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越说凑得越近,贺子行仔细听着,直到萧陟终于说完了,贺子行才突然反应过来,两人的胳膊竟然挨在一起了!皮肤挨在一起,因为天热都微微起了些汗,有种黏腻的亲密感。萧陟皮肤比他热,还有那淡淡的烟草味,存在感这么强的一个人他竟然都没有发觉!

这真是太奇怪了,平时高峰期的时候他连地铁都不敢坐,别人稍微一挨近了都会让他特别难受,几乎完全是生理上的抗拒,但是萧陟几次三番地……

“做得出来吗?会不会很麻烦?”

贺子行回过神来,忙说:“不麻烦,做网页我还记得。”

萧陟脸上难得地带了些犹疑,担忧地看着他:“你,之前的事忘了特别多吗?”

贺子行苦恼地点了下头,“不但忘得特别多,脑子里还特别乱,有时候……”他看眼萧陟,不知该不该说。

“怎么?”萧陟一派赤诚地看着他,眼里带着恳求对方信任的意味。

贺子行心里突然踏实了,接着说道:“有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另外一个人。”

萧陟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怎么会这么觉得?”

贺子行十分纳闷自己为什么如此信任这个刚认识没几天的姐夫,但眼前这人确实让他产生了倾诉欲,他在车祸后第一次向人说出了自己的困扰:“车祸以后我就总是做奇怪的梦,梦里面,我一直是另一个人,跟我自己完全不同的一个人,姐夫,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就是……”

“我懂!”萧陟显得有些激动,让贺子行愕然地住了嘴。

萧陟按捺住激荡的心情,谨慎地措辞:“我跟你一样,我也会做这样的梦!梦见自己是个古代的人,哦,我那个朝代还是现实里不存在的,叫……”

他看见贺子行那双漂亮的猫眼越睁越大,因为过于紧张而不自觉屏住了呼吸,小巧的鼻翼微微张大。

萧陟迎着贺子行的视线,在对方的期许中张开了嘴——“呃……”

萧陟在脑子里焦急地问系统:“系统!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说不出来那个字!”

“萧先生,这是快穿世界的禁制,不能透露有关这个世界外的信息。”

萧陟疑惑:“那为什么兰猗可以说?”

系统还未回答,就见贺子行欣喜道:“是叫……”他的表情立时疑惑起来,“咦?叫什么来着?我怎么又忘了。”

系统说道:“因为陈先生不以为这是前世,他只以为是梦。如果他真的要透露出具体信息,也会被限制的。”

萧陟无言,轻轻拉住贺子行的双手。

贺子行惊讶地看向两人握在一起的手,虽然不厌恶,但不免还是有些不自在,便想把手抽出来,就听萧陟又说道:“也许我们梦到的地方是同一个,或许我们……”他又被禁制影响,说不下去。

贺子行眉眼倏然展开,笑起来:“或许我们前世见过。”

萧陟手不受控地抖了一下,“……对。”

贺子行把手从他火热的掌中抽出来,“姐夫,那你做的那些梦都能记住吗?”

“……记得一些,你呢?”

贺子行分外遗憾地摇摇头:“每次醒来那一瞬间好像还记得,但是转眼就全忘了。做了半个多月的梦了,就知道这些梦是连着的,别的都特别模糊。那姐夫,你都记得什么啊?你在古代是什么样的人呢?”

全忘了……萧陟心里突然有点儿难受,他扯了下嘴角:“我,好像是个将军。”

贺子行羡慕地“啊”了一声,“这么厉害。我是……姐夫,我说出来你别笑话我。”

萧陟轻声道:“你说,我不笑。”

贺子行脸上带了几分赧然:“我好像是唱戏的,甩着长袖子咿咿呀呀的那种。”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y1.dzhhyy.com

u5gl.dzhhyy.com  kw50.dzhhyy.com  bou3r.dzhhyy.com  0hh.dzhhyy.com  n5h.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