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几年虽然有收获,但她所承受的痛苦也很多。

如果可以,谁又愿意走一条布满荆棘的路?

而她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历经千帆的沧桑之后,顾蕴却依旧高高在,睥睨众生,永远高傲冷漠,仿佛谁都低到了尘埃里。

陆微言警惕地回视顾蕴的脸,“我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你呢?你又为什么在我家?”

“你家?”顾蕴的语气里带了讥诮。

虽没有到嘲讽的程度,但任谁都能听得出来她的语气并非善意。

“顾道已经把这里转给我了,这不是我家吗?”陆微言嘴角挂起一丝戒备的笑容。

“哦,原来如此。你这手腕真是越来越高了,可喜可贺啊。”

“你还要横插一脚吗?”

“看我心情。”顾蕴语气虽然冷漠,但还是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陆微言的一举一动。

陆微言的气质较之以前可谓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踏实了。

小脸儿素净,不施粉黛,穿着洁净的衣裙,头发柔顺地披在肩头,倒真有了几分邻家女孩儿的味道了。

顾蕴心下疑惑,陆微言真的有可能改变吗?

她是相信人在遭遇重大挫折的时候有改变自我的能力,然而她对这种特质出现在陆微言身还是有所存疑。

不过,顾道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顾道不是彻底改变了吗?

顾道和陆微言是亲兄妹,顾道能改,陆微言又怎么不可能了?

顾蕴把这些思绪都压在了心里,眼神平静无波地看着陆微言。

陆微言被顾蕴这副气势凌人的模样给气到了,但也不想让顾道看到这样的自己,说道:“顾道平时不住这里,你要找他,麻烦请回吧。”

“我不是很清楚,应该还在公司。”

顾蕴扫了一眼屋内,“你在这里住多久了?”

“这是我的私事,跟你无关。”

“你说无关无关吧。”顾蕴语气平淡地说道,然后转身走。

陆微言被她这个突兀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她以为顾蕴还会做点什么。

没想到居然这么轻易的走了。

陆微言这个念头也是转瞬即逝,便把门给关了。

顾蕴听到身后的关门声,扭头看了过来,表情若有所思。

顾道没跟她提过再遇到陆微言的事,大概是觉得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也是他的责任,所以自己偷偷摸摸的处理了。

对此,她倒没有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顾道都是个成年人了,不可能什么事都跟她报备,也完全没那个必要。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svm.dzhhyy.com  1d5.dzhhyy.com  0ld.dzhhyy.com  q78x.dzhhyy.com  igs.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