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挑这个,能吃饱就行。”

“想家了就回去看看,来回现在也方便,队里天天有拖拉机一天两趟跑街里,上午回去下午就回来了。”

“我知道,凤儿跟我说了,现在我还没想家。”

这话明显是假话了,离家的人最想家的就是最初离家的那几天,随着时间的推移想家的念头也就渐渐淡了。

栾凤端着个抄鸡蛋的盘子从灶间进来,盘子上还有一双筷子和一个玉米饼子。

“饼子是热乎的,中午我妈贴的,快吃吧。”

“你妈要是看到你抄鸡蛋非打死你不可。”

鸡屁股当年可是无数农村家庭的小银行,很多家庭就指望它能还点改善生活的物质,自己根本就舍不得吃。

栾凤可好,这一盘最少也是四个鸡蛋报销了。

“我妈才不会打我呢,我给她钱不就完了吗。”

人有钱了说话就是气粗。

万峰从兜里掏出三十块钱扔到炕上:“今天的服装钱。”

然后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出乎意料,栾凤的鸡蛋抄的不错,除了卖相差点味道很好,味道相当过关。

“好吃吗?”

万峰点头:“不错不错,我以为你能弄熟就不错了,想不到味道弄的很好。”

被万峰夸奖栾凤的脸都兴奋的红了。

栾凤拿出个小本像记着采访那样问万峰:“这回的布匹花色真好,一点都不像是废品,就像新布一样都不用清洗。”

“这批布是昨天纺织厂打下来的,严格来说就是新布,不是印染脱版的,我检查过了是里面有一些极微小的破损布,一点不耽误做服装,只要裁剪的时候稍微注意点就可以了。”

“数量是多少?”

“四百四十七尺。”

栾凤很认真地记下了,可能是有江敏在场没问价钱。

记完从里屋拿出一个小书包,从里面数出九张大团结和万峰扔到炕上的三十块钱放在一起推到万峰面前。

“我估计你身上没多少钱了,男人在外面身上没钱可不行,这是第一批的布本钱和买布票的钱还有缝纫机的钱,至于利润等过几天再算给你,你不是说亲的亲财是财吗,还是弄清楚点好。”

江敏在缝纫机上嗤嗤地笑,她觉得万峰和栾凤非常有意思,像小孩过家家一样好玩。

第一批布买布花了五十多块,布票三十加上缝纫机四十一共一百二十块钱。

想不到小富婆竟然攒下这么多钱,这有点出乎万峰的意料了。

“我还有些钱,你够周转吗。”

从租小人书开始到中间倒腾乱七八糟的东西,虽然大钱没赚到但三百二百万峰还是划拉到手了,单卖瓜一项他就赚了过百块钱。

虽然这一阵子没有什么收入,也花了不少钱,但他身上还是有点钱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a12.dzhhyy.com  xg7.dzhhyy.com  xjt.dzhhyy.com  yo3y.dzhhyy.com  u3f0.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