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府衙官员和大理寺官员的事情,我会去查,你认罪伏法,我也会想办法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玄世璟说道:“这是我给你的承诺,若是真活不了,你就安心的去吧。”

玄世璟保不了他,毕竟他是杀了人的,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窦尚烈害死了他的妹妹,他杀了窦尚烈,他也要给窦尚烈偿命,但是当中环节复杂,牵扯到了一些官员,玄世璟现在心中也是复杂,纠结着被牵扯其中的官员的事情。

戴胄并没有牵扯到其中,只是戴胄作为大理寺的主官,难辞其咎,如何把戴胄给摘出来,就成了玄世璟最先考虑的问题了。

要是能把戴胄安全的摘出来,那这件事,戴胄也会支持他这么做。

戴胄这个人,是有自己的底线的,大理寺的官员这般做,已经越过了戴胄的底线。

到了现在,玄世璟也没有什么要与这伙计说的了,便离开了牢房,狄仁杰陪同在了玄世璟的身边。

“玄公,这件事情,牵扯到了不少官员,下官是否派人去查一查当年有谁涉及到了这当中?”狄仁杰问道。

狄仁杰这般问玄世璟,说明了他是想查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就是狄仁杰,人年轻,天不怕地不怕,有冲劲儿。而他这股子不怕事儿的劲头,也是伴随了他的一生,所以狄仁杰这一生的成就不低。

“先暗中查着吧,不要惊动任何人,宁可慢一些,也不要打草惊蛇。”玄世璟说道。

目前来说,玄世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来,也就只能这样了。

这件事一旦查出来,会成为大理寺的污点,大理寺的名声,势必要遭受到沉重的打击,长安府衙那边比大理寺也好不到哪儿去。

长安府管事儿的县令,是跑不了了,事情是一年前发生的,长安府衙能把这件事儿压的丝毫没有走漏出风声来,长安府衙的县令,功不可没。

当天晚上,玄世璟和常乐住在了道政坊的宅子,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头的月光,玄世璟在床上辗转反侧,少见的失眠了。

若是因为戴胄而放过涉及到当中的官员,玄世璟心里难安,但若是都给捅出来,戴胄怎么办?

人情,理法。

玄世璟觉得,若是这一关过不去,就别谈什么理想了,脱了这身官服老老实实的回庄子上种地去吧。

一宿没睡,第二天常乐再见到玄世璟的时候,就发现在家公爷没精打采的,一点儿精神头的都没有。

“公爷,您这是怎么了。”常乐问道。

玄世璟摆了摆手:“别说了,昨儿个一宿没睡,常乐,收拾东西,回庄子上,我想安静两天。”

常乐心里这个纳闷儿啊,自家公爷这是来回折腾什么呢,昨儿个才到长安,说是有要紧事儿,今天一大早就要回去,可是什么事儿都没干啊。

玄世璟是个随性的人,但是偶尔有时候会钻牛角尖儿,显然在戴胄这件事儿上,玄世璟开始钻牛角尖儿了。

常乐是玄世璟的护卫,玄世璟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玄世璟想要回庄子上,常乐就赶紧收拾东西,牵了马到门口。

第九百一十二章:种地公爷

两人又一路狂奔回到了庄子上。

回去之后,玄世璟没有把这件事儿告诉晋阳,告诉她也没什么用,晋阳毕竟是皇家的公主......

现在回到庄子上,在家里都待不住了,玄世璟干脆甩开所有人,独自到庄子上走走。

现在已经是深秋了,庄子上的地里都已经种上了冬小麦,这会儿的田地里,倒是不需要有太多的人照看,家里只要有人闲着没事儿,过来溜达一圈儿,把里地的一些长起来的草给除掉就是了。

玄世璟走在田间,如今在地里干活的,都是家里年纪比较偏大的老人,手脚还算利索,能动弹,就照顾着地里的事儿,家里年轻力壮的劳动力,都在书院那边的工地上呢,工地那边儿,管饭吃,还有工钱拿,而家里头地里的这些事儿,只要能动弹,能弯腰,就能做的了,不必浪费家里的主要劳动力。

“陈伯,忙着呢。”玄世璟走在田间,遇到了庄子上的老人,微笑着打招呼。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oblut.dzhhyy.com

23qe.dzhhyy.com  welbv.dzhhyy.com  imjw.dzhhyy.com  eag.dzhhyy.com  xhlf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