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素的表情微微一急,话已经来不及控制的脱口而出。

“殿下,三思啊!太子他们绝对是后患之忧,如果不解决……”

晖王淡淡的视线瞥了过来,让凌素一下子如同被堵住了喉间一般,呐呐的闭上了嘴,对方那凛冽的视线,不带着一点儿感情,似乎只是在看一个死人,一个无关紧要的蝼蚁一般,让人一下子脑子空白一片,不敢再说话。

脑门上突然出了一头的汗水,凌素这才感觉到了后怕不已。

她也是疯了,这么多天了,居然还敢直接驳回晖王的话,晖王的决定,什么时候允许过人质疑,都是说啥就是啥。

其他的人的意见,不过是废话而已,一听而过。

屋内的空气短暂的滞了一滞,晖王的一句话,决定了他们之后的行动,也成功地结束了这个吵了半天的话题,似乎这么长时间的议论,根本就是毫无意义一般。

凌素脸色苍白一片,隐隐带着点儿恐惧,不敢再随意开口。

一旁的胡林听到这个消息,微微一愣,反而是舒了一口气。

这场战的确是打的太长了,时间长到每个人都觉的十分累,也是时候结束,分出胜负了。

开完会,凌素等人缓缓的告退而出,晖王若有若无的看了胡林的方向一眼,确认了的确没人之后,才转身进了书房,而王全书却被习惯的留了下来,整理东西。

正当胡林叹了口气,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没想到王全书看了看四周,悄悄的开口了。

“是……奎林将军吗?”

对方压低的声音让胡林微微一滞,看着王全书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问着,表情激动而压抑着兴奋,似乎……是在与自己对话一般。

他难道知道自己的存在?

胡林微微停滞了一下,不知道对方的意思。

却听着那王全书接着说道,“你是……魏若水的鬼魂吗?我……我有话想跟魏若水说,你能转告她吗?”

当胡林身负着所有的信息,回到乾府的时候,受到的,是整个乾家灯火通明的迎接。

时间此时早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多,而魏若水和胡嘉还等在大厅里,只希望能够获得第一手的资料,同样也担忧着此法到底可不可行。

魏若水的手撑在茶几上,昏昏欲睡着,有点蔫蔫的。

大厅里安静一片,胡嘉担忧的走来走去,看着一旁困得不行的夫人,有点疑惑。

也是奇怪,刚开始在牢狱里的时候,魏姑娘还没有这么困过,连着几日审理案件都是一副兴致高昂的样子,这几日却突然开始十分嗜睡起来,反反复复的,每次见到都是一副困得头要掉了的感觉,似乎有什么身体不适一般,但却也没见哪里难受。

看见胡林进来,太子妃和流月公主都惊喜的叫出了声,把困得晕晕乎乎的魏若水直接给吓醒了。

虽然说鬼魂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但是毕竟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怎么也应该会有很多情感,因此,说不担心是假的。

魏若水迷迷蒙蒙的醒来,认真的听完胡林的转述,再转说给胡嘉,两个人的表情都微微有点凝重。

“所以说,晖王现在是准备直接登基,将皇帝挟持退位?”

胡嘉疑惑的问道,魏若水点点头,看向一旁似乎还有什么话犹豫着没说的胡林,微微挑了下眉。

胡林想着临走时王全书的托付,犹豫的看了魏若水一眼,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只纠结的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张了口。

“那个……”胡林迟疑的说道,“临走的时候,有一个王家的下人,长相俊朗,穿着却一般,但是却站在凌素的身后,他说……让我转告给您一句话,不知道可不可信。”

“站在凌素身后?什么话?”魏若水眼睛一亮,秒速猜出了那人是谁,站在凌素身后的,长相俊朗,知道鬼魂存在的,不是王全书又是谁?


ijn.dzhhyy.com  hi74.dzhhyy.com  ea0.dzhhyy.com  tuk0s.dzhhyy.com  ful.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nfmxt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