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光一闪,赵海他们就出现在了一个传送阵里,铁蛇和铁牛跟在他的身边,赵海看了四周一眼,这里是毒龙宗的传送阵,所以四周他十分的熟悉。w

赵海领着铁蛇和铁牛直往陶靖的小楼走去,到了陶靖的小楼跟前,赵海上前敲了敲门,一个声音传来道:“谁啊?”

赵海沉声道:“田海前来求见陶师兄。”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一个仆从站在门内,看着赵海道:“田大人,我家大人正在等你,请随我来。”

赵海微微一笑,跟着那个仆从进了小楼,坐在了客厅里,那个仆从给赵海送上了茶之后,就去找陶靖去了。

赵海还没来得及喝一口茶,陶靖就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一看到赵海,就一脸喜色的道:“田海,你可算是出关了,太好了。”

赵海站了起来,冲着陶靖行礼道:“陶师兄,我也是刚刚出关,就听宗主说你找我,所以马上就过来了。”

陶靖点了点头道:“伍凯有没有告诉你,我找你干什么?”

赵海沉声道:“说了,是关于秘境的事情,真没有想到,我们魔域这里,竟然还发现了一个新的秘境,这么多年了,竟然还能发现新的秘境,这可真的不容易。”

陶靖点了点头道:“是啊,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了,我们魔域这里,竟然还能发现新的秘境,说来也巧,这个秘境是一个宗门的弟子。在一个废弃的矿洞里无意之间发现的。那个矿洞已经废弃很多年了。他也是为了躲追杀,才跑到那矿洞里去的,那里想到,竟然发现了一个秘境的连接点,不过现在这个连接点,已经被各大宗门给控制了,这一次我们可以派两百人进去了,每个人可以带两个仆从。也就是说,一共可以进去六百人,其实这无非就是宗门找的一个借口罢了,什么仆从,其实全都是宗门的弟子,不过对外那一定是要说是仆从的,周师兄这一次得到了五个弟子的名额,还有十个仆从的名额,也就是说可以去十五人,而沙长老。得到了五十个弟子的名字,一百个仆从的名额。也就是一百五十人,可以说为了这一次的秘境探查,沙长老可是拿出血本来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周师兄才想让你进去,他进去也不用做其它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杀沙长老的手下,他把派去的人能杀多少杀多少,越多越好。”

赵海皱了皱眉头沉声道:“要是死的人太多的话,宗门会不会怪罪?”

陶靖摇了摇头道:“放心好了,绝对不会的,事实上每一次进入秘境都是会死人的,而且死的还不会少,所以不管在秘境里死多少,宗门都是不会管的。”

赵海沉声道:“要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到是好事儿,这一次把那些人给收拾了,沙长老怕是就要伤脉动骨了吧?”

陶靖点了点头道:“绝对,这一次你要是杀的人太多的话,那消长老一定会伤筋动骨的,这也是我们搬倒沙长老的一个机会,只要沙长老倒了,你也就安全了。”

赵海皱着眉头道:“可是我要是对付了沙长老的那些人,那沙长老一定会知道是我干的,毕竟我跟他有仇啊,那样的话,我从秘境里出来,沙长老一定会报复我的,就算是他倒了,他一个长老要对付我,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陶靖的两眼闪烁了一下道:“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沙长老那里有周师兄去应付,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出来周师兄可以保你的安全。”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什么时候出现?”

陶靖沉声道:“跟我去见周师兄,见过周师兄之后,你就可以出发了,田海,只要这一次搬倒了沙长老,那么你就可以回到毒龙宗来了。”

赵海一脸喜色的道:“真的吗?陶师兄?这一次我要是真的完成任务,我真的可以回到毒龙宗吗?”

陶靖笑着道:“当然可以了,一定可以的,放心好了,只要这一次的事情过了,你就可以回到毒龙宗了,总是在毒树宗那里呆着也不是个事儿,要修练还是要回到宗门里才行。”

赵海点了点头,陶靖沉声道:“走吧。”赵海应了一声,跟着陶靖去见周凤鸣。

两人到了周凤鸣的小楼,就直接让周凤鸣进了小楼里,随后让两人坐下后,周凤鸣看着赵海道:“田海啊,这一次我给你安排一个弟子名额,又给你安排了两个仆从名额,你们进去之后的目地只有一个,那就是给我把沙天河手下的那些家伙给杀了,能杀多少就杀多少,绝对不要客气。”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师兄你就放心好了,我与沙天河有仇,我一定不会客气的,要是不把他搬倒,我以后就同有好日子过,所以这一次我一定尽全力。”

周凤鸣点了点头,接着道:“这一次的事情之后,只要沙天河倒了,我就可以在让你回到宗门里来了,之前我让你去毒树宗那里,那也是没有办法,只为了避开沙天河,不过现在好了,只要这一次收拾了沙天河,那就没事儿了,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到毒龙宗了,在也不会有人对你不利了。”

赵海沉声道:“是,多谢师兄,我明白。”

周凤鸣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好了,你回去准备一下,三天之后在出发,三天之后宗门里所有前去秘境的人,全都会一起出发,你跟着就是了,对了,你的两个仆从,你准备带谁?”

赵海沉声道:“师兄,我想带我的两个仆从去了,他们的实力虽然不是很强,不过也不弱,可以帮到我一些,而且我也想带他们去试炼一下。”

周凤鸣皱了皱眉头,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就依你,你回去准备一下吧。”赵海应了一声,站了起来,冲着周凤鸣行了一礼之后,转身离开了。

等赵第走了之后,陶靖看着周凤鸣道:“师兄,这么做真的好吗?”

周凤鸣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沙天河势大,我们不得不这么做。”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sfu.dzhhyy.com  9t6rh.dzhhyy.com  1d2x.dzhhyy.com  giqt.dzhhyy.com  glm.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