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湛瞪眼:叫什么姐?老实点,别乱攀关系!

樊子琪装作没看到:“姐,我来找你,他们说你刚走。你给我发个位置吧,我去找你,很快的。”

顾湛:怒气值 99%

苏千凉:“不好意思,我没你这么大的弟弟。”

一句话成功令樊子琪阵亡。

少年捂着被伤透的心,一遍遍告诉自己“姐姐不知道我的存在是正常的”,如此重复N遍,委屈地低下了头:“姐姐不知道我吗?”

顾湛:“她该知道你吗?”

苏千凉:“我该知道你吗?”

夫妻俩同款好奇,不带任何意味的单纯疑问。

樊子琪憋屈地点头,性格中的傲娇让他很想高傲地冷哼一声,无法与姐姐相认的难过使他害怕再造成误会。

想要近距离看看亲姐姐却被误会是黑粉的黑历史,血淋淋地提醒他在耿直的亲姐姐面前不能傲娇的事实,少年憋闷地开口:“我姓樊,叫樊子琪,父亲是樊徐,母亲是苏贞芳。”

说樊子琪和樊徐,四人还在懵,提及苏贞芳,秒懂。

原来他就是苏贞芳抛弃苏千凉再婚后,和第二任丈夫生下的孩子啊。

樊子琪是父母婚内出轨诞生的孩子,代表两段婚姻的不忠诚,来历引人诟病,但这件事错在对婚姻不忠管不住自己的父母,不在无辜的他。

苏千凉不会因此迁怒到樊子琪的身上,如果孩子可以选择出身,恐怕没有人愿意自己是这样的来历。

“找我有事吗?”

她的反应挺平静的,没有震惊,没有厌恶,似乎面临的不是同母异父的亲弟弟——那个导致她的家庭支离破碎的罪魁祸首。

樊子琪自己都不敢相信,“姐,你不骂我两句吗?”

苏千凉:“骂你做什么?”

“出气,泄愤啊。”樊子琪一脸的理所当然,“不是我,妈不会和叔叔离婚,你不会变成没有爸妈的孩子,你不应该骂我两句,打我两顿吗?”

“叮”,电梯到了。

没办法继续听下去的宁辉遗憾地出去,他的房间怎么能不和主演同一层呢?失策!

电梯门合上,还能继续听八卦的乐水不由庆幸自己是顾湛的助理,拥有最合适的理由跟着顾湛。

樊子琪的疑问大概代表很多人的想法,换成原主,当局者迷,或许会埋怨,苏千凉旁观者清,不会。

“没有樊子琪,会有薛子琪,黄子琪,张子琪,她离婚的原因不是你,是钱。她不想过普通的工薪阶级的生活,想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太太,你父亲是她通向那种生活的桥梁。”

樊徐不过是苏贞芳想要离开那种生活时正好遇到的人,不是樊徐,也会有另一个男人。

这一点,樊徐和樊子琪父子俩全知道。

樊徐娶苏贞芳是为了孩子,樊子琪是年纪上来知道当年的事后慢慢想明白的,久而久之对苏贞芳不怎么在意他的态度淡了。

电梯到了。

乐水走在最前面,开了房门,顾湛走了进去,樊子琪很自然地拉着行李箱跟上,乐水更自然地关上房门,给两人倒水。


eic.dzhhyy.com  xsy7w.dzhhyy.com  vb1pq.dzhhyy.com  jwos.dzhhyy.com  6ob4r.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rziqa.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