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口中的血刀魔,就是血杀宗宗主的外号,血杀宗宗主外号血杀魔,是他年轻的时候在外闯荡的时候,得到了一个外号,说他用刀如魔,所以有了这么一个外号,而他的本名,叫刀千斩,听起来好像是后改的名字,但是其实这却是他的本名。

一听阎王令这么说,其它几人也全都点了点头,他们也全都是一脸的怒气,要知道他们可是一宗之主,地位十分的崇高,竟然有人敢这么跟他们说话,他们如何能忍,所以他们都十分的生气。

一个一身华服,长相十分俊美的修士,开口道:“我们也知道血刀魔的态度了,那也就没有在等下去的必要了,我看我们就回去,点齐弟子,准备进攻血杀宗吧,反正都是要打,我们七家一动手,十三家联合也跟着动手,其它宗门的人,也一定会跟着动手的,就算不是血海境所有宗门一起来对付他们,有我们这些人,也足够了,我们一起对付他们,就不相信还不能把一个血杀宗给灭了!”

众人都点了点头,他们到是十分同意这人的话,说话这人身份也不低,阴阳宗的宗主,阴阳秀士季春风,此人别看长相俊美,却最是喜欢做那采补之事,他这一生之中,被他采补而死的女修不知道有多少,是血海境这里出了名的魔头,人人谈之色变,欲除之而后外,但是此魔修为高深,在加上又是阴阳宗的宗主,所以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第三百二十三章 疯狂

尸魔老人看了几人一眼,沉声道:“这血刀魔这些年一直是嚣张惯了,也是应该给他一些教训了,我到是想要看看,他如何的面对我们七宗大军的进攻,如此,那大家就全都各回宗门,准备进攻血杀宗吧。”这话说完,就见尸魔老人所在的位置,突的化成了一团黑气,而尸魔老人却已经不见了。

一看到这种情况,其它几人先是一愣,随后却是脸色一变,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这尸魔老人竟然走了,而留在这里的,不过是他的一个分神罢了,而他们竟然一直没有发现,可见这尸魔老人的实力有多么的强悍,虽然众人都知道尸魔老人实力强悍,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强到这种成度。

不过他们之间,也真的算不上朋友,所以彼此互望了一眼,接着全都各展神勇,直接就消失不见了,这一次的论道大会,阄然就这么结束了,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他们弄出这么一个论道大会,最主要的目地就是把血杀宗的一众高手给拖在这里,现在一看计划没有成功,留下来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意思,自然就直接走掉了。

等到众人各自的回到宗门,马上就开始集结弟子,准备对血杀宗用兵,不过他们并没有对外宣扬,只是在集结弟子,但是目前的情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在这个时候集结弟子,摆出要大举进攻的样子,一定就是针对血杀宗的,所以血海境这里的气氛,一下就紧张了起来,甚至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了血杀宗,想看看血杀宗有什么样的回应。

要知道这一次可是七宗联盟,血海境这里,除了每千年一次的与云海境的对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这让血海境的气氛如何能不紧张,同时所有人也都在注意着血杀宗,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血杀宗一个应付不好,就是毁宗灭派之危。

在所有人想来,血杀宗在这个时候,一定是会收缩兵力,把所有弟子,全都收回到宗门的各岛,做出死守的样子,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七大宗门的围攻之下,多支持一段时间,也许到那个时候,七大宗门的人,就会因为损失太大而撤退了。

但是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血杀宗竟然也开始集结弟子了,除了他们的西防线之外,血杀宗所有的弟子开始向他们的东北方集结,不只是弟子,就连血杀宗的大长老都出现在了血杀宗东北方,而且他的身上还带着杀神刀。

血杀宗这一举动,让血海境一片的哗然,他们有些不明白血杀宗想要干什么,但是随后,他们就明白血杀宗想要干什么了,血杀宗竟然开始动用宗门里所有的大型法器,直往阴阳宗扑了过去。

