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姐,我现在正来精神呢,唐建辉那家伙既然已经被抓到,我倒是想看看这家伙能吐出什么话呢。”杨葱依旧气愤愤地道。

不多久,两人来到了东方医院,问了问那儿的柜台,知道程医生才进来的医院。此刻,应该是在医院食堂里吃早餐。

医院里一名医生涉及谋杀孩童事件,也不知程炎是否知道。

当他们来到食堂时,果然见程炎正坐在那儿吃早餐,看神情似乎还不知晓。不过,当他一看见林馨走过来时,微微一愣,随即认出了她。

林馨坐在他对面,道:“程医生,不好意思打扰你用餐时间,不过我们现在正在执行公务,有些事想请教你。”

程医生这辈子还没试过与任何警官谈论与犯罪有关的一切事情,此时听见林馨如此说,心里微颤。

程医生放下了筷子,问道:“林警官找我何事?”

林馨道:“最近阳市发生了一起沸沸扬扬的孩童谋杀案,程医生知道这件事吗?”

程医生脸上登时露出了严肃的神色,他道:“当然知道了,法医部那儿早就传了出来。”

林馨继续问道:“那你知道谋杀案子的主谋是唐建辉唐医生吗?”

听她如此说,饶是程炎如此淡定与老成的人都被惊呆了。过了良久,他才问道:“唐。。唐医生?”

程炎惊问道:“他,他为何要如此做?”

林馨叹了口气,道:“我们也不晓得,见你与他交好,所以才来询问你一些关于唐建辉的家庭背景。”

程炎依旧以诧异的眼神看着林馨。

林馨继道:“程医生,你应该不知道唐医生他冒用了你的名片去了房地产大亨孙氏的家替他儿子上门看病这件事吧?”

程医生皱眉道:“我是知道他要去孙氏家里的。当天他刚好放假,然后来了一趟医院找我吃午饭。后来,院方原本派了我过去孙氏家看看,可是那天医院里缺乏医生,而我刚好也忙碌着,他就自告奋勇地代替我了。我还记得我问他不会耽误他休息吗?他说就只是去看病,也不会耽误多少时间,所以我就答应了。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用了我的名片来冒充我。。”

林馨问道:“你们医生之间一般上都会交换名片吧?”

程炎点头道:“一般上都会的,只是有次他跟我讨要了多几张名片,我与他又是交好,也不疑有他,便给了他。”

林馨“嗯”了一声,然后继续问道:“你与唐医生是如何认识彼此的?”

程炎叹道:“我与他从小就认识了,我们是在一个村子里长大的。我是孤儿,而他从小被他父亲带大的。”

林馨心里一紧,问道:“他与他父亲关系如何?”

程炎听他如此问,眼神闪过了一丝黯然,要说起唐建辉与父亲的关系,那是外人无从知晓的,只有他与唐建辉混熟后,有几次到过他家才知道他父亲一直以来对他都是暴力相向的。

第50章 阴影

程炎眼望远处,想起了很多年前的往事, 眼里露出了一丝惋惜的神色。

他开口缓缓地道:“我第一次遇见唐建辉时, 他是个沉默寡言的男孩, 在班上没朋友, 与我很是相似。我是孤儿, 而他是单亲家庭里长大的, 所以班上同学都不会接近我们。那时候的他很拼命、很努力,后来我主动接近了他,然后我们就这样熟悉并成为朋友。”

林馨与杨葱静静坐在一旁,认真专注地听着程炎缓缓诉说。

“唐建辉是个聪明的孩子,很多时候我课业上遇到难题,他都会帮助我, 就只是他这个人太过阴郁。不过, 那时候我们都是孩子, 所以虽然他性格上不似其他孩子般阳光, 但是我也没想那么多,反正大家都没朋友, 所以两个人凑合着也很不错。”

“只是, 我发现一件事就是他总是穿着密封的长衣长裤,就算是大热天也都如此。我问他:‘不热吗?’, 他什么都不说,就只是对我说他已经习惯了。而且, 他还说长衣长裤能阻止蚊虫的叮咬。那时候我们都住在乡区, 所以蚊虫肯定是有的, 对于他说的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只是,一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发现了他手臂上的伤痕,那些伤痕并不是普通的瘀青,而是带血的伤痕。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说不小心弄伤的。后来我想那时候我们都顽皮,所以不小心弄伤是很正常的事。”

林馨点了点头,问道:“后来呢?”


bu9.dzhhyy.com  ucr2.dzhhyy.com  0u2oa.dzhhyy.com  d8u.dzhhyy.com  cy09v.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ygfit.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