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西域那边,也有一些羊毛毯什么的流传过来,但是制作一张上等的毛毯,那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力气,多少人工。而现在呢,居然可以用机器就能解决,连同去除羊毛异味也一样。这些羊毛烘干之后,就可以直接拿去处理,做成各种毛线,织成不同规格的毛呢,再如同丝绸一般进行染色,又保暖,又挺括,放在北方,比丝绸什么的可是实用太多了,可以说,完全不愁卖!买了这些蒙古王公的羊毛,回头就能够用这些羊毛制品十倍百倍地将钱赚回来。

康熙满脑子都是如何利用好这一杀器,其他的事情暂时都抛到了脑后,他叫胤禛先下去休息了,然后自个就靠在榻上思考起来。

胤禛在中军这边过得还算是比较舒心的,他这一次的功劳,跟救驾也差不了多少了,所以,大家都知道,这个皇子的前程是无比光明的,在场的人也未必就一定投靠了太子或者是胤褆,他们也可以选择投靠别人嘛,而现在,很显然,四阿哥在年长的几个阿哥里头混出头来了。

康熙原本是非常高兴的,但是,很快,他就不那么高兴了。对于一个皇帝来说,大多数都有暗地里的一些力量,就如同当年的大明,锦衣卫一直是悬在许多官员头顶的一柄利刃,一些暗地里头的情报,都是靠着锦衣卫传递过来的。

大清建立之后,为了表示跟前朝不同,自然明面上是没有类似于锦衣卫,什么东西厂这样的组织的,但是暗地里头,皇帝要真是相信下面那些大臣的操守,那才真是见了鬼了,所以,做皇帝的,手里头总要有点暗地里头的力量。

因此,康熙醒过来之后,就召集了暗中的人,想要看看自个昏睡的那段时间,是不是有什么牛鬼蛇神冒出来了。

结果呢,让康熙愤怒的事情就发生了,索额图知道了消息,居然不想着为君父分忧,居然立刻就将消息传递给了太子,而且还鼓动太子断掉粮道,就等着他的死讯传回去,就让太子登基了,据说私底下,已经有人准备根据太子的尺寸制作龙袍了!

让康熙心冷的是,自幼被他捧在手心里,委屈了谁都不敢委屈了他的太子居然犹豫了,虽说没有真的按照索额图的办法去做,但是,他毕竟是犹豫了。

而陕西那边的粮道运输,又真的比预期晚了三天,要不是胤禛押送了一批粮草过来,勉强糊弄了过去,军中真的可能会断粮。

许多事情,理智上可以理解,但是感情上头,谁也不希望自己变成那个被大局牺牲的对象。尤其,这看起来还不是什么大局,大局是什么,康熙这个皇帝才是大局!做皇帝的人,一般都是唯我独尊,他们从来都是差不多的观念,朕即国家!所以,为了他们,什么人都可以牺牲,但是想要牺牲他们,呵,你这是大逆不道!

对于胤礽来说,哪怕他马不停蹄地赶到草原上,说不定都会受到之前大病一场,对谁都怀疑的康熙的疑虑,何况,他还真犹豫了,哪怕没有真的对康熙下手,他却包庇了敢于大逆不道的索额图,这自然让康熙与胤礽之间的父子之情出现了间隙。

当然,胤褆也没在康熙落到什么好处,他暗中勾搭那些将领,想要在关键时刻控制住北征大军的行为让康熙觉得更加碍眼。

康熙本来就是偏心的人,胤礽几乎是他又当爹又当妈,一手带大的,就算是做了什么错事,那也多半是别人的锅,比如说那个该千刀万剐的索额图,可是胤褆呢,虽说是他活下来的第一个儿子,但是,他前面死掉的孩子真是太多了,有好几个也是活了几岁之后才夭折的,因此,在胤褆身上,他能够给予的父爱就不会太多了。儿子多了,那就不值钱,像是朱厚照,他凭什么作天作地都不用担心,不就是因为他老爹就他一个儿子,损失不起吗?被偏爱的才能有恃无恐,胤褆呢,从来不是被偏爱的那一个。

当然,虎毒不食子,做父亲的嘛,在很多时候,还是愿意给儿子机会的。

遇到这种情况,御驾亲征也有些进行不下去了,之前已经确定,噶尔丹受了伤,如今不知道退到什么地方去了,康熙这会儿身体还没有完全好,而且粮道的问题也还没有解决,谁也不知道索额图会不会丧心病狂,彻底切断粮道,甚至与噶尔丹联系,将他们留在草原上,所以,趁着现在刚刚收到了一批粮草,先撤军再说,草原上留上几支军队扫尾就可以了。

康熙在这种事情上是非常谨慎的,因此,不等他身体完全恢复,他就直接班师回朝了,虽说没有达成预定的目标,但是比起自个的性命还有朝堂的安稳来说,这次的损失是可以接受的,而且也是必须接受的。何况,他已经得到了一个针对草原的大杀器,所以,如果说以前噶尔丹是心腹大患的话,如今差不多也就边城疥癣之疾了!他要是敢再冒出来影响到蒙古那些王公贵族的发财大业,大家能一起揍死他!