血杀宗这样的动作,让原本哗然的血海境,一下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被血杀宗的疯狂给惊呆了,他们没有血杀宗会这么做,血杀宗这一次可是把几乎整个宗门的力量全都给抽调了出来,宗门其它的地方,甚至都已经放弃了,有一些修士好奇的到血杀宗其它几片海域的岛上去看了看,发现那些岛上除了防线法阵还在运行之外,岛上竟然已经看不到人了,血杀宗竟然倾巢而出,去跟阴阳宗拼命去了。

这人消息一出,阴阳宗的人可是坐不住了,他们原本并没有想过要对付血杀宗,只不过是听了阴鬼宗和厉剑宗的话,认为现在血杀宗正是在最弱的时候,正是在最好对付的时候,所以他们才起了贪心,想要对付血杀宗,却没有想到,血杀宗竟然把目光对准了他们。

虽然说以阴阳宗的力量,也不是挡不住血杀宗,但是如果他们真的跟血杀宗拼得两败俱伤的话,那么其它宗门会放过他们吗?到那个时候,他们确实会灭掉血杀宗,可是怕是随后被灭的就是他们阴阳宗了吧?这时阴阳宗的宗主,阴阳秀士季春风却是在也坐不住了,把宗门的高层,全都给召集了起来,想问一问大家,他们应该怎么做。

有一些人提出,想要请其它宗门的人,派援军进入到阴阳宗来,跟阴阳宗一起对付血杀宗,但是这个提议,马上就被被否决了,不过他们请那个宗门派来援军,都是在他们的地盘上打开,打破什么,损失什么,可全都是他们自己的东西,最重要的是,不管是那个宗门派来援军,都不可能真心的帮他们,在战斗的时候,死的最多的,还是他们阴阳宗的弟子,如果他们阴阳宗损失太大的话,那么那些其它宗让派来的援军,甚至有可能成为要他们命的人,这个提议,绝对不行。

不能求援,难道真的要跟血杀宗硬拼?显然这是不行的,所有人都知道,血杀宗的人,就是一群疯子,一群好战不畏死的疯子,跟他们拼命?那不是正常人干的事儿?在一想到这一次要对付血杀宗,最一开始提议的就是阴鬼宗和厉剑宗,他们本来没想过要对付血杀宗,阴阳宗的人更觉得不值,凭什么阴鬼宗和厉剑宗都没事儿,血杀宗的人,反到来对付他们了?让我们跟血杀宗拼命,然后你们在后面捞好处?最后弄不好还顺手我们给来了?去你奶奶的,老子不玩儿了!

阴阳秀士直接下令,派人去跟血杀宗的人谈判,跟血杀宗的人说,他们与血杀宗无冤无仇,本也没想进攻血杀宗,愿意跟血杀宗订下互不侵犯条约,保证绝不在与血杀宗为敌,甚至愿意与血杀宗结成盟友。

这个消息阴阳宗本是秘密的送到血杀宗去的,其实他们是想用这种方法来拖延一下时间,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与血杀宗之间的约定,到时候要是血杀宗真的被攻击了,他们就可以直接撕毁这个约定,进攻血杀宗。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血杀宗在接到了他们的谈判请求之后,马上就把这件事情公布于众,并且同意了阴阳宗的请求,愿意跟他们签定互不侵犯条约,如果阴阳宗愿意的话,他们还愿意跟阴阳宗结成盟友。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整个人血海境一下就热闹了起来,七大宗门中的其它几宗,马上就明白了,阴阳宗这是不跟他们玩儿了,不在跟他们结盟了,也不想在对付血杀宗了,其它几宗的人,全都气得大骂,但是他们却也知道,他们奈何不了阴阳宗,要是他们现在对付阴阳宗的话,正好把阴阳宗给推到了血杀宗那里,而阴阳宗现在刚刚跟血杀宗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他们也不可能在进攻血杀宗了,不然的话会给人一种反复无常的感觉,那对于他们的声望,影响是巨大的,阴阳宗也是十大宗门之一,他们还真的拉不下脸来做这样的事情。

