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不买不要紧,丝绸放几年都没有问题呢,等他们想要的时候记得咱们有就成。”

晏衡点头:“那他们怎么联络咱们呢?”

总不能直接找到各自家里去。

李南风想了下,叹道:“要是能找到个熟悉的铺面当联络就好了。”

可他们眼下两个都是靠家里吃饭的,认识的同辈也都是些吃干饭的高门子弟,哪里有什么熟悉的铺面?

两人说了一阵,没有头绪,晏衡还要赶回去做功课,两人就在街口道别。

刚掉转马头,邹蔚颠颠地跑过来说:“爷,姑娘,那何姑娘在前面铺子里呢。”

李南风顿一下,便又探出脑袋来:“何瑜?”

“前面那粮油铺子,是何姑娘的。”邹蔚解释说。说完他又道:“不过何姑娘是来盘账的,好像是要易主还是怎么着?”

李南风又是一顿:“何姑娘的铺子为何要易主?”

邹蔚摇头表示不知道。

旁边的袁缜见了,嗖一下没了人影。

晏衡道:“你这小白脸还挺利索。”

“你怎么不说你是小白脸呢!”

李南风骂道,又望着袁缜离去方向。

何瑜来盘账勉强也算正常,但她好好的为何要铺子易主?难道当真跟宋国公夫妇摊牌了,要走了?

没一会儿袁缜回来了,道:“何姑娘铺子门口没贴告示说要转手,但她的确是来盘账的,只带了那个叫莺儿的丫鬟,还有,属下顺手打听了一下,原来何姑娘手上另两间铺子她也去过来了。”

袁缜本就不是个张扬的人,一番话被他平平稳稳说出来,就透着那么有条理。

隔壁靖王府那几个侍卫听完,都张着嘴愣在那儿,看向晏衡,晏衡拉着脸睃了他们一眼。让个“小白脸”抢了风头,他们不服气。

李南风击掌道:“袁缜好样的,回头奖励你!”

邹蔚他们脸色更加黑了。

李南风道:“瞧瞧去。”

晏衡道:“那我回去了啊!”

“回去吧!”

李南风摆摆手,他去也不合适。

铺子不远,十来丈远近,很快到了地儿,李南风透过车窗看到何瑜在里头,便下车走了进去。

铺子伙计一看来的这位年纪不大,衣着也不算特出众,以为是来光顾的,里头莺儿眼尖,已经看到了她,扯着何瑜袖子,示意了一下。

何瑜惊讶转身,迎出来道:“您怎么来了?”

“没事瞎逛。”李南风拢着手,打量着铺子,问她:“你最近怎么样?”

何瑜迟疑了一会儿,片刻后似打定主意般说道:“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吧。”


rek0h.dzhhyy.com  sy0i7.dzhhyy.com  o5tn.dzhhyy.com  o1on.dzhhyy.com  ugs.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lywf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