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跟你说这个了……”

铃木小姐险些翻个白眼给他,双手抱臂“啧”了一声:“你把时间线往后调两格,跳过我嘲讽你的部分,还记得我最后和你说了什么吗?”

卫宫切嗣这回愣的更久了:“我以为……”

脸色苍白的男人因惊讶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颓丧的神情中难得出现了些神采:“我以为那只是个玩笑。”

园子:“不是啊,我认真地。”

切嗣让她堵的心头一梗。

日光照耀下的女孩子同样像是戴上了某种温暖的滤镜,明晃晃的发着光,理所当然的神情充斥着被宠爱和被呵护的气息,一副从来都习惯站在太阳下的样子,灿烂的仿佛容不得一点黑暗,连偏冷色的眼睛都像是盈满了暖光,半点阴影都欠奉。

那双眼睛,甚至比伊利亚都还要干净。

沉寂在这具身体里的冷酷魔术师杀手置身事外似的想道: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她没有发育迟缓的身体,没有异于常人的体重,不需要进行各种各样的魔术调整,也不会被束缚在冰天雪地的城堡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衰竭死去。

卫宫切嗣年少时的梦想,就是想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变成面前这个少女所展露出的样子。

可惜他失败了。

或者说,这从来都是不可能成功的。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普通的手段根本无法达成夙愿,所以才寄希望于超凡的圣杯,而所谓万能许愿机……

不提也罢。

想到这里,男人不轻不重的叹了口气:他并没有和匆匆见过几面的陌生女孩,剖析自己灵魂的爱好,也并不觉得那些过往,用三两句话就能说个通透。

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多看看她身上这份直白又灿烂的“美满”,为了安全计,他就算不绕着这位殿下走,在遇到她的时候也该立刻告辞才对。

然而现实永远不会像人心所想的那样文艺又浪漫。

他不愿意诉说的过去,其实有极为详尽的资料进行补充。

御柱塔收集情报的办法算得上五花八门,鉴于那个跟了他十年的情人也落网了,所以在类似于读心啊记忆预览啊一类技能的支持下,御柱塔的数据分析,甚至详细到了他性|生活的频率长短平均数,以及有无特殊性癖(这个能体现出性格)这种随意侵犯隐私的层面。

至于他的心理……

作为仅剩的幸存者之一,多的是心理专家不眠不休的、对照成长资料分析他的心路历程!

那帮老人精甚至把他爹和他师傅都拉出来研究了一遍,园子虽然看的不咋地仔细,但总归看完了档案末尾的总评语。

温柔又冷酷,自私又伟大,执着又懦弱。

反正可矛盾。

园子记得某研究员还手写一了条嘲讽,说“如果他真的本性再偏【恶】一些,反而能成功也说不定。”

因为眼前这个男人不说话,园子自然顺着那份资料思索了一下,自觉的大概懂了他在犹豫什么,试图对症下药。

“想要凭一己之力拯救全人类,本身就是不现实的。”

铃木小姐温声安抚他说:“但是嫁给我就不一样啦!”

“铃木家的存在,关乎着很多人的生死,你要是觉得靠魔法拯救世界说起来假大空又累人,不如试试脚踏实地,靠自身努力,帮助更多的人保住饭碗呢?”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xldpb.dzhhyy.com

2pn.dzhhyy.com  xaom.dzhhyy.com  64cc.dzhhyy.com  jeh7.dzhhyy.com  d3kc2.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