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烧这个词可真是形象啊……又发又烧……有点肿还有点干……好渴……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凉凉的手贴到了他的额头上,林誉努力地睁开眼睛,一片白光的视野里只能隐约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火辣辣的鼻子里闻到了久违的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林誉眼窝一热,他闭上眼睛,抬手抓住那只想要离开的手放到唇边。

那只手一僵,用力甩了两下,显然想要挣脱他。

林誉用力握紧了他的手:“复生,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那只手终于僵住不动了。退烧药很快在林誉体内发生作用,催眠的成分让他很快陷入昏睡,手里还紧紧抓着那只手不愿意放开。

他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能再次握住这双手,曾经那么轻易就可以拥抱沈复生,现在却连握住他的手,他都想要流泪……

护士端着托盘从走廊里经过,诊室的门突然打开,何建从里面慌里慌张地跑了出来,差点撞到经过的护十。

护士奇道:“何医生,您怎么了?”她探头往门里看了看,“那个发烧的病人怎么样了?”

何建脸色发白,神情惊慌地连连摇头。

小护士顿时紧张起来:“病人出事了?!”

“没有没有。”何建忙道,“他没事……唉呀,我还有事,这点小病用不着我守着,你来看着吧,我先走了。”

说完就逃也似地跑了个没影,小护士不解地看着他的背影:“怪人……”

要不是沈医生今天临时有事,这种病也不会找何建这个骨科医生。

林誉沉沉地睡了许久,再醒来时天色已晚。

他眨了眨眼,猛地坐了起来。

“复生?!”

“先生,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没事了吗?”

一个护士小姑娘飞快地从门外跑进来,关切地问道。

林誉顾不上回答他,翻身下地。

“沈复生呢?我要见他!”

他病着复生才想到来看他,病好了他就跑了,沈复生未免太无情。

“沈医生?他今天不在这儿啊,他请假了,你找沈医生啊?”

林誉动作一僵,不敢置信地看向护士。

“沈医生……今天不在?”

小护士点头:“他今天有点事,就没来这边。你不用提心,你发烧就是冻出来的毛病,是小病,不用沈医生来看……”

护士还在说着什么,林誉已经听不进去了。

沈复生没来,那谁给他看的病?他昏昏沉沉的时候抓的是谁的手?他还亲了那只手——

林誉一阵反胃,脸色铁青地狠狠蹭了蹭嘴巴,几乎要把皮给蹭破。

“……是谁来给我看的病?”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vvg.dzhhyy.com

gr529.dzhhyy.com  htumy.dzhhyy.com  cijc.dzhhyy.com  jt148.dzhhyy.com  t9gp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