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胥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自是不必说,谢安澜的那几个手下也是一路拼命护着自己。若不是因为自己不能走而连累了他们,以他们几个的功夫应该不至于会那么狼狈。

尤其是成毅,之前在衡华苑的时候,他就一直跟在谢安澜的身边,可见很得谢安澜的信任,是谢安澜的左膀右臂,这一次谢安澜也派了他来,若不是有他帮自己挡那一下,从那机关射出来的雪花钉就要钉进自己的左腿,于自己来说,更是要雪上加霜,那治好双腿的希望也就更减少了一分。

那陶神医也说话算话,不管怎么样,自己来到了他的面前,他也就答应帮自己医治,只是至今却都还没说,能不能把自己给治好。

齐云舒正在这里想得出神,只见裴风胥端着饭菜从外面走了进来。

饭菜的卖相看起来不怎么样,不过也是,几个大老爷们平常最多不过就是在野外的时候烤过几只鱼啊,兔子啊,什么的来吃,哪里有什么做饭的手艺。人家陶神医可只管治病,其他的一概不管。话说回来了,人家都帮你治病了,你还要人家陶神医给你们这群大老爷们做饭,也委实有些说不过去。

就这样的饭菜,还是成毅亲手做的。没办法,这里只有他有做饭的经验,当初陪着谢安澜一起来这里求医的时候,也是他和穆柏两个人轮流做饭,眼下其他那几个连拿个铲子都跟拿个棍棒似的,只得先一点一点地教他们。眼见着这齐公子的腿一时半会儿是治不好的,估计他们还要在这里呆很长的一段时间,自己说什么也要教会他们几个做饭,不能只可着自己一人烟熏火燎的啊。

裴风胥将饭菜摆在齐云舒的桌上,“吃点吧,今天的粥不错。”至少没像昨天一样……烧糊了。

齐云舒一点儿胃口都没有,但又不好辜负人家的做饭的辛苦,强撑着吃了一点,却再怎么也吃不下去,大腿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他哪里还有心思吃饭。

这也是齐云舒这三天来都没怎么睡过觉的原因,刚来谷中的前两日,那陶神医只是给齐云舒喝一些一些汤药。自三日之前,他便每日两次来给齐云舒行针敷药。也不知道陶神医给齐云舒的腿上敷的是什么药膏,味道难闻得很,而且自敷上去没几个时辰之后,齐云舒的大腿就疼得厉害,但是自膝盖之下的两条小腿却依旧没有任何知觉。

在这般钻心的疼痛之下,齐云舒自然是睡不着觉,只是困得厉害的时候稍眯一会儿,但大腿上传来的疼痛,又会很快将他给唤醒。

短短的三日,齐云舒消瘦了许多。之前在北於的时候每日躺在床上,就已经很消瘦了,如今看起来简直要骨瘦如柴了。

裴风胥看在眼中,自是为自己的好友难受,但是他也理解,这么个痛法,换成谁都会没有胃口吃东西的。

裴风胥从齐云舒的房间里出来,便去找了正在院子里晒草药的陶神医。

陶神医正蹲在地上翻拣草药,听到身后有人走过来的声音却也不回头,继续低头翻拣自己的草药。

“前辈,我想知道云舒如今疼得厉害,连觉都睡不着,他这疼……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减轻一些?”

“我怎么知道?”陶神医一边继续翻拣自己的草药一边理所应当地道。

齐云舒事先就从谢安澜那里听说过这位陶神医脾气是如何地古怪,所以也没有在意陶神医的这般态度。只是站在那里,神情难免有些担忧,至今为止,陶神医也没说过能不能治好云舒的腿,如今云舒疼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心里真是没底……

过了一会儿之后,陶神医才站起身来看向站在他身后的裴风胥,“你放心,我总不会将他治得比来我这里的时候更差就是了。”

“前辈,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陶神医朝他摆了摆手,“好了,我该去采药了。”

说完,便是转身回房,拿了自己的药篓便出去了。

就这么,大概又过了十来日,齐云舒的大腿每日仍是疼得厉害。但也许是因为习惯了这样的疼,竟感觉比刚开始的时候好了许多,晚上实在是困得厉害了,也能睡一会儿。肚子也不可能忍得了十来天的饿,饿极了的时候,大腿上的疼也仿佛没有那么厉害了。

十来天之后,齐云舒的状况终于有了变化。

“前辈,我的小腿好像……”

正在给齐云舒敷药的陶神医闻言立刻抬眸看他,神情显然有些激动,“你的小腿怎么了?”

齐云舒被陶神医这满怀激动的一瞥给吓到了,难道自己的状况不好了?

见齐云舒不说话,陶神医就更着急了,“说啊,你的小腿怎么了?”

“我的小腿……好像有些疼。”

从方才开始,自己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的小腿有些疼,以前根本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的。

陶神医忽然大喜,“好啊,好啊,疼了好,疼了好。”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ugh.dzhhyy.com

ry5x.dzhhyy.com  w4rxd.dzhhyy.com  gv7.dzhhyy.com  6r0bu.dzhhyy.com  cf0pa.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