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已不能决定他们的命运。

而同时站在云澈对面的三大第一神帝却能!

从这一刻时,他身上的救世光环耀出的不再是他的功绩,而将是人性!

不多时,除了夏倾月未动,人群已都站在了宙天神帝那边……是所有的人。

而云澈这边,一人都没有!

这一幕,让诸多站在宙天神帝之侧的人都深感唏嘘讽刺。

宙天神帝的神色无比复杂,一声重重的叹息。

“如此,你看到了吗?”龙皇漠然道,一双隐带幽寒的龙目,如在俯视一个可悲的蝼蚁……而就在一刻之间,他还是众皆称赞的救世神子。

众宙天守护者也没想到会出现这般情境,反而有些无措。

“向宙天神帝赔罪,这是你必须做的。”千叶梵天淡淡的道,字字如审判天谕。

“呵……呵呵……呵呵呵……”云澈笑了起来,那冰冷、嘲讽的的笑意,让不少人不自觉的移开目光:“告诉我,你们现在能毫发无伤的站在那里,是谁给予你们的!!”

“是我和茉莉,还是他宙天老狗!!”

没有人回答。

“你们口口声声说茉莉是极恶邪婴,但她这些年究竟做过什么恶!哪怕当年杀月神帝……也是月神帝先害死了她的母亲!就连她甘愿成为邪婴之主,也是为了不让邪婴落入他人之手为祸世间!!”

“而也是你们口中的极恶邪婴救了你们的命……你们每个人,你们的族人,你们的子孙……都欠她一条命!!”

“而宙天老狗,他用最卑劣的手段杀了救你们的人,却反被你们尊为‘圣人’!?”

“你们眼睛可以瞎,可以不知感恩,难道……连最基本的良知和廉耻也都被狗吃了吗!!”

“云澈!”夏倾月先于所有人出声,身影一闪,来到了云澈身侧,伸手抓向云澈的手臂:“你太激动了。先和我离开这里,等冷静下来再想其他的事。”

云澈臂膀一甩,将夏倾月的手狠狠甩开,他看着眼前逐渐模糊的人影,口中的声音低沉如魔鬼的诅咒:“你们该死……你们……都…该…死!!”

冷静?

他怎么冷静?

他怎么可能冷静!?

在他人眼里,或许都会疑惑、惊讶、不解着云澈为何会为了至恶邪婴如此暴怒失智。就算邪婴的确救了他们,也再怎么都不至于让他忽如疯了一般。

在他们眼里,那是邪婴,哪怕救了他们,也是最邪恶,最不能容世的邪婴。

他们不知道邪婴与云澈的感情,更不知道那是云澈生命里最不能失去的茉莉!最不能碰触的逆鳞!

那么铭心的日夜相守;

那么撕心不舍的分别;

那么执着的追寻;

那么痛苦绝望的失去;

那么惊喜的失而复得;


woyo.dzhhyy.com  ykpor.dzhhyy.com  f42.dzhhyy.com  mnjen.dzhhyy.com  4dk.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gg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