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蕴扫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我不骂你,你觉得生活不美丽了?”

“姐,你不骂我?”

“没什么好骂的,你的态度已经有了,对方也花了你的钱。现在对方态度不好,无非是心里的气消不了。这气一时半会儿也消不了。”

“我一方面觉得对方挺可怜的,另一方面也觉得对方的可怜得咎由自取。每次看到我都跟看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看到我冲来是一顿打,我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被打了三顿也够了。”顾蕴摆弄着手机,“晚回家吧。”

“你不跟你的朋友见面了?”

“昨晚见过了。”

顾蕴看着顾道有些泛青的脸色,“你的身体最近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晚睡觉的时候呼吸不顺畅。”

“回头再让医生给你做个检查,当今医学发展得很快,你不用担心。”

顾道点点头,“姐,你说我原来的家人是不是因为我身体不好把我给扔了?”

“十有九是这个原因,你出生那会儿社会风气还是很重男轻女的。人们看到个男婴都恨不得抢回来,怎么愿意扔掉。”顾蕴说完发现自己没事瞎说了一句大实话,尴尬的摸摸鼻尖,“这事儿都过了三十年,没事别钻牛角尖,没有意义。你对被抛弃的事耿耿于怀,兴许你真正的亲人眉开眼笑的过你新的生活,有了新的儿子。你的纠结,对他们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我平时也不想这事,偶尔会想一点。”

顾蕴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你除了没有顾家的血之外,在家里待了这么多年,还不能让你觉得是我们的亲人?你什么时候狭隘到依靠血脉认亲人的地步了?”

“你和爷爷、爸爸一直都会是我的亲人。”

“这还差不多。你最近的表现还算过得去,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顾蕴说着语气顿了顿,说道:“最近我心里一直有个念头徘徊不去。我在想是不是我太强势了,动不动打你、骂你,才会让你变得这么懦弱,三十岁的时候还对自己的人生没有太明显的规划,连一件简单的事都不敢做决定。”

顾道摇了摇头,“姐,那不是你的问题。”

“你自己心里有个底行了,去收拾东西吧。”

“嗯。”顾道应了一声回侧卧收拾行李去了。

收拾完之后,顾道又进主卧帮顾蕴收拾她的衣物和护肤品。

顾蕴已经习惯了顾道这么做,有顾道在家或在身边,她很少会亲自动手。

这个习惯是从她学住校开始的,每一次她回学校顾道总是忙前忙后的收拾。

正因为他的这些贴心举动,才让她每每看到顾道一些不恰当的言行,她也勉强忍了。

直到顾道干了几件事,交了一些狐朋狗友之后,她才惊觉跟她一起长大的顾道的三观在她没留意的时候变了好多。

她再想扭转顾道的性情的时候已经需要非暴力不合作了。

顾蕴想到这里,觉得一阵心酸。

顾蕴看着顾道忙碌的身影,说道:“顾道,对不起,我应该早点纠正你,而不是等你形成了固定价值观后再出面扭转。”

顾道收拾东西的手一顿,“姐,你没对不起我。在这个世界没有谁你对我更好了。”

顾道从小到大没少被他姐打,但却异的从来没有记恨过她。

算知道他不是顾家人后,他姐打他也没有任何留手的意思。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imu1.dzhhyy.com

q411.dzhhyy.com  vqfj4.dzhhyy.com  yncq.dzhhyy.com  0f3.dzhhyy.com  j6ala.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