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挚笑道:“王爷威武。”

靖王咧嘴:“你也不差!有乃父之风!”

正好两厢眼目下都无紧要事,爷俩就势在门口唠起来。

跟着仵作去了停尸房的薛旸在进内呆了有一刻钟左右后,忽然走出来:“仲文!仲文!”

李挚扭头,薛旸跟他招了招手,匆匆地又进了门。

李挚跟靖王一对眼神,即刻跨步跟了进去!

第180章 有何把柄

到了里间,停尸台前气氛凝重地围着一圈人,三个花白头发但是手脚十分麻利的仵作挽着两袖扒着尸体咽侯部,正配合得十分默契!

“仵作在尸体咽部发现了黑色烟末,初步认出是大烟子粒!”

薛旸指着一方雪白帕子上些许湿腻的黑色粉粒说。

“大烟子?”李挚看完之后立刻抬头。

李南风已经连续几日没出门,夜里在薰笼旁喝着茶,一面在纸上写写画画,李挚忽然就进来了:“徐涛果然是着了人暗算!”

李南风把笔停下来:“有什么消息?”

“徐涛被喂服了大量大烟子,方才经太医与仵作联手验证过,吞食大量此物会使人神智失察!”

李南风声色未动:“大烟子不是治病的药吗?怎么还会有迷乱神智的作用?”

“是能治病救人,但也能害人!大烟子少为人所有,早年自海上传入,马车主人就是个行踪诡异的商人,此人能取到大烟子不足为奇。

“但他却能拥有足以使徐涛行为失常的大量大烟子,已经说明不会是一般背景。”

李南风不意外这个结果,但得到确认也踏实了两分。

这么说来前世里荣嫔所言并非危言耸听,而大烟子在作为药物的同时也能为害人身的事其实早在御膳房厨子事件之前的如今就已经出现了,那么,前世里厨子是不是也被利用了,或者压根就被收买了呢?

关键是,荣嫔一个“婢女”出身的女子,如何能有这番见识?

当然考证这些已无意义。只是难免联想。

看李挚还在深思,知道他是在琢磨案情,也不去打扰他,自顾往薰笼里添了几颗炭。

等这案子完了,大概年也要过完了。

翌日就是除夕,大清早的到处都是炮仗声与锣鼓声了,各家各户贴楹联,挂灯笼,就是再清贫的人家门口都挂了几道红符,整个京城被年味掩盖,除了泰安寺这片。

打从昨儿半夜起,这一片就进入了让人心惶惶的气氛中。靖王半夜率人突然包围了方圆三里以内,发动了两千人马,精细到划分成十个范围进行搜索。

三个时辰之后,刚好是四周百姓刚刚好吃完早饭的当口,官兵押出来七八个衣着体面的人,押着上了囚车。

当中有两人企图自尽,还未开始挣扎就已经让侍卫劈晕了过去。

等到人马退去,整个集市不说掘地三尺,至少每一尺地面都被敲击检查过暗道一类,所搜之处连一只蚂蚁都不能躲过!

押回去的那八人,经天福客栈掌柜伙计一致指认,当中长着一双瑞凤眼的年轻男子就是“冯明”。

连夜开审。冯明拒不认供,随后大理寺拿出自冯明藏身之处获取的一小袋大烟,他方矢口不语。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zvlmy.dzhhyy.com

jvk.dzhhyy.com  yq3.dzhhyy.com  lq05.dzhhyy.com  080h.dzhhyy.com  j6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