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后, 刑罪脱掉外套直接进了厨房, 清明则是躺在沙发里玩手机, 这时, 邮箱突然收到一封邮件。

刑罪接了半锅水, 打上火,拿出刚买的水饺......一切看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就在这时, 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水饺是冷水下锅还是热水下锅?

正当刑罪犹豫不决时,清明也不知何时摸进厨房,悄无声息的张开手臂,从背后一把将他抱住。清明微微惦着脚, 将下巴枕在刑罪肩膀上, 在他耳边打趣道:

“没想到身为刑侦大队的队长会被一包速冻水饺难住,这话要是传出去, 舌根怕是都能被嚼碎吧...”

刑罪也不恼,苍白的替自己辩解了句:“很少吃” 说完, 他虚心请教:“等水开了再放?”

“这种速冻饺子要冷水下锅,热水下锅饺皮容易破。”

刑罪默默的记下, 接着面不改色的将整包水饺全部下进锅里。

“师兄, 用下你电脑, 好不好。”

清明的言语中听不出半点请求的味道。突然,刑罪觉得脖颈处一凉, 似乎是被一柔软,且带着微薄凉意的东西正轻轻的摩挲着。这还不够,清明恶意的在他耳边吹着滚烫的热气。见他使坏, 刑罪既无奈又压抑,故作冷态对着没皮没脸的清明道:

“还想不想吃了?”

清明见好就收,在他屁股上甩了一巴掌,接着慢悠悠的吹着流氓哨走出厨房。

不一会,热腾腾的饺子出锅了,刑罪又好像想到什么,从兜摸出一颗糖。

捯饬一会,见清明仍没有出来的意思,刑罪索性走进书房,本以为清明是在打游戏,结果走到他身后,定眼一瞧屏幕中出现的并不是五颜六色的鬼怪世界。

“看什么呢?”

清明正看的入神,眉头微微紧缩着,继续盯着屏幕道:“萧也刚发来的原稿,还没出版哦 ,他希望我是第一个读者。”

萧也,这个名字好像很久没听过。然而刑罪在听到这个名字后,脑海中很快浮现出一张倔强冰冷的脸。

“出来吃饺子。”

清明倒是很听话,在刑罪说完这句话后,他立刻起身跟刑罪去了客厅。两人吃水饺时,刑罪随口问了句:

“那小子写了些什么?”

清明将一个水饺塞进嘴里,接着道:“我才看了前几章中,大致在说...有个在医学上造诣很深的男主人公,高中时就被国外知名医学院校录取,原本前途一片光明。结果几年后,男主人公的恩师在一起手术中突发事故,患者在手术中途死在了手术台上,而男主人公刚好在这场手术中给他恩师当下手,目睹了这一切。其实这场手术本就是恩师个人失误酿成的医疗事故,和这个男主人公没有一丁点的关系,结果你猜怎么着?”

刑罪配合的回应:“嗯?”

清明不紧不慢的咽下口中的食物,接着道:“结果事后,在男主人公不知情的情况下,所谓的恩师将这次医疗事故的黑锅全部扣在了他的头上。而男主人公的下场自然也很悲惨,不仅在国外的整个医学界身败名裂,更是被患者家属买来的杀手追杀。后来男主人公悄悄回国,隐姓埋名后开了一家心理诊所,并且还结识了一位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女孩儿。后来他更是爱上了这个单纯的女孩儿,可从此也走上了一条罪恶之路…”

听到这里,邢罪恍然,这后面的剧情貌似很熟悉。清明知道他同自己想到了一块,凑到他跟前,问:

“师兄,你说书中这位男主人公的遭遇会不会就是元殊的亲身经历?”

先前宋心晟那起案子,他们确实是对元殊进行过深入的调查。也查出,元殊确实是因为医疗事故的丑闻回了国。可究竟是不是被所谓的恩师扣了黑锅,事实真相已经不重要了。

刑罪沉声道:“无论是真是假,这都不能改变元殊是杀人犯的事实。”

清明盯着他,沉默片刻后,开口道:“你觉得元殊是坏人吗?”

话刚脱口,清明就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是很白痴。

刑罪并未回答,而是问:“你觉得这个世上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iox.dzhhyy.com  7hw49.dzhhyy.com  4i1.dzhhyy.com  0gc.dzhhyy.com  ih49.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