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国是想躲开那个贱男人,那贱男人知道我跟宋少借了钱,打电话给我,说要弄死我。我害怕,就想想出国避避风头。你们如果不相信,我可以把他恐吓我的那通电话录音放给你们听。当时,我怕他真的找人杀我,以后我如果真的遇到不测,也不能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所以我就留了一个心眼,把电话录了下来。”

说着袁菲菲从包里掏出手机,找到那段录用,调大手机音量。

——袁菲菲,你给我听着,把钱立刻还回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以后你出门小心一点......

“怎么样,这下你们相信我没骗你们了吧。”

清明和方来无言相视片刻,,接着清明又开口:

“那你知道平时和宋心晟接触最多的人是谁吗?”

袁菲菲摇了摇头...

“曹莹莹你认识吗?”

袁菲菲想了想,再次摇头。

这时,袁菲菲垂下眼睫,低声道:

“宋少很善良,他是个好男人,我知道我配不上他,也从没有想过要高攀他...希望你们警察早点将杀害他的凶手绳之以法。”

说这句话的时候,袁菲菲恍如换了一个人,刚才那个轻浮的女人消失无踪...

第56章 画皮(七)

袁菲菲:“有传言, 宋少之所以多年单身, 没有女人, 是因为他一直忘不了他的初恋女友。”

“还有一种说法, 说宋少其实...其实喜欢男人…”

清明微微蹙眉, 因为方才袁菲菲说这话的时候,自己耳朵明显的反应了下, 蓦然发现自己对“喜欢男人”这个话题也很敏感。判断一个男人是不是直男,他还真无依据可参考,尤其是在判断“刑罪是直男”这结论大错特错之后。

而清明不知,此时此刻1号审讯室隔壁那屋, 站在监控录像设备前的刑罪, 猝不及防打了一个喷嚏。

袁菲菲见清明盯着自己,有丝尴尬, 忙解释道:“这些我都是听别人说的,可不可信你们警察自己去查吧…其实, 你们可以把葛飞叫来问问,宋少跟他关系还是不错的, 有关宋少的事情, 他一定比我知道的多……不过…”

袁菲菲欲言又止, 方来问:“不过什么?”

“…不过他肯定不会杀人的,虽然他是个贱男人…”

见清明那双眸子依旧波澜不惊的盯着自己, 袁菲菲愈发尴尬了。

“在叫你来之前,我们已经找过葛飞了。”

袁菲菲道:“我不是想替他说好话,我只是想给你们提供一些线索…早点找到凶手。”

说着, 袁菲菲抬手整理了下头发,这是人在说谎时,欲掩饰真实情绪不自然做出的小动作。

“还有什么问题?没有我就先回去了,我只请了半天假。”

“感谢袁小姐的帮助,今后若是还有问题,不介意我们再请你来局里协助吧。”

说着,清明脸上浮现一个绅士的笑容。

------------------------------------------------

而此时一号审讯室里坐着三个人。

崔景峯,谢浔,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曹莹莹。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elx.dzhhyy.com  rh1.dzhhyy.com  nwj.dzhhyy.com  jde.dzhhyy.com  l51ox.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