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各个房间找了一遍,最后在暖房里找到盘腿而坐的萧钺,他闭着双眼、面容平静,双手放松地搭在膝盖上。

陈兰猗之前为了了解萧钺,在网上查过禁欲主义相关的东西,知道萧钺这是在做冥想。

他轻手轻脚地走近,小声喊了声:“哥哥?”

萧钺没有任何反应,睫毛都没有颤动一分。

入定了吗?

陈兰猗还没见过萧钺这种模样,十分好奇。他走到萧钺身前,在他面前蹲下,饶有兴趣地观察着他。

经常吃素看来对皮肤挺有好处的,都三十二岁的人了,脸上的皮肤依然光滑,带着常年规律健身带来的健康感。两道眉毛如利剑一般,像他整个人一样锐利,眉中间有三道纹路,好像一个“川”字,即使在面无表情的时候,这个彰显着臭脾气的“川”都不会消失。

说起来,这个人几乎每一世的眉间都带这个纹路,怎么那么喜欢皱眉头呢?

陈兰猗情不自禁地抬起手,伸出食指在他眉宇间虚虚地抚了一下,怕惊动了萧钺,不敢靠得太近。

没有反应呢……萧钺真会挑地方,周围全是绿植,空气清新、安宁惬意,好像摒除了外界所有的熙攘和喧嚣,全世界只剩这一方小天地。

陈兰猗的食指沿着他高挺的鼻梁往下走,在他薄窄的嘴唇前方停住——

好想亲……

“哥哥?……萧钺?”

陈兰猗在网上了解过,有些经验丰富的冥想者在入定以后是完全感受不到外界的,听不到、感觉不到,萧钺这会儿也是这样吧?

他一只膝盖着地,一手撑住地面,另一只手拨起垂在两人头顶的绿叶。陈兰猗向前微微倾身,两人呼吸交织,鼻尖快要碰到一起。

他停在半路,屏住呼吸,也不知是太紧张还是药物的后遗症,耳中竟然响起轻微的耳鸣声,心脏也跳得过快,飚高的血压冲得他头更晕了。

他有点儿气馁了,想后撤。但是萧鉞呼到他脸上的平稳而流畅,毫无所觉的样子,让他又鼓起了勇气,脸迅速往前一凑,在萧钺的嘴唇上轻轻碰触了一下,就立刻弹开,脸上露出好像偷吃到糖果的小孩子的欢喜。

陈兰猗抬手按了按砰砰直响的胸口,掩着嘴唇逃出了暖房,推拉门被他小心地关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过了一会儿,萧钺睁开眼睛,抬手摸了下自己的嘴唇,然后撩开浴袍,握住皮带的一头用力一拉,皮带迅速收紧,钝头钢钉深深嵌入肌肉结实的皮肉中,从边缘缓缓渗出暗色的鲜血。

这种持续的钝痛比被利器划伤更加痛苦,萧钺浑身肌肉紧绷,槽牙咬紧,额上迸出青筋,做了好几组深呼吸后才勉强放松了身体。

陈嘉,你在彻夜不归后,又做出这种举动,是想干什么呢?

第101章 护犊子

萧钺认识到自己在暖房里多坐也无益, 心大约是静不下来了,干脆就起身出了暖房。

陈兰猗没有关自己房门,听见声音忙跑出来,站在离萧钺两米远的地方不太敢往前走:“哥哥,我……”

萧钺平静地看着他, 颇具耐心地等他的下半句话。

“我……我不是跟馥梦姐约会,就是……”他现在脑子钝得厉害, “就是、就是”了半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萧钺善解人意地接话道:“你已经成年了, 不用向我汇报。”然后便抬脚去了洗手间。

陈兰猗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 感觉哪儿有点儿不对劲儿, 但是他这会儿药劲儿还没过, 脑子还不灵光, 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是哪儿不对劲儿。

萧钺去浴室冲洗腿上的血迹, 腿上青红一片看着吓人,其实伤得并不严重。只有两个钝头钉扎出了血, 其余都是挤按出的淤青,因为挤按的时间长,那些泛着紫红的淤青几乎连成一片,看起来有些狰狞, 萧钺却十分满意。

他刚才忍住了, 没有问陈嘉到底去哪儿了、和什么人在一起、为什么不去洗纹身,不该说的一句没说、不该做的一点儿也不做。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p1r8.dzhhyy.com

pe6gu.dzhhyy.com  hbdm.dzhhyy.com  sjm60.dzhhyy.com  v7qu.dzhhyy.com  nyg1.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