与阴阳过签定了互不侵犯条约之后,血杀宗全体转向,直往天残宗的地盘上扑了过去,那样子好像要去找天残宗拼命一样,而天残宗一看到这种情况,也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好了,因为他们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他们面对的要是其它宗门的话,他们可能还会跟对方拼一拼,但是他们现在面对的,却是血杀宗,而血杀宗全都是好战的疯子,你要是跟他拼命的话,他们真的会拿命跟你来拼,而天残宗这时就不得不面临着,与阴阳宗一样的处境,他们跟血杀宗拼命,就算是最后把血杀宗给打败,他们也不得面对其它宗门,最后只会便宜了其它宗门,这是天残宗也不愿意看到的,最后天残宗也派人去跟血杀宗接触,跟血杀宗议和了。

血杀宗也同意了,而这件事情也被宣扬了出去,随后血杀宗的人,直接就跟巨魔宗联合了起来,通过巨魔宗的地盘,与巨魔宗组成了联军,直扑病夫宗,病夫宗二话没说,直接就跟血杀宗议合了,到了这个时候,七大宗门的联盟,已经完全的土崩瓦解了,尸魔宗本就跟血杀宗离的很远,就算是灭了血杀宗,也得不到什么好处,现在一看到血杀宗这种拼命三郎一样的做法,尸魔宗的人也不想成为血杀宗的另一个攻击目标,也不想跟血杀宗的疯子拼命,所以他们也直接就做出了回应,他们没有派人去见血杀宗的人,而是直接就散去了弟子,不在让弟子集结了,这就算是他们的回应。

毒虫谷的人与血杀宗也没有什么仇,他们离血杀宗更远,之前他们也不过就是抱着想要占便宜的想法,现在一看连尸魔宗都不玩儿了,他们自然也没有在跟血杀宗对战的想法,也散去了弟子,这时这个联盟,已经算是撤底的完蛋了。

但是血杀宗这一次也等于是把七大宗门全都给得罪死了,血杀宗等于是硬逼着七大宗门跟他们签了城下之盟,七大宗门如何能咽下这口气,而刀千斩宗主,却给其它几宗的宗主去信,跟他们说了,血杀宗可以做出一些让步,他们不会攻击十三家联盟,甚至可以把西防线那里,变成一个战场,血杀宗的弟子与十三家联盟的弟子,可以对血杀宗的西防线进行争夺,如果十三家联盟,真的有能力,把血杀宗的西防线给拿下的话,那么血杀宗就让出西防线,甚至可以让出整个西海域和西北海域,但是前题条件是,在西防线那里,不能出现任何一个岛主级高手,血杀宗会把他们的岛主级高手给撤离西防线,但是十三家联盟也不能派岛主级高手进攻西防线,如果他们发现十三家联盟派出岛主级高手进攻西防线的话,他们就会全力的报复十三家联盟。

第三百二十四章 同意

血杀宗之所以留着最强的十三家联盟没有动手,反到是去对付实力更强的七大宗门,就是因为他们十分的清楚,十三家联盟敢来这里对付他们,背后就是因为有七大宗门的支持,不然的话他们是没有那样的胆量的,所以先对付七大宗门,然后在对付十三家联盟,只要七大宗门退了,那十三家联盟,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但是这一次血杀宗虽然把七大宗门的联盟给瓦解了,却也折了七大宗门的面子,他们需要给七大宗门一个台阶下,或者说,他们要给七大宗门一个发泄怒火的地方,只有这样七大宗门才不会真的跟他们死磕。

人不能一直强硬,强硬不过就是一种达到目地的手段罢了,该软的时候也需要软一点儿,不然的话,早晚会折断的,所以血杀宗这一次才好像是服软了,让步了,竟然提出了这么一种方法。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wfzan.dzhhyy.com

ley4.dzhhyy.com  85w8.dzhhyy.com  7l9.dzhhyy.com  v2x3f.dzhhyy.com  b6gd.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