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请问,下官是何处让冉大人您失望了?”

“你是战胜了傅公子成为了状元的人,我以为你应该会是个比较聪明的人,结果……你比我想象得还要……不那么聪明。”

栾静宜看他这表情就知道,他本来是打算要说自己笨的,后来才临时改了口,改为‘不那么聪明’。

我还真是谢谢您的委婉了!

栾静宜强压住要吐血的冲动,依旧好声好气地问那冉修辰道:“请问我是哪里让冉大人觉得我笨了?”

冉修辰淡淡看着她,“能问出这样问题的人,还能聪明到哪里去?”

栾静宜攥紧了拳头,狠狠咬牙,“冉大人,以你这性子,你是怎么好好活到现在的?”这也太遭人恨了吧?他这一口牙舌,简直比毒蛇还要毒啊。

“我武功还不错。”冉修辰淡淡道。

说完,便是低下头去继续他手边未完的事情,“赶紧吃饭吧,以你现在的进度,我真怀疑到后天早上之前,你能不能将我让你看得这些东西全部看完。”

栾静宜闻言恨得牙都痒痒,遇上整儿妖魔鬼怪,她怀疑自己这一口银牙有早夭之嫌。

瞪了那冉修辰一眼之后,栾静宜将那食盒提进房间里来,兀自取出里面的饭菜在自己桌前摆好,也不再理会那冉修辰,自己先吃了起来。每一口咬下去都格外的用力,好像咬的不是饭菜,而是那冉修辰身上的肉。

说我笨,那我还偏要证明给你看了!

栾静宜吃罢之后,冉修辰才接着吃了她吃剩下的剩饭剩菜。

接下来一整个下午,两个人也再没有说一句话,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一直到天将要擦黑了,才听到外面有了动静,只是栾静宜一心扑在那些书上,并未察觉。

“下官见过傅大人。”

听到旁边冉修辰的声音,栾静宜才回过神来,忙站起身来,也朝着傅大学士揖了一礼,“下官见过傅大人。”

“怎么样?还好吗?”

傅大学士这一整天都有些担心,所以才在回家之前过来看看。

“傅大人,其实……我不需要帮手,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只听得冉修辰开口道。

“修辰啊,我知道你能力强,但这毕竟是皇上的意思。程翌这孩子的才华很不错的,是今年皇上钦点的新科状元,他若是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你也别太在意,好好教教他啊。”

栾静宜在一旁听得奇怪,怎么傅大学士跟这个冉大人说话这么客气?

心中正是纳罕之际,却听得那冉修辰道:“我倒不指望他能帮我多少,只要不给我添麻烦就够了。”

傅大学士一听他这话,立刻看向一旁站着的栾静宜,面上不由露出几分尴尬之色。

“你也别这么说,程翌他……还是挺聪明的。”

“这我倒没看出来。”冉修辰毫不客气地道。

栾静宜终于忍不住,在一旁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傅大学士连忙打哈哈道:“好了,不说了,时辰不早了,你们也赶紧回家去吧。”

傅大学士离开之后,那冉修辰也便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一下准备离开了。

栾静宜看了一眼脚下堆着的这些书,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开口问那冉修辰道:“这些书我能带回家去看吗?反正我晚上睡得晚,还能多看一会儿。”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pahge.dzhhyy.com

k2dra.dzhhyy.com  2e4.dzhhyy.com  vncl.dzhhyy.com  iw86t.dzhhyy.com  pm2dv.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