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嘉丽吃力地拖着那个士兵,将他埋进废弃的地窖时,又趁着没人注意,将这个人的身上好好搜检了一番,虽然她已经将整个塔拉能藏起来的值钱东西都安排妥当了,留在外面的不过是一些看起来华丽、实际不怎么值钱的货色,但“储备金”总是越多越好,她没有忘记,在原著里,塔拉庄园要缴纳的税金给她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那个士兵的兜里有一些镶嵌着石榴石的金项链,还有几枚宝石戒指,虽然都不是十分贵重,但也聊胜于无,斯嘉丽用专业鉴定的水准,决定将值钱一点的藏起来预备将来使用,将不怎么值钱的摆在外面,以后如果再有北方士兵前来洗劫庄园,就让他们把那些东西拿走吧。

这个死人其实不成问题,但隐藏的问题让斯嘉丽不得不去思索。附近有一个北方士兵,那就说明,更多的北方士兵就在不远处,塔拉庄园真正的浩劫即将来到,而玫兰妮也快要生产了,幸运的是,埃伦的身体逐渐好起来了,可以帮助斯嘉丽办一些事情了。

……不过,最糟糕的是,玫兰妮生产的时刻和北方士兵前来的时刻撞在了一起。

第74章 乱世佳人(十)

斯嘉丽早就知道,这一天一定是会到来的, 幸好做了万全的准备, 倒也不是十分慌张,但两件事情撞在了一起,还是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一大早, 玫兰妮就觉得肚子开始疼, , 她还强撑着陪斯嘉丽处理了一些棉花, 随即就因为疼得脸色苍白、汗水涔涔而被斯嘉丽发觉。斯嘉丽因此大发雷霆:“你是不想活了吗!自己快要生了还不知道?!”

玫兰妮勉强露出一个扭曲了的笑容:“我以为……不会这么快的。”

“你以为?你以为有什么用?你又没生过孩子!”斯嘉丽的抱怨被脸色苍白的埃伦制止了,她嗔怪地看着女儿,“你不应该这么暴躁,面对任何事情,都不要忘记风度与仪态。”埃伦自从病好以后,就一直帮斯嘉丽管理着塔拉内部的事务,斯嘉丽不让她做太多,但是她的确减轻了斯嘉丽大量的负担。

“奥哈拉夫人, 不要责备斯嘉丽, ”玫兰妮为她辩护,“斯嘉丽只是太担心我了……”

埃伦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现在也没办法再约束斯嘉丽的行为了,斯嘉丽几乎成了整个塔拉□□的女王:“好吧,我陪你上楼躺着吧,看来今天就是日子了。”她又嘱咐黑妈妈,准备好热水、毛巾之类的东西, 当然,也用不着她吩咐,身经百战的黑妈妈早就去做了。

斯嘉丽坐在楼下,玫兰妮在楼上生着孩子,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她痛苦的闷哼,作为南方的淑女,玫兰妮连生孩子都不会大声嚷嚷,这被视为一种不体面的行为,斯嘉丽对这种评判标准嗤之以鼻,为了所谓的一点“体面”,就让自己憋憋屈屈,她才不愿意呢!也只有玫荔这样的傻瓜才会坚持这些东西。

家里的其他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婴儿的啼哭声传来好消息,门外忽然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惊惶地尖叫,那声音几乎是变了调:“斯嘉丽!斯嘉丽!”

斯嘉丽怔了一下,她本来还以为是玫兰妮在楼上喊自己呢,后来才发现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的,她走出门去,杰拉尔德跟在女儿的身边保护着她。

两人出去才看到,原来是方丹家的萨莉,她骑着一匹马,大汗淋漓地朝塔拉奔来,一边飞驰一边尖叫:“斯嘉丽!小心!北佬的军队——来了!”传递了这一句之后,她使劲将缰绳一勒,将马急速调了个头,马儿腾空跃起,像是参加比赛一样跃过了高高的篱笆,朝另一个方向报信而去。

所有人都呆住了,就在她这一声声叫喊之间,婴儿的啼哭也从塔拉庄园的二楼飘了出来,玫兰妮的孩子降生了。

斯嘉丽拼命稳定心神,镇定,镇定,她不断地告诉自己,早就知道北佬军队要来了不是?我已经都准备好了!

一想到这里,她顿时就感觉到了一丝安定,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开始有条不紊地给大家发号施令:“慌什么?我们不是早就知道北佬会过来的吗?”

“爸,你跟着我,咱们俩一起面对那些人,”斯嘉丽伸出手,制止了杰拉尔德反驳的意图,“不过你得冷静点儿,不许和他们起大冲突,玫兰妮才刚刚生完孩子呢!”

“妈妈,你和黑妈妈陪着玫兰妮在楼上,她现在还不能移动呢,记得跟她说,没什么大事,如果有士兵上来了也别慌,冷静地对待他们就是了。”

“波克,迪尔西,你们去守着咱们的后园,如果北佬冲进来要抢那里的东西就让他们抢,不过别让他们发现咱们藏起来的那些。”

“苏埃伦、卡丽恩,躲到你们的房间里去,祈祷也好哭也好,随便你们干什么,但不许尖叫,也别让我知道你们说出来不该说的东西,否则我就把你们都送给北佬去!”

其他人乖乖听从了吩咐,斯嘉丽说一不二的气势震慑住了他们,两个妹妹吓得哭都不敢哭了,躲回了自己的房间。斯嘉丽深吸一口气,抱着查尔斯的军刀,和杰拉尔德坐在客厅中严阵以待,韦德躲在斯嘉丽的裙子边上,几乎把头藏在她的裙褶里。

那些北方士兵来了,塔拉顿时鸡飞狗跳,乱成一团,他们把能看到的、稍微值钱点的东西都抢走了,刺刀把墙纸也划得乱七八糟,斯嘉丽尽管知道这些东西都不是最珍贵的,但还是忍不住心疼。

两个士兵冲到了楼上,斯嘉丽站起来,冷冷地对着那个嚼着烟草的罗圈腿中士说:“队长,我们的楼上还有一个刚刚生完孩子的虚弱母亲,我想你们不至于丧心病狂到让她们也活不下去这种上帝都谴责的事情吧?”这时从楼上下来的士兵果然向他报告,楼上有一群女人,其中的确有个刚生完孩子的夫人。

中士的眼睛转了转,他旁边的军医小声对他说了些什么,中士点点头:“那位夫人就不要去惊扰她了。”他的眼睛随即盯上了斯嘉丽怀抱着的军刀,一个小个子士兵大声嚷嚷起来:“这刀柄,看起来是金子做的!”

“夫人,”中士下了命令,“把这把刀让我看看。“

斯嘉丽急匆匆地说:“队长,其他什么你拿走都行,这把刀——这把刀是我孩子的爷爷留下来的,是墨西哥战争的纪念品,上面还写着\一八四七年于布埃纳维斯塔\呢!”她故意把这个地名念得声音很大,因为她知道,这个地名会引起这位中士的注意。

果然如此,“哦?”中士来了兴趣,他仔细地看了看刀柄,“布埃纳维斯塔?夫人,我本人那时也在那里呢!”

“是吗?”斯嘉丽平静地反问,实则心中暗喜。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ru.dzhhyy.com

4ao.dzhhyy.com  9y8dr.dzhhyy.com  kddk.dzhhyy.com  dh9s.dzhhyy.com  hvam.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