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谢逸飞连个不太确定的语气词‘吧’都没说,直接否定了梁一飞的想法。

一百多个厂,虽然每个厂规模都不大,最小的只有几台十几万的灌装机,可是架不住数量多啊,不说别的,就算肯卖,那得多少钱?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全部拿下来当然不可能。”梁一飞笑笑。

“你能拿下来三五个,我就算你有本事了。”谢逸飞摇头笑说:“还是把心思放在代理上吧,内地百事可乐不多,是个机会。”

“找我代理,人家不会自己去开拓啊。”梁一飞看了看手表,说:“就像我们之前说的一样,来都来了,又都住在一个宾馆,有枣没枣打一杆子,我去找那位托马斯先生聊聊呗。”

“那行,我就等着你成功的捷报!”谢逸飞似笑非笑的揶揄说。

在托马斯的顶层长包套间里。

梁一飞不紧不慢的坐在沙发上,没有回答托马斯的问题,反而用同样的问题反问了回去。

“托马斯先生,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们百事可乐到中国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托马斯两道淡金色的眉毛忍不住的皱了皱,有些警惕的盯着这位素未谋面的访客,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用紧张,我不是暴徒,就算是,也不可能在崇庆饭店里对你做什么。这个地方,见证了中美两国从本世纪初就开始的友谊历程,我很尊重这段友谊,所以我愈发的觉得奇怪。”

梁一飞自顾自的点了一支烟,说:“百事可乐为什么来中国做这样的事呢?”

“没有礼貌的人。”托马斯见梁一飞在室内不征询他的意见就抽烟,脸上露出明显的厌恶之色,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我请你现在就离开。”

梁一飞当然不会离开,自顾自的说:“你们外国人有一点我特别看不上,明明做着下三滥的事,用不正当的竞争手段,最恶劣的方法追逐利润,可是却能在个人生活上,充分的展现出礼貌和绅士风度。”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托马斯实在有点受不了眼前这人的无礼了,他甚至有些怕了,毕竟他只是一个生意人,所谓的纵横睥睨,是在商场上。

于是下意识就伸出手,拿起床头的电话,想要呼叫总台叫保安来。

“托马斯先生,我劝你不要打这个电话,否则接下来的问题,我会去了崇庆市政府讨论,而我是一个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生意人,也许我没有办法和国际品牌去竞争取得成功,但是我一定有能力破坏一些人的好事,用中国话来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梁一飞说。

“你到底要说什么!”托马斯也很不习惯中国人的绕弯子,潜台词这一套。

他会说熟练的汉语,可是汉语中很多潜台词,深层次的意义,他却多年都晕头转向的。

现在他能了解的一些,也就仅限于‘吃了没有不代表人家邀请你去吃饭,只是一句客套话’这一层面。

“那我就直说了。”梁一飞说:“为了和天府可乐合资,百事可乐花了三个亿现金,付出新公司40%的股权,以及每个月为之前天府可乐的员工提供不低于之前待遇的稳定收入,终于取得了天府的控制权,可是仅仅一年时间,天府可乐的市场占有率就出现了断崖式下跌。托马斯先生,这是为什么?”

“我似乎没有必要和你解释什么吧,我只对股东负责。”托马斯说完,犹豫了片刻,但还是解释了一句,说:“经营企业,自然是有风险的,无论做什么生意,前期都需要有一个过渡期。”

“那就是说,在全世界都取得了巨大成功的百事可乐,来到中国市场,这样一个消费激增,政策倾斜的处女地,反而不会经营了,失败了?这不是很奇怪吗?”梁一飞似笑非笑的问。

“中国市场,本来就是最独特的一个市场。”托马斯说:“你们的制度和政策……”

梁一飞直接打断了托马斯的话,说:“我们的制度和政策,给予外商最大程度的优惠和帮助,只要是真心实意来投资的外商,没有不赚钱的!”

“梁先生,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知道你要说什么!”托马斯说。

“好,那我就再说得简单一些,任何商业行为,都是有目的性的。投资天府可乐,拿下它的控制权,目的无非有几个:第一,看中了天府可乐的品牌效应;第二,它拥有良好的资产;第三,通过这个壳,实现百事可乐进军大陆。

那么从现在的实情来看,百事接手后,并没有去扩大天府可乐的品牌效应,也没有充分利用它的资产或者进行抵押,相反,你们把天府可乐的产量压到了最低,而大量生产百事可乐,所以只可能是第三个目的,你们买天府可乐,并不是看中这款可乐,也准备投资它把它做大做强,而是利用天府,作为百事可乐跳板进军大陆。”

“这有什么问题吗?”托马斯平静的说:“百事可乐是实际控股方,当然要以百事的利益优先。”

“这又要回到最初的话题。”梁一飞说:“你们到底为什么要买下天府可乐,这个问题想明白了,我想任何一个大陆的地方政府都不会允许。”


r91vk.dzhhyy.com  9f2.dzhhyy.com  j1o.dzhhyy.com  58b.dzhhyy.com  hux.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wcdks.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