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孟寒性子本身就淡,又贯来喜欢隐藏情绪,此时一双桃花眼敛下,再不去看人。

这陌生的感觉令她难得的无措,任凭心内如何百般婉转波荡,但面上始终是无波无澜的。

鹿君曦是今天第一个跟她挑的,轮下来后已经休息了大半场,四人中数她现在最生机勃勃。

她乐呵呵起身,往前走了两步,人群自动往后就给她让了片小空地出来。“各位同学,今天孟寒状态不大好,劳烦各位先散了呗,围这么一圈人闷得慌,给她留点儿空当儿出来,透透气。”

一听这话,寒蝉军团成员一个个儿的瞪大了双眸,满脸写着关心二字,就差冲上去质问他们小偶像哪不舒服怎么不舒服了,但人好友开口说了,现在孟寒需要空间,需要呼吸新鲜空气,他们这么懂事的乖粉丝能怎么样?

那不只能善解人意体贴入微地赶紧散了。

说散就散,为了心中女神刚刚还满面愁容的寒蝉军团小伙伴们,一溜烟儿地跟比谁走得快谁更真心似的全跑了个没影。

孟寒从始至终都没什么动作,就低垂着头不吱声,这会儿鹿君曦坐回她身边才开口,“我什么时候状态不好了?”

鹿君曦挑眉,你状态好我刚刚这样做的时候你咋那么配合,不知道站起来自己说话?

孟寒懒搭理她,拎起自己的保温杯自顾自喝水。

“哎,说真的,你今儿这状态是真不对,我刚刚怎么觉着你像是想要接谁的水呢?”

孟寒喝够了,拧上瓶盖,“你感觉错了。”

鹿君曦不介意她的冷淡,继续,“然后你又没接,紧接着气压就低下去了,啧啧,一瞬间我都觉得在这爽朗金秋自己要被冻成根冰棍儿。”

她的情绪波动就有这么明显,明显到连鹿君曦都看出来了?

孟寒有点儿怀疑今天的鹿君曦是不是被魂穿了,要不神经能敏感到连她心中那点自己都不知道从何而来不甚分明的微妙都能感应出来?

“走了。”孟寒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率先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领头走了。

身后急促的几步,肩上已被搭上一只纤细的手臂,“哎,我没猜错吧?你当时想接谁的来着?”

孟寒余光扫到肩上白嫩的柔荑,眼前就不自觉浮现起刚刚那只同样属于女生特有的柔软手臂,握着她喜欢喝的ice,甚至潜意识里在觉得,那只手会更软,更绵。

她拍掉肩上的手,并不应答,“热,别搭着。”

鹿君曦不以为意,随手插进了自己百褶裙的兜里,“不过还好你没头脑发热真接了,不然给了他们希望,以后送水的人更多了,能逼死个人,啧啧,到时候我们只能舍弃多么可贵的闺蜜情,留你一人当大熊猫了。”

“嗯。”孟寒心不在焉含糊了声儿,又接了句,“不接。”这次坚定许多。

ice水确实不便宜,对她们来说不算什么,再贵个几十倍也不眨眼就能随便喝。

可那小学妹每天早上都是在街边吃着8块钱一碗的米粉,还自己骑着自行车上学,怎么能负担这种价格的水?

鹿君曦说得没错,她不能接,万一那姑娘看她接了,往后老送怎么办,那不是早饭连8块钱的米粉都吃不起了,那她也太良心不安了。

不过她唯一想不明白的一点是,她从未在人前喝过带包装的ice水,都是上学前灌自己保温杯里的,除了身边这几个朋友没人知道她的习惯。

那小学妹是怎么想到送自己ice水的,巧合吗?

正如鹿君曦所说,这水冷门,而且不是一般冷门,如果说因为送人所以要买贵的,以女孩的消费水准实在很难第一次买这么贵的水就刚好挑了瓶这么冷门的,照道理来说,她甚至应该就看不到这水,卖水的老板只会推荐最热门的水品牌。

转眼间开学已经一个月了,明天就是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上学日。

饭桌上又迎来了一周都未必有一次的家庭满员晚餐。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xbp5.dzhhyy.com  gpacu.dzhhyy.com  hjde.dzhhyy.com  5o4.dzhhyy.com  4if0u.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