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后有人来开门,而前来开门的人正是谢安澜。

看到门外之人是祝彦琛的时候,谢安澜眸中有沉色一闪而过,如果说祝彦琛之所以差点娶了顾诗淇,是因为当初的那局棋的话,如今已经得知事实真相的祝彦琛,是不是已经将目标转移到了欢颜的身上?

最近他来找欢颜的次数,未免也太频繁了些。

蒋青青还不知道祝彦琛和顾诗淇的事情,她刚一回来,就跟自己的父母大吵了一架,然后就跑到欢颜这里来了,有关于外面的那些传闻她还没有听说。

此时已经有了些醉意的蒋青青见得祝彦琛进来,深深皱起了眉头,“你来做什么?”

祝彦琛因蒋青青这不善的态度而十分疑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不解地看着蒋青青,“我是哪里得罪了姑娘你吗?”自己跟她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之前见都没见过,有何谈得罪之说?那这姑娘对自己的莫名的敌意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你是没得罪我,只是你眼瞎、心瘸,我不乐意跟你这样的人说话。”

祝彦琛更是奇怪了,“我怎么眼瞎心瘸了?”

“天下女子这么多,你偏偏看上了那个恶毒的顾家大小姐,你说你不是眼瞎心瘸是什么?”

“你也认得顾诗淇?”祝彦琛好奇道。

“我虽然不认得她,却也猜得到她是什么人。去年个,把翎儿那孩子逼得离家出走的人不就是她吗?故意诬陷自己的亲弟弟,这样的人能好到哪里去?更别说还有那样一个母亲了,就算欢颜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但好歹也是顾家的小姐,整整两年多,连束修的银子都不给,这样恶毒的继母,我也是第一次见。”

蒋青青本来就喝醉了,此时越说越气,竟是站起身来,“我这是刚回大顺,还没来得及,你看我明天不亲自上门骂骂她去!”

一旁的欢颜连忙把蒋青青给拽下来坐好,笑着看她,“你就趁醉说胡话吧,我倒是要看看明天你到底会不会真的去骂她。”

祝彦琛讶然地看向欢颜,“他们连束修的银子都没给你准备?”据他所知,衡华苑的束修可是高得吓人。

欢颜淡淡含笑,“怎么?少将军不相信他们是这么狠心的人?”

祝彦琛的确是没想到,顾家人就算再怎么苛待顾欢颜也不至于连她束修的银子都不给吧?

祝彦琛自然是猜不到这其中的缘由。因为他不知道欢颜的亲生母亲还活着,并且就在北於。

陈氏的如意算盘自然是打得响,她希望由欢颜的亲生母亲来出这笔巨额束修,而顾立明被她一怂恿,也就同意了。

“那这两年你是怎么……?”连束修的银子都不给,那平常衣食开销什么的……她是怎么过来的?

“我自有我可以活下去的法子。”

祝彦琛愣了一瞬,然后兀自坐了下来,认真地盯着蒋青青道:“我如今跟顾诗淇已经没有关系了。”

蒋青青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嗯?什么?”

“前不久,我发现她一直在冒充顾二小姐与我通信,所以……”

蒋青青被祝彦琛这话吓了一跳,就连醉意都消了几分,急切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祝彦琛便是将事情的经过跟蒋青青细细说了一遍,他的这些话与其说是说给蒋青青听的,倒不如说是讲给欢颜听的。

蒋青青听罢之后,不由愤然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她们也太过分了吧。”随即想起了什么,一脸的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

祝彦琛立刻问道:“明白什么了?”

欢颜和谢安澜见状,也是齐齐朝蒋青青看过去。

只见蒋青青拍着欢颜的胳膊,激动地道:“怪不得那时候,她们突然要给你安排一门婚事,那么火急火燎的,原来是因为这个!她们是打算先把你变成有夫之妇,到时候就算这位少将军将你认出来,也为时已晚了。”

欢颜拿起一旁的一只鸡腿塞进蒋青青的口中,淡淡道:“你喝醉了,别再胡言乱语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cff.dzhhyy.com  u1rl.dzhhyy.com  y5ebo.dzhhyy.com  76hqg.dzhhyy.com  sg59.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