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经意的看了张子文一眼睛,再道,“花卉之境界,公认吴清璇为第一人,还有那只闻其声而不见其物的泰斗千叶牡丹,一定为官家之最爱。”

叶梦得说的比较含蓄。不过言下之意是,有真正的一派宗师吴清璇不去请,却来抬举一个名声不好的黄毛小儿是何道理?

蔡攸不找吴清璇的原因在于,她爹吴居厚是条咬人不出声的老狐狸。

但很无奈,时已为泰斗的吴清璇,不是轻易可以否定的。

于是蔡攸不评价吴清璇,只摸着下巴笑道:“叶兄之言有理,但因那吴清璇为女儿身,没有功名,出入集贤苑于礼制上弊大于利。”

叶梦得微微一笑:“说的好说的好,蔡兄果然有礼有节,本着礼节放弃吴清璇,挑选了这么一个著名的七尺男儿,上舍大才子!”

哪怕蔡攸脸皮厚也有些老脸微红,明眼人都知道张子文的功名是混来的,哪怕现在是上舍贡生,也基本不去念书的。

还别说,倘若执意启用张子文,叶梦得不痛不痒的带着一群翰林,说点关于这纨绔子弟往日的简历。那还真是个可大可小的局面。

就此蔡攸有些不高兴,但也陷入思考,暂时不追问张子文是否愿意做临时编辑了。

其实如果有机会,张子文还是想去的。这谈不上溜须拍马掉格什么的,这叫一致性,决定了走哪条路后,就要在大环境和大规矩下尽力走好每一步。

只可惜……因叶梦得的尖锐讽刺,蔡攸也陷入了迟疑。

到了这时张子文还真的相信,蔡攸此番宴请的目的,这才是主要的,缓和张子文和蔡文姬的冲突反倒是其次。

小蔡这奸贼看似真的认可了张子文当时的那些理论,想在这争宠日渐激烈的当下,拿出“花卉成果”来,一举把皇帝的心思拉过来。

是的就是争宠。

弄臣间的战争和博弈也展开了。无奈赵佶兴趣实在很广泛,踢球,书画,花卉,道学,音艺,他全都喜欢。

于是不可避免,周邦彦主持的大晟乐典项目马上要启动。高俅的皇家超级联赛项目还在无限搁置,因为他正在西北做丘八。郑居中这祸害的修真项目推进的很快。蔡京叶梦得的传统书画目前占据上风、却有江河日下之趋势,因为赵佶的新嗜好正在抬头。

由此,蔡攸这个蔡家反骨仔力推的花卉项目,急需最快拿出成果。

嗯,他们的心思张子文完全懂,这些家伙们代表了无数个小娱乐集团,在相互博弈中,期间他们会不止一次的合纵连横大乱斗,但从人性说,他们无一例外的希望皇帝把其他项目全部打入冷宫,唯独玩自己所主持的项目就可以。

赵佶真幸福,有那么多忠心耿耿的儒雅人士、为他准备了如此多的糖果和玩具。

第53章 此时无声胜有声

张子文沉默思考期间,叶梦得始终看着张子文。因蔡攸提及的花卉经集问题,便想要羞辱张子文一番。

想定叶梦得笑笑,抬起酒杯很狂放的样子喝了一口,说道,“闻说公子有才,于花卉有心得,那叶某人便以日前的风雨和花为题,附辞一半,请公子品评。”

也不等张子文同意,他便摇头晃脑的道:“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晓来庭院半残红,惟有游丝千丈,罥晴空……公子,该你了?”

哪怕叶梦得这算是欺负后生,蔡攸也兴致勃勃的看着张子文,打算听听他的深浅。

张子文一脸黑线,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像是都盯着那反常的风雨表达情怀。李清照如此他也如此?

李清照便也罢了,她本身年轻,这时代的富家女人也只能像她一样的折腾这些,做不了其他。至于这个身在要职、日理万机的叶梦得那就……

叶梦得脸色微微一沉,“怎么,公子是胸无墨水,还是看不上叶某人这三脚猫的文学积累?”

张子文摆手道,“三脚猫倒是不至于,但你这也就小儿玩意,上不得什么台面。”

这番应答让蔡攸都险些喷出酒来。

叶梦得被气的脸黑了不少,这小子大言不惭,本堂都不嫌你是黄口小儿愿意指教。当下冷笑道,“不愧上舍才子,张公子果然思路清奇,能把我叶某人说成‘小儿之见’?”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vsuqh.dzhhyy.com

9ly0c.dzhhyy.com  3kl1f.dzhhyy.com  uyhg.dzhhyy.com  qju1.dzhhyy.com  ixr84.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