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伪学霸,当然看不懂这些。你呢?我听说你们家的人学历都很高,能看得懂这个吗?”

“我要看懂了才怪。要是放在那个时期应该能看得懂一些,但我志不在此。我学习是为了混学历和凭,没有更深一步的打算。当时我打定了主意要去做生意捞钱,作为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我需要懂这么深奥的东西吗?”

“我们两个都看不懂,于是我们为什么看的这么津津有味?”

“我以为你能看的懂。”霍予沉说着拿起遥控器换台,换到了一个特别热闹的综艺节目。

何慈颂看了一会儿之后,问道:“你这两年的动作让人有些迷,我很好你究竟想做什么?”

“怎么迷了?”霍予沉的目光依旧放在电视屏幕,似乎是对何慈颂的话没有太大的反应。

“你自从再次回来之后,几乎没有管理过公司。在秦家的事爆发之前,你不管理公司也说的过去,那代表着你还在怀疑。秦家的事已经结束了有一段时间,我也没有看到你有其他的举动。我不认为你真的是金钱如粪土到放弃霍氏集团的地步。”

霍予沉把遥控器放在手里把玩着说道:“我算真的是金钱如粪土到这个程度,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霍氏集团这么多员工丢了饭碗。霍氏集团的员工要是都失业了,也会给社会带来一定的影响。那对我、对那些员工、对社会都没有什么好处。但你刚才的问题不已经是我要说的答案了吗?”

何慈颂略微思索了一下,便恍然大悟,“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不止我会这么想,其他人也在等着看我的动作,倒不如真的一动不动认他们好个够。”

“你是怕动作太大又引起不必要的风波?”

“这是必然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正好又是家里最高调的那个,他们盯我显然更有效。”

“我突然明白这些年你为什么这么高调了。”

霍予沉一脸委屈,“我一直很低调,好吗?”

“真没看出来你哪里低调了。这些年霍家的焦点不一直都在你身?”

“你不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吗?霍家的焦点一直在我身,反而是最安全的。因为我知道该怎么做,也知道该怎么应对。”

“你们的这个决策应该是一起商量很久才得出来的吧?”

霍予沉耸了耸肩,“还真不是,我一直都是本色演出。刚开始他们不太理解我为什么这么高调。过了没多久,他们才发现我高调得挺有道理、挺有内涵,他们索性不管我了,任我自生自灭。”

“接下来呢?我听小蕴说接下来你们要面对的事情还挺多的,还不是简单的事。”

“也没什么,级让我们做什么照做行。你回头给我留点钱,哪天穷得要你帮我养老婆孩子,你可别太抠门了,好歹那也是你妹妹你侄子侄女。”

“然后让你自生自灭?”

“那不可能,我要是自生自灭了,出个什么意外,他们三个还不得哭死?”

“你之前不是干过这样的事吗?”

“之前干过又不代表以后还会怎么干。”

何慈颂偏头看了一眼霍予沉,“我怎么这么不相信你说的话呢?”

“这是你的不对了,对你妹夫或姐夫能不能有点起码的尊重和信任?”

“不能!”何慈颂回答的异常的斩钉截铁。

“原来我人缘这么差呢,真是有点伤自尊啊。”

“你有那玩意儿嘛你?”

“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好歹咱们逢年过节也是要见面的,你一句话把话都给说死了,以后不想见了?”


fndm.dzhhyy.com  ou8k.dzhhyy.com  6qg.dzhhyy.com  xfgvu.dzhhyy.com  4jrr.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vlpcs.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