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也没想要西杜丽发表意见,实际上他只是想要找人宣泄自己的愤怒和不满而已:“本王都已经证明了这么多,就连乌鲁克和宝库都与她共享了,难道本王的意思还不够明显么?如此得寸进尺——”

好似那个可恶的女人在他的齿间一般,吉尔伽美什磨了磨牙:“——这个时候,知道本王‘共享一个棺椁’的意图了,说本王花心无耻脚踩两条船?好,那本王让她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初夜权!”

西杜丽连想都不用想,就能够预见到未来鸡飞狗跳的乌鲁克:“王,您真的要这么做么?”求生欲让她在王的面前谏言,“若是您用这种办法,那么女神大人和您,或许才会是真的闹掰了,回不来了。”

金星女神是多么挑剔的一个神明啊,就光看她宫殿的奢靡程度,还有对着自己所有物挑三拣四,恨不得将其变成世间至宝的程度:“王,或许您一直以来所用的方法就不太对呢?”

“方法不对?”完全不这样认为的吉尔伽美什斜视西杜丽,“就算她是安努的女儿,就算她是本王身边最合拍,也是最令本王满意的女人,但是本王都已经做的如此明显了,”王挪开了一直捂着脸颊的冷敷袋,“这就是本王应得的答案?”

已经过去了好一阵,可王脸上的牙齿印子还清晰可见。西杜丽甚至能够在上面看到牙齿的纹路,可见当初咬的时候,某个人究竟有多么用力,然而话说回来了......

......为什么你们打架,还带用牙咬的?

......你们不都是远程的么??

......感觉我知道了什么的我,现在的生命是不是受到了威胁???

并不知晓自己身侧神官的脑洞已经开到了不可言诉的地方,吉尔伽美什重新将冷敷袋捂了回去:“再和人打近战,本王就把自己赔给那个不长脑子的女人。”

这种时候还不忘记讽刺一把伊什塔尔,可是王,您难道都不觉得您的比喻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而且这样的赌约,很让人困惑您到底是期待有人和您近战呢,还是因为女神大人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而惊恐别人再咬你一口?

或者重点根本就是‘赔给伊什塔尔’吧??

西杜丽的表情复杂:“您为什么不直接对伊什塔尔大人说出‘我爱你’呢?”

“那种随时都能够倾覆的敷衍言论,随意就能够说出口的承诺,若是给她,与她才是种侮辱呢。”吉尔伽美什的红眸里满是不悦,他冷笑一声,“那个女人自己就是语言上的骗术大师,这样的话她最知其中分量了。”

“如果只是区区轻薄言语就能够让她倾心甚至动摇,那便算是本王瞎了眼吧。”

话已至此,西杜丽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现实派吉尔加美什和理想派伊什塔尔之间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一个靠行动证明自己的爱,而另一个在对方证实自己的爱意之前,想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和承诺吧。

这件事或许真的说不上是谁对谁错,而只是单纯的不合适,双方的不作为,又或者是他们自己其实沉迷在这个互不戳破的游戏里,任凭其他人焦灼的想尽办法,自己却怡然自得的玩着只有他们自己懂的游戏。

毕竟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把女神宝贵的长发给削的乱七八糟,也不是随便什么神能够在自傲的王脸上啃一口的。

“而且,西杜丽,难道你要本王先低头么?那个该死的女人,不相信本王也就罢了,竟然连解释都不听。本王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个在本王的头上作威作福的。若是不给她点儿教训,还以为本王是多么好说话的人呢。”

这样说着,吉尔伽美什铁了和伊什塔尔刚到底的决心:“本王到是要看看,究竟是她的脑回路清奇道世间罕见,还是本王的手段能磨的她俯首称臣。究竟是本王技高一筹,还是她能够让我心甘情愿。”

“那么乌鲁克的神庙呢?”西杜丽想到了与之相关的问题,“如果您执意要与伊什塔尔大人过不去,那么关于您和伊什塔尔大人制定的政策呢?”

作为王的辅政官,西杜丽对于王与女神的野心与谋划,还是清楚地知晓的:“若是您想要做出这样的态度,那么在乌鲁克城内伊什塔尔大人的神宫......”是否要拆移呢?

西杜丽的话没说完,吉尔伽美什就打断了她:“不用,本王和她的竞争,牵扯到外物就无趣了。”自傲的王当然有这样的自信,“若是移除她的神宫,那才是真正的宣战,她会真的生气的。”

而现在,与其说是生气,倒不如说是得到玩具的小孩子,还未来得及炫耀,就发现自己的玩具竟然不是独属于自己,而是要和他人分享的不满:“但是除却她的神殿,其他地方的神庙倒是可以削减几分。”

善于谋划的王很快想到了其他的地方:“乌鲁克内的神殿不拆,但是给伊什塔尔的供奉和祭祀直接断了就行,本王的宝库都共享给她了,要什么她自己能拿。”想起伊什塔尔只听到了‘棺材’却没听见‘床’的事情,王切了一声。

“但是其他的,”既然不知天高地厚的伊什塔尔‘惹怒’了无路可的拥有者,那么迁怒也是可以的吧,“我们削减供奉,但是百姓那边儿不要管,愿不愿意祭祀,是否要供奉,看他们自己的意愿。”

如此,也可以判断出他和伊什塔尔削减诸神在人类心中地位的计划,到底进行到了何种程度,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实行下一步。

看着很快从恋爱脑走出来,又恢复到往日英明神武模样,甚至还将原本简单的‘情侣吵架’上升到了‘人类对神明政策’的吉尔伽美什,西杜丽觉得完蛋了,自己的有生之年怕是看不到王宫迎来它的女主人了。

“伊什塔尔大人那边儿.......”

“呵,老子管她?”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hxfqm.dzhhyy.com

evr17.dzhhyy.com  xonj.dzhhyy.com  p0bjk.dzhhyy.com  rh6l.dzhhyy.com  euypr.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