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杜太尉微笑地看向钱浅:“乾州牧许茯苓是吏部许尚书的堂姐,殿下为何不选择让许州牧帮忙?”

呃……这不是明摆着吗!她不敢啊!钱浅冲杜太尉笑笑并没有回答。

杜太尉笑得更开怀了,她冲钱浅微微点头,点到为止的提了一句:“我知殿下的顾虑,只是许尚书和风太师并不是一路人。”

钱浅不置可否,若是她自己倒无所谓,可带兵出门,身上背着的不止她自己的命,当然能谨慎些就谨慎些,至于许尚书和风太师是不是一路人,她反正都不愿意冒险。依仗别人总是不如靠自己有把握。

见到钱浅没有搭话,杜太尉也没有继续纠缠,两人继续讨论乾州的应对方案,话题非常仔细庞杂,从如何最低成本的拿下平安候,到平安候如何安全押解回京、军队收编方案、朝廷安抚方案等等事无巨细,一直到子夜时分钱浅才站起来准备离开。

推开杜太尉书房的大门,钱浅赫然发现,一身青衫的杜锦若正笔直的站在深冬寒凉的夜风中。

“锦若?!”见到自己的小女儿,杜太尉露出震惊的表情:“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有事吗?等了多久了?外面那么冷,为何不找人传话。”

“殿下,”杜锦若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反倒冲着钱浅咧嘴笑了:“乾州一行事关重大,殿下可愿多带个谋臣?”

第354章:公子,本王赶着去边关(45)

夜深了,长乐宫依旧灯火通明,凌贵君正在等着钱浅。今天,自己的女儿被指婚了,对象正是他提前看好的女婿,可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也许是因为,女儿每日去慕丞相家时,脸上并没有那种将要见到心上人的期待,也许是因为他心里清楚,阿鹤真的不愿意争太女之位,而他,一直在逼迫自己的女儿。今天他如愿了,为什么不开心呢……他重生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他想要报仇,想要阿鹤好好活着,想要保住凌家,想要让阿鹤当上太女,当上女皇,想要像上一世风桥宁折磨他一样,将风家踩在脚下。可是阿鹤呢?阿鹤的愿望是什么?!

阿鹤这孩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凌贵君盯着微微晃动的烛火出神。

“爹爹,您怎么还没休息?!”钱浅一进来就看见了温在茶炉子上的甜汤和堆满了东西的桌子。

“阿鹤回来了。”凌贵君立刻站起来,也不用內侍,亲自去给钱浅端甜汤:“先吃点东西,你忙了一天。爹爹正给你收拾东西呢。”

“嗯!”钱浅乖乖的坐在桌边等着吃宵夜,嘴里唠叨着:“您不用急,我后日一早出发,明日再收拾也来得及,而且我很快回来,不需太多东西的。”

“阿鹤,”凌贵君坐在钱浅对面,不知怎么的,脸上露出些忧心:“今日你母皇给你指婚,你是怎么想的。”

钱浅抬起头困惑的眨眨眼,有点不明白凌贵君的意思,她这辈子是皇女,被指婚不是迟早的吗?说不准过一段时间钟离凤仪还要压着她的脑袋生娃呢,她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只要不逼着她娶一大堆的男人就行了,这是她的最低要求。

男主君被指给了她,钱浅已经预感到自己躲不掉一个蓝色警告了,但她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不淡定,两年踩着尸骨过来的边关生涯对她的心态真是一个很好的磨练,许多人死了,她还好好的。任务成不成,日子还得过下去,无论如何,她该尽到的责任还需要尽。这一世,她是皇女,钱浅牢牢记住,并不断提醒自己……

“爹爹到底想问什么?”钱浅思忖了半晌,最后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凌贵君的问题。

“你……你喜欢慕家公子吗?”凌贵君叹口气,先找了个最安全的问题。

“他不是号称京城第一的清玉公子嘛?”钱浅眨眨眼,给女主大人准备的官配还能不好?

“可……可是……”凌贵君皱起眉,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看着他这幅样子,钱浅倒是懂了。

“爹爹,你放心吧,我会过得好!”钱浅笑嘻嘻的端起手里的甜汤:“如果你要问我实话,我其实从未考虑过自己喜不喜欢慕大公子这个问题。因为我一直以为他会被指给七皇妹呢!哪有人成天盯着自家妹婿看的啊?!所以我在慕家,一般都避讳着,常和慕小姐在一处,慕大公子大多数时间是在附近不远不近地坐着,我们其实没说过太多话,就是一起去吃过一次点心而已。”

“这样啊。”凌贵君看着钱浅还是一脸忧虑的模样:“你……算了!成了亲再说吧!你若是不喜欢他,一定要跟爹爹说,爹另给你娶个你喜欢的。过日子,还是得有个两情相悦的男人。”

卧槽!钱浅一听这话,差点把手里的碗扔出去。还要再娶一个?!绝对不要啊!!!她赶紧陪着笑脸看向凌贵君:“爹爹,我没说不喜欢慕大公子,就是交往少了,相互间不太了解,他是京城第一公子,谁不喜欢啊?我明天就去慕丞相府看他,好好培养感情,这总行了吧?”

“哦。”听见钱浅这样说,凌贵君的脸色放松了一些:“你去看看也是应该的,他现在是你的未婚夫郎,你要去乾州,临走是该跟他打声招呼。”

“爹爹,”钱浅放下碗,一脸正经地看向凌贵君:“母皇到底是怎么想的,大皇姐这么大的事,居然就罚个思过,而且她怎么突然就给我指婚了?您不是说慕大公子是他提前看好的太女正夫吗?怎么就安在我头上了?我觉得母皇也没有要立我为太女的意思。”

“是啊……”凌贵君陷入沉思,钟离凤仪这一招倒是叫人看不懂了,七皇女和阿鹤,到底她是怎么想的啊……

不过重生过一世的凌贵君不愧是世上最了解钟离凤仪的人,他想了想之后嘱咐钱浅:“大皇女不足为惧,你母皇应该从未把她列为太女人选。你和七皇女才是她心里属意的人选。最近小心风家,你母皇不急,可是他们急。”

“知道了!”钱浅乖巧的点点头,。


b92v3.dzhhyy.com  6wjf.dzhhyy.com  da0.dzhhyy.com  pqi5.dzhhyy.com  ex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tkfp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