而康熙病愈的消息也传回了京城,胤礽并不知道索额图背着他做了什么事情,他这会儿却是松了口气,他是真的没想要康熙死,毕竟,在他前面二十多年里头,康熙是真的对他很好,胤礽又不是什么铁石心肠,他跟康熙之间感情自然是有的。若是放在十年后,他绝不会像是这次这般拒绝。

胤礽得了康熙的诏书,要他前往行宫迎驾,胤礽并没有犹豫,但是索额图就抓瞎了。

索额图是真的以为康熙这次是躲不过去了,要知道,他收到的加急消息上头,康熙那时候已经病情比较严重了,御医都束手无策,在这样的情况下,索额图是真觉得,康熙是撑不住了!

索额图是巴不得康熙赶紧驾崩,太子登基的。说白了,索额图这些年其实是愈发不得圣心了,他从年轻那会儿开始,就总是摸不准康熙的脉,比起明珠来说,在揣摩圣意上头,他是差得太远了!

最重要的是,索额图的利益跟康熙不是一致的,借助于太子,索额图早就织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网,而他们的利益,其实是在挖康熙的墙角。哪怕看在太子的份上,康熙似乎一直没怎么计较,但是,索额图能够感受得到,康熙看着不计较的外表下,其实早就不知道记了多少小本本,现在不处置他们,一方面是因为太子,另一方面,其实是因为明珠,毕竟,朝堂上需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平衡。

索额图就像是一头恶龙,将太子当成了自己的宝藏,为此还在不断排除异己,生怕影响了自己在太子那里的地位。比如说,康熙给太子安排了瓜尔佳氏作为妻族,只是瓜尔佳氏也是倒霉,先是和硕额附华善过世了,然后呢,石文炳也在上任途中染上了疾病过世了,一直到年初的时候,太子妃瓜尔佳氏才算是守完了孝,嫁入了毓庆宫。

虽说瓜尔佳氏少了两个顶梁柱,但是不代表人家实力不行了,石文炳兄弟几个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最重要的是,康熙信任他们,所以,过了孝期,都起复了。

但是在这期间,因为索额图的阻拦,太子并没有跟自己的妻族有过多的联系,瓜尔佳氏嫁入毓庆宫之后,首先面对的就是两个庶子,还有一个非常受宠的侧福晋。实际上,康熙虽说比较喜欢坑儿媳妇,一般儿子嫡福晋进门之前,都已经有了侧室,但是这个所谓的侧室并不是侧福晋(胤祺府上除外,那算是康熙对胤祺的补偿),一般就是个格格。结果呢,太子实在是比较喜欢那位李佳氏,对她颇为宠爱,光看她短短三年就生了两个儿子,就知道胤礽的态度了,所以,在她生下长子之后,就请封了侧福晋,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瓜尔佳氏要不是修养比较好,加上祖父和父亲接连去世,娘家势力不如从前,进门就要保持不住淡定了!

胤礽并不喜欢瓜尔佳氏,瓜尔佳氏并不算美貌,就是端庄有礼,而且心胸大度,这是康熙专门叫人给胤礽调JIAO出来的太子妃,各方面几乎都完美无缺。但是,胤礽不喜欢这种完美无缺,他要的是有血有肉有缺点的妻子,而不是一个完美得简直可以找个神龛供上去的太子妃。

这算是两代人的代沟了,给自个挑老婆和给儿子挑老婆,那完全是两回事,大家其实都是双标狗,就像是大人说小孩子挑食一样,其实大人更挑食,他们不管是买菜还是出去吃饭点菜,都会下意识地将自个不喜欢吃的东西忽略掉,选媳妇也是一样的道理。康熙自个未必会喜欢这样的女人,但是他觉得,儿子需要这样一个完美的太子妃,未来完美的国母。

索额图对此乐见其成,他巴不得太子不喜欢太子妃,不看重瓜尔佳氏呢,要不是害怕康熙有什么想法,他立马能从赫舍里家挑出一个各方面都符合胤礽审美的女孩子送到毓庆宫。他甚至琢磨着,日后胤礽登基,这个太子妃完全就可以找个借口废了,或者让她做个有名无实的皇后,赫舍里家的女孩可以进宫,做个皇贵妃嘛,最好下下代的皇帝还有赫舍里家的血脉,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但是索额图的所有打算,在康熙宣布班师回朝的时候,算是彻底破产了。索额图很是惶恐,他那些小动作是瞒不过康熙的,他必须要自救,而能够救他的只有太子。

索额图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跑到了毓庆宫,避重就轻地表示陕西那边因为风暴的缘故,所以粮草延迟了几天到达,他担心康熙那边产生什么误会。


v4n.dzhhyy.com  v6nc.dzhhyy.com  4mw.dzhhyy.com  8fb9.dzhhyy.com  ijy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fxwd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