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玄世璟一直没想起来,自己哪儿得罪这个李愔了。

听着玄世璟说话,话中的语气这般明显,晋阳自然也知道玄世璟不喜李愔了。

若非都是李二陛下的孩子,晋阳自己也是不喜李愔的,那个目中无人的家伙,见到她从来只是一副酸溜溜的样子,儿时若非太子和晋王护着,晋阳不知要遭多少暗中的恶作剧。

与李愔走在一道上的还有一个李佑,只是李佑两年前被他舅舅给坑死了,不但被李二陛下在内省给赐死了,连带着身份都被贬成庶民了,应该是叫做“国除”,也就是说,李唐皇室,再也没有李佑这个人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的就是李愔和李佑哥儿俩,虽然不是一母所出,但是却是臭味相投。

李愔原本在历史上是因为李恪被长孙无忌陷害而连坐流放途中死去的,这说明无论是李二陛下还是当时的李治,对于这个弟弟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宽容的,只是现在来看,李愔倒是比历史上的李愔更加能作死了。

至少历史上从来没有记载岐州官员集体请辞的事儿,这放在哪朝哪代,一个皇子折腾出来的,都足以记入史册了。

若李愔只是作死还好,就怕当中还有别的事儿啊,李佑的尸体躺在棺材里还没烂透吧......

玄世璟可没有忘记当年朝廷大考的时候在国子监抓到的人,似乎与前朝乱党有关系,现如今显然那些人已经不再联系京中的李恪了。

但是说他们就此安安稳稳,怕也是不可能。

都坚持了这么多年,一朝就给放下了?除却蛰伏,玄世璟想不到别的了,而且,有炀帝血脉的,不仅仅是李恪一人,只是李恪是最优秀的罢了。

李愔的事儿让玄世璟想了很多,为什么李愔会如此嫉恨自己,这当中又有什么事儿......

“璟哥哥,现在咱们转道去岐州吗?”晋阳问道。

“去岐州之前要准备一下啊。”玄世璟叹息:“李愔在岐州如此跋扈,这么多官员都劝不住,你以为你璟哥哥我就能制的住他?想要让他老老实实的回长安,不使些手段是不行了。”

玄世璟怕的是岐州有前朝乱党潜伏在那里,自己带着晋阳去,若是李愔起了戴欣,玄世璟无法十成十的保证晋阳的安全,因此他才要提前做准备。

李二陛下对自己的儿子还是不够了解啊,仅仅是一道圣旨就够了吗?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岐州可是李愔的地盘,玄世璟可不想风风光光的去了,狼狈不堪的回到长安。

要狼狈,也是要让李愔狼狈。

“璟哥哥打算怎么做?”晋阳问道。

若是奉了父皇的旨意仅仅是将蜀王带回长安,用不了多大阵仗吧?虽说蜀王跋扈,难不成连父皇的旨意都不遵从了?

“李愔自己一个人不可怕,万一他背后有什么人呢?”玄世璟笑了笑。

“三哥会帮他?”

“出了这档子事儿,你三哥最好是在长安城吴王府中老老实实的哪儿也别去,否则太容易被他这个弟弟牵连进去了。”玄世璟说道:“事到如今,我琢磨着,连杨妃都不敢为李愔说好话了,陛下现在可正在气头上呢。”

“常乐,迅速快马加鞭赶往长安,调派所有锦衣卫,连夜今日岐州境,在城外找个乡镇安顿下来,等咱们到达岐州再另做行动。”玄世璟对着身后的常乐说道。

“是,侯爷。”常乐拱手应声。

有锦衣卫,加上晋阳携带的暗卫,应该能够对付上一阵子,若是李愔身后真的是那帮前朝乱党,而且有一定的实力,这恐怕就不是百十号人能够制的住他们的了。

想想岐州,离着京畿长安这么近,屯兵是不可能的,但是岐州也有常备军营,里面有常备守军,就是不知道这些守军是信得过了。

若是信得过,自然不必大动干戈,若是信不过,恐怕就要麻烦了。

将李愔带回长安,比去捉拿刚到金州的李治要麻烦的多。

若是当初让玄世璟直接去岷州直面李治,玄世璟也不敢这么大大咧咧的自己带着常乐两人就进岷州城。

李愔在岐州也不少时间了,在岐州横行,这么嚣张,除却皇子的身份,身边儿还能不豢养些恶奴之类的?


wq30.dzhhyy.com  77sd.dzhhyy.com  knari.dzhhyy.com  mp6.dzhhyy.com  1ga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hfgkl.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