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去问也知道,这姑娘就是今早来报道的富安的妹妹。

“知道厉害了不是,叫你少吹牛逼多练武。其他老面孔像是懒惰官僚不想管你,所以我调了新军驻防厨房,新差上任不止有三把火,还满腔热血试图报效少爷……小宝啊,天下会变的,你该减肥了,贪污太多脂肪在身上迟早要出事。”

张子文自言自语着。

小宝一副即将造反的样子对张子文表达着不满。

待在自己别院和小宝聊天总是感觉很宁静,张子文喜欢这份感觉,不过很快有人来打破了宁静。

木讷的四九走来道:“少爷,老爷吩咐您过去,还说不去就打断……”

四九舍不得说完,果然是一起长大的人。

张子文也不躲,起身道,“走吧,正巧我也想见见老爹,以便再验证一下他的忍耐极限。”

第14章 老张险些气死

进入书房里张子文低着头不说话。

张康国也没来揪耳朵什么的,低头写着,一会写完后放下笔,喝了一口茶才道,“你个败家子……”

张子文道:“我知道这事了,您不用一直强调。”

老张很想抽他两下却又泄气,这很容易引来败家娘们,只得不耐烦的道:“行行行,你摔了脑壳后的确机灵了些,但记得不要在老夫面前卖弄你的小聪明。”

“是。”张子文表现的还算老实。

老张又哼了一声,“奇了怪,你现在倒是乖的反常,那为何昨日不乖?又想扎针了啊?”

“老爹容禀,我脑子没病,不需要扎针。”张子文认真的摇头。

张康国想了想道,“问题是……任由你这么胡搞瞎搞下去老夫岂不是废了?”

“我可不可以说实话?”张子文神色古怪了起来。

张康国捻着胡须道,“废话,对你父亲当然可以说实话。”

“老爹已经废了,并不需要我胡搞瞎搞的逻辑来支持这事。”张子文道。

“妈的混账东西!”

张相爷气得喷出一口茶水,猛的走下来揪着他的耳朵,抬着手迟疑了一下最终又恨恨的放下手,“你就一句结论,所以论据在哪?气死老夫了,妈的你个蠢东西!”

张子文道:“我知道,您叫我来的原因是我惹了张怀素对吧,他已经开始以人脉影响力活动了。您不是不知道汴京什么样,只是说您拿‘败家子’没办法,也就拿他们没办法?”

张康国不禁又被这家伙给惊到了,迟疑少顷倒也没骂了,哼了一声,“也算你说出了些道理,那么这问题为父就不说你了。总之你安分些,不要再得罪道士。老夫有些耳目听到些消息,说郑居中正在为此和人窃窃私语。”

喔,这位国舅爷业务还真广啊。

郑居中现在是礼部员外郎(局级),恰好就是民宗司道士房“局长”。北宋道士嚣张是自来的规矩,但在徽宗时期走到巅峰,皇帝赵佶最终都被洗脑自封教主道君皇帝,固然有其他原因,但肯定也和郑居中这位国舅难逃干系。

当时富安提及:唐老六那些亡命徒抢了戚道长的红叶观后,开封县的人去查时,人家的道籍显示无问题。这个档案肯定是郑局长修改的无疑。

这些人果然能耐大齐天,就此张子文又多了个心眼。

“大道理就不讲了,因为老夫发现你有一通歪理邪说,竟是有些讲不过你。但你总体要学会体量老夫。”

张康国有些泄气的道。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jqbmp.dzhhyy.com

6ei.dzhhyy.com  g8f.dzhhyy.com  rot.dzhhyy.com  t6a2.dzhhyy.com  1q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