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级城市,当然没法和京城这样的特大型城市相比,两者天壤之别,同样规模的门店,在县级市的营业额远没有在京城高。

东海市是华夏最大的城市之一,高度发达,人口两千多万,著名的国际化大都市,如果去那里能开上几家店,甚至是十几家店,那当然好。

不过,张驰提醒道:“这样的话,我们的步子是不是迈得太大了一点。”

孟响道:“不大,不大,我想我们完全有资金,有实力去东海市开店,这一切就交给我吧。”

即使孟响信心满满,张驰还是持谨慎态度,再次提醒道:“不管是京城,还是东海市,像这样的特大型城市都是藏龙卧虎之地,水深得很呐,我们冒然进军东海市,可能会发生很多我们无法预料,甚至是无法控制的事情,你们可以先去考察一番,形成可行性分析,但真正的在那里开店,一切听我的指示。”

孟响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他知道张驰才是老板,既然老板这么说,他只能无条件的执行。

张驰没有冒然进入东海市,而是先去京城开店,主要是担心水太深了,这样的特大型城市,有很多人势力很大,万一他们盯上了神农堂,或是眼红神农堂的“独活通滞口服液”、“益心补气丸”或养肝护肝茶,那情况就有一点不妙了。

有时候,张驰心中会这么想,也许京城还好一点吧,毕竟有姜华勋和林子华他们,万一有什么事情,他们肯定要帮助一二。

一个是曾经的国内首富,一个是京城最有实力的地产商之一,神农堂在京城的第一家店,第二家店开业,他们都送上了开业花篮,甚至登门道贺,向外界宣告他们和这些店的老板关系极好,如果有人真的眼红,那也应该要顾忌一下姜华勋和林子华吧。

其实,张驰过于乐观了,完全低估了京城这样大城市水的深浅程度,有一些大势力,只要有让他们动心的利益,他们根本不会顾忌姜华勋和林子华这样的生意人。

不管是张驰和孟响,甚至连在京城的付晨光都没有注意,神农堂已经被京城的某人盯上了。

这几天,总是有一些人进入神农堂在京城的这些门店,或是暗中观察,或是暗中调查,或是悄悄的拍照,目的就是掌握这些门店的营业情况,尤其是每天的营业额。

这些事情进行的比较隐秘,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连每一家店内的店长都不知道,可能有少数店员注意到了,但也仅仅只是觉得奇怪而已,并没放在心上,也没有向他们的店长汇报。

几天之后,神农堂在京城的又一家门店开业,这是在京城的第五家店,它位于四环附近,地段不错。

开业的这一天,店内外都充满了喜庆的味道,店门口依旧铺上了红地毯,摆了不少的开业花篮,店内张贴了很多宣传广告。

神农堂在京城也算小有名气,店内销售的这三种药在患者之中已经有一定的知名度,一些患者群经常会讨论和这些药有关的话题,一些患者会在群内交流服药后的感受和疗效。

店内的生意不错,购药的人排起了队,店内的几名店员也比较忙碌,接待顾客,收钱拿药,维持秩序等等。

谁也没有注意,有一位年轻人他根本就没有排队买药的意思,而是四处打量这家店的环境,还拿出手机悄悄的拍了几张照片,又坐在休息区的沙发椅上和一些购药的患者聊着天。

如询问药效怎么样,服用了多少个疗程,他们是从渠道知道这种药的,周边患者朋友有服用这些药的吗。

年轻人将了解到的情况牢牢的记在心中,在店内前后呆了一、二十分钟的样子才离开。

出了店之后,朝远处一辆轿车走出,拉开车门坐在车上并不急着离开,而是看着这家店的放心,在默数着进入店内的有多少人,离开这家店的又有多少人,显然,他在统计着这家店的人流情况。

京城,某甲级写字楼。

在这栋写字楼里面办公的都是一些跨国公司,或是国内一些非常有实力的公司。

在这栋楼的顶层,有这么一间顶级办公室,极尽奢华,连摆放着做装饰的那些摆件都一件件价值连城,或是珍贵的古董,或是极品的翡翠雕件,连墙壁上挂着的那几张画也无一不是出自古代名家之手。

光从这间办公室就能看出来,它的主人实力非凡,在京城肯定有非常巨大的势力。

一名青年坐在办公室内,正在看一份厚厚的资料。乍一看他似乎非常的威严,很有气势,但细看又能从他眼睛之中看出一丝阴鸷。

这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办公室之中,除了青年之外,还有一位大约五十余岁的中年人,正安静的等待在旁边,这份厚厚的资料就是这中年人送过来的。

如果张驰能看到这份资料,肯定会大吃一惊,这居然是关于神农堂的详细调查资料,非常的详尽。能弄到这么详细的调查资料,可见这青年的势力非同一般。

看完这份资料之后,青年吩咐道:“蔡叔,麻烦你去一趟南江市和张驰说一说我的意思。”


jl46l.dzhhyy.com  ri5.dzhhyy.com  2gre.dzhhyy.com  to4i.dzhhyy.com  k2c0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scoip.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