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褚非悦”是谁?

他媳妇儿也不是大众脸,怎么净跟别人撞脸了?

不能因为有人跟他媳妇儿长得像,让他媳妇儿去换一张脸吧?

要换也是那群冒牌货换!

臭不要脸的照搬他媳妇儿的长相也罢了,还好意思出来作妖。

真是嫌活得太长,想提前结束生命了?

霍予沉不知怎么的想起了老怪物撕了他媳妇儿一块手皮的事。

老怪物撕完之后,转身zi fén。

难道只是紧急情况下的手误?

他不相信会有这个可能,更大的可能是老怪物还干了其他幺蛾子。

这幺蛾子究竟是什么?

霍予沉真心想去挖坟,把那堆骨灰洒得到处都是。

死了都挡不住他继续蹦哒,这么贱的特质活该受了千年痛苦与折磨。

霍予沉正想着,房的门被推开了。

他抬头看过去,是霍宛。

霍宛咧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一口小白牙白灿灿,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

霍予沉很明了的翻了个大白眼,把身体往背后一靠,倨傲地抬着下巴,“小祖宗,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霍宛讨好的笑笑,把装着点心的小托盘放到桌,热络地招呼道:“二叔,你吃。”

“我不吃。”

“别啊,我特地为你买的。”

“无事献殷勤,大奸即盗。你还是直说吧。”

“没事没事,我是觉得二叔最近特别辛苦,特意过来慰劳慰劳你。”

“你少出点幺蛾子,我还能多活几年。”

霍宛默默在心里腹诽,“要论出幺蛾子,有人能出得过二叔你吗?”但他也只敢这么想,没有胆儿肥到说出来。

霍予沉懒懒的抬眼看着他,没开口,等着他自己说。

霍宛小同志在外人面前还能端着,到他二叔面前特别放飞自我,心里有针尖大的事都要在他二叔面前表露出来,实在很难对他二叔瞒点什么事。

霍宛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哀求表情,问道:“二叔,我能不能跳级?”

霍予沉给了他一个“你觉得呢”的表情,并不说话。

霍宛撇了撇嘴,“可是我感觉太浪费时间了。”

“你要把你的时间拿去干什么?”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pe2.dzhhyy.com  hfm3.dzhhyy.com  a6q.dzhhyy.com  yroo.dzhhyy.com  c3ss.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