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没说完,李南风抬脚便往他腰上踹去,弯腰捡起石头又往他身上砸过来!

晏衡跳上葡萄架:“你疯了!想砸死我啊!”

“砸你是因为你敢嘲笑我哥!留你在世上也是个祸害,倒不如我替老天爷收了你!”

晏衡接住石头跳下来,拍拍手道:“要说祸害,咱俩彼此彼此,谁也别说谁!”

李南风脸色还是青的!

谢莹与何桢是表兄妹她知道,谢夫人与娘家仅存的这个亲哥哥情份好她也知道,但晏衡话里透出来的是什么意思,是谢莹与何桢勾缠不清!

这是比谢莹抛夫弃子,比她为求虚荣玩弄心机更无耻的事情!这是她退上几万步也无法容忍的!

她瞪着通红双眼望着他:“你有什么证据?”

晏衡正色:“其实不用我给什么证据你自己也有数,你想想她前世离开谢家去哪儿了?”

李南风就是想到了才会这么愤怒!

谢莹若能留在李家,实则也短不了她的荣耀吃喝,不过是艰难一点,须得李煦长大成人之后才能风光复现。

但念她年轻日子还长,李家也不屑强留,便放她走了。都只当她离开京城远嫁了,却没想到她竟有可能是去了寻何桢!

谢莹离开李家那会儿谢奕已经升任礼部侍郎,那是正三品的六部大员了,而何家已经翻了身,何桢经由李存睿之手充了外任,以谢奕后来在朝中的稳当,他要照顾提拔接手了谢莹的何桢,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谢莹虽是再嫁,但何桢要靠谢奕提携,不可能不应允这门婚事。

而以她再嫁之身,能够再嫁回前途无量的竹马,这已经是绝大部分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也就是说,谢莹虽说一出京师再也没回来,但是在京外,跟着何桢也未必过得比在李家当守寡的延平侯夫人要差!

而最令人发指的是,她自以为前世恩仇都清算得差不多了,却让谢家成了漏网之鱼!

第101章 同道中人

李挚死的太冤了!

她胸脯起伏,看向晏衡:“还有什么?”

“还有就得自己亲自去看了。”晏衡想了下,忽然道:“要不今儿夜里你出来,我带你眼见为实?子时初刻我在你们家东南角门外等你,不见不散。”

李南风再瞪了一眼他,转身走了。

回到学堂,李舒小声问:“你怎么又跟晏衡闹上了?”

敢情方才那一幕让她看到了。

李南风心里烦,叹了口气,把书翻开了。

她跟李挚打小打打闹闹,谁也不让谁,但实际上再亲不过血缘,彼此在对方心里什么位置,都心知肚明的。

她相信倘若前世他能活到最后,看到她被陆铭和程淑那样欺负,一定不会比她自己亲手报仇好到哪里去。

可她前世居然把谢莹,不,还有谢家那对老狗,给看漏了!他在九泉之下,该有多么死难瞑目。

这么一想手都是颤抖的。

午饭没怎么吃,不想撞见李挚,关门没出去。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a32g.dzhhyy.com  0y6as.dzhhyy.com  gml2.dzhhyy.com  6bvu.dzhhyy.com  m04q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