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了让你下去。”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

她的贴身侍女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有将蜡烛给点上,然后默默退了出去。

刚转身将房门给关上,就见另外一个侍女上前来,手里还拿着火折子。

“先别进去了。”林灼妍的贴身侍女淡淡吩咐道。

“小姐是……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些不舒服,头晕。”

“哦。那……要不要去给小姐请个大夫过来?”

“不用了,让小姐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这可不是大夫能解决的事情。

这天晚上,林灼妍又没有跟家里人一起吃晚饭。而且直接吹了房间里的蜡烛,告诉侍女们自己已经睡了。

所以林夫人过来看自己女儿的时候,就见她屋子里漆黑一片,想着她肯定是睡了,也不忍心将她给叫醒,便吩咐侍女们好好照顾,也便转身回自己的院子了。

在得知了那芙蓉步摇的真相之后,林灼妍怎么可能睡得着?本来以为姐姐是在进宫为后之前,就已经有了心上人,她还在为姐姐难过,想着她心里喜欢着另一个男人,却要进宫为后,心里想必也是不好过。又很疑惑,姐姐为什么不能跟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在一起。

本来只是出于好奇,想要知道姐姐喜欢的那个男人是谁,可结果竟然得知姐姐比自己更早认识皇上,而且那支备受姐姐珍爱和喜欢的芙蓉步摇,竟然是皇上平叛凯旋回京的那天买下的,这一切的一切,怎么能不让她怀疑,在那个时候,姐姐就已经对皇上倾心了。那她为什么还要对自己说一番话?究竟是为了开导自己,还是为了让她自己心里好受一些?她明明有那么多机会跟自己说明白的,却为什么一个字都不说?

“老实点。”

欢颜看着站在地上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的儿子,不由含笑嗔道。这孩子是越发活泼好动了,也不知是像谁,明明自己和谢安澜都是沉稳内敛之人。母妃也说,安澜打小就是个老成持重的,不像康儿这般活泼。

谢安澜从外面进来就听见欢颜的这么一句,再一看,自己儿子正站在榻前,张着一双手,任由一位妇人帮他量手臂。

“见过世子。”那妇人朝着谢安澜行了一礼。

而康儿这孩子也抓着这机会跑去了自己父亲的身边,仰头看着谢安澜,笑着道:“爹爹回来了?”

谢安澜应了一声,却是看向坐在榻上的欢颜,“要给康儿做衣裳?”

“这马上不又要过年了吗?”不止是康儿,还有父王母妃、自己和谢安澜,再加上府里的这些下人们都是要做新衣裳的。

府里针线上的人肯定不够用,还得尽快去找外面的铺子帮着做。

欢颜这个人,你让她做些刺绣还行,但是量体裁衣什么的……虽然也做得出来,可不仅满,而且做得也不能说得上一个‘好’字。之前刚生了康儿,做月子的那阵儿,她闲得无聊,自己试着给康儿做了小衣裳,结果……自然是不尽如人意。后来就也没有动手做过了,再加上她也没时间亲自动手做衣裳,所以不管是谢安澜的衣裳也好,康儿的衣裳也好,全都是府里针线房上的下人做。

好在,定安王府也不讲究这规矩。定安王妃本来也从不动手给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做衣裳的,所以也不会有人说欢颜什么。

量完之后,那针线房上的妈妈笑着对欢颜道:“小公子最近可又长了不少。”

欢颜笑着看向自己儿子,“可别都长在小时候,大了就不长了。”

小家伙立刻抗议,“我长大了一定会比爹爹还高。”

屋子里的众人都不由露出笑意,那妈妈便是趁机告退了。

谢安澜陪着康儿习了会儿字,而欢颜则坐在榻上翻看府中的库房清单。

眼看着天色不早了,到了要吃晚饭的时候,谢安澜吩咐奶妈将康儿带走,洗漱一下,待会儿一起去膳厅里吃饭。

康儿离开之后,谢安澜在榻上的另外一边坐了下来,跟欢颜中间隔了一个小几。

欢颜看那清单看得真是认真,一时没有说话。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hid.dzhhyy.com  vqwf.dzhhyy.com  stwm.dzhhyy.com  mcsn7.dzhhyy.com  29hv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