓从低到高五个等级里的第四级。

第72章 英伦广场(12)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陆问走后,黄洛也告辞回去休息。曹秋澜则看着槐灵,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发现任务的屏蔽功能对槐灵是无效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她不是人类,还是……

还是因为槐灵,本身就是任务的一环,按照网络游戏的说法,她原本是这个任务副本里的终极BOSS,原本就和任务有关。不过现在曹秋澜也只能想想,暂时是无法验证了。

把槐灵暂时封印在一枚玉珏里之后,曹秋澜和张鸣礼也都去休息了。任务的第三天曹秋澜等人都过得非常轻松,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度假般的任务经历。

任务第四天的下午,自龙虎山而来的法师到了,来的一共三个人。领头的正是一位三洞五雷法师,他看着六十岁左右的年纪,但身体十分健朗,身穿素色道袍,头上挽着道髻,但没有蓄须。

另外两个人也是和他一样的打扮,但年龄看着只有三十几岁左右,都是盟威法师。

看到他们,曹秋澜连忙快走几步迎了上去,对中间的老道长一揖到底,“弟子拜见老师。”这位老道长自然不是曹秋澜的恩师周子希道长,但他是曹秋澜传度授箓时的保举师。

正一道正式传度授箓是非常隆重的事情,需要举行为期一周的仪式,科仪要有九位高功,也就是所谓的三大师和六大护法师。六大护法师暂且不提,三师却是当得箓生一声老师的。

所谓三师,指的是主持传度授箓科仪的传度师、监督科仪过程的监度师和负责保送箓生进行传度授箓的保举师。玄枢观当年只有周子希和曹秋澜,科仪的人都凑不齐。

所以曹秋澜不仅授箓是在天师府,传度其实也是在天师府,和天师府上下都挺熟的。当初曹秋澜初授也是和其他道友一起授箓,传度师就是他师父周子希,保举师便是这位张闻彻道长。

之后曹秋澜的加授科仪是单独举办的,传度师和保举师也还是周子希和张闻彻。至于监度师,则是天师府当代张天师张洵歌道长。实际上,一般来说,传度授箓都是由他担任监度师。

当然,对一般人来说,传度授箓的三师,不过是象征意义的。比如曹秋澜初授那年,和他一起举行授箓科仪的箓生足足有两百多位,大多数箓生,负责授箓的三师,根本不知道你是谁。

比如紧随曹秋澜之后同样对张闻彻深深作揖行礼的黄洛,实际上张闻彻还是他当初授箓时候的传度师,然而张闻彻虽然也对黄洛报以微笑,但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显然根本不知道这是哪位。曹秋澜起身之后,又对另外两位道长抱拳行礼,“杜师兄、曹厌师兄!”

“福生无量天尊。”杜渊辄和曹厌对曹秋澜也熟悉地很,同样抱拳回礼。至于黄洛,说实话,每年去天师府培训的、授箓的、传度的太多了,黄洛也就是授箓的时候去天师府培训过一段时间,他们要是能够记住才叫奇怪了,反正都是道友,微笑回礼就对了!

曹秋澜又对张鸣礼招招手,说道:“玉礼,快过来拜见你师爷和两位师伯。”张鸣礼素来是个机灵的,态度谦恭,倒是让张闻彻他们看着挺喜欢的。至于年龄那都不是事儿,就像曹秋澜之前说的,只要有向道之心,什么时候学道都不算晚,每年传度授箓的,还有须发皆白的老人呢。

杜渊辄笑道:“这就是你在微信里说的刚收的那个弟子吧?挺好。”

曹秋澜也是微微一笑,“我也是看他确实有向道之心,而且与道有缘。”

因为之前曹秋澜已经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了,事情其实并不紧急,槐灵已经被他封印。所以张闻彻也没有急着问槐灵的事情,反而坐下来和曹秋澜说起了家常。

张闻彻看着曹秋澜的眼神慈祥地都让旁观的黄洛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碧澜啊,你挺长时间没到天师府来了,都在忙什么?我是知道的,你们玄枢观素来不招待信众,也不办法会。”

曹秋澜不免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他总不能说是忙着和老攻培养感情吧,只好说道:“过年原本是准备过去的,但年前突然出了一点事情,后来上元节那会儿又遇到了另外的事……”

曹秋澜说的那几件事情,张闻彻其实也听说过一些,没有就此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说道:“既然这样,这次你就随我们一起回天师府吧。我来之前,长兄还和我说起,说好久没见到你了,让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务必和我一起回去。”张闻彻说的长兄正是当代天师张洵歌。

张闻彻都这么说了,又搬出了张洵歌,曹秋澜还能说什么呢?他只好答道:“好的,老师。只要老师不嫌弃,我还要在天师府多住一段时间呢。”希望下一个任务不要来的这么快吧,不然说不定还要被误会他对天师府避之唯恐不及,那就太冤枉了,他对天师府其实也挺有感情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o6jif.dzhhyy.com

cxe.dzhhyy.com  b47g.dzhhyy.com  uyp0.dzhhyy.com  4y42.dzhhyy.com  dnp.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