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鬼啊!救命!”

屋外充斥着呼喊声,原本趴在窗口的骷髅,也消失不见,我和刘艺潇凑到窗户边,我竟看到了一些熟人。

“怎么回事!那不是前几年死掉的赵阿婆?!”我惊呼道。

赵阿婆生前就喜欢坐在她家门口的石墩上,手里拿着毛线一针一针的编制着家人的衣服,为人倒也和善,却因为腿脚不便,最后摔死在家门口。

我认得她的衣服,她此时就坐在她家门口的石墩上,满头鲜血,脑袋还破了一个大洞,里面白红交接,低着头不知道在吃些什么。

不光是赵阿婆,还有很多,之前就已经死了的人,出现在村子里面,或游荡,或待在自己生前最喜欢的地方。

更多的,是我不认识的人,穿着古代盔甲,他们都是从死人沟里爬出来的东西!

他们简直就像是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

过了一段时间,白雾开始慢慢退却,那些死去的人随着白雾离开,但手中都拖着一个类似死尸的东西远去。

突然那么一瞬间,他们停下脚步,齐刷刷转头看向我们这边的方向,眼睛里充斥着死气,在白雾中,我依旧能看到他们苍白的皮肤和剥落的头皮。

他们要做什么?!

我猛地后退两步,对这个场景难以接受,甚至我也不敢确定,刘艺潇的黄符,到底有多大的作用。

若是这么多人一拥而上,恐怕我这房子都会被夷为平地。

索性他们并没有冲上来的意思,逐渐挪动,继续往前走。

似乎连刘艺潇都没办法解决,我们只能窝在屋子里,眼看着他们的离开。

村子里到处都是哀嚎哭泣之声。

一夜未眠,天亮之后,我和刘艺潇走出房子,外面的地面是一条条的血痕,村子里每家人都在悲恸。

细听之下,我才知道,昨晚那些枉死之人,手中拖着的东西,都是被吓晕的活人!

“刘老师!多亏你的那些黄符,不然我们家也要跟着遭殃了!”村长正在到处安抚村子里的人,看到我和刘艺潇时,眼睛一亮,小碎步的跑到刘艺潇身边,连声感激,一副拜大仙的模样。

倒也是,昨天晚上若不是刘艺潇急中生智,把黄符贴在门窗的缝隙之中,估计我也不可能幸免于难。

除了村长家和我家,几乎每一家的人都被带走了一个,村的人开始组织人去寻找那些被拖走的人。

结果在一个地方找到他们,竟是在死人沟!

人倒是还活着,但都意识消沉,面色苍白,体虚无力,被各自的家人搀扶回家修养。

刘艺潇站在我身边,看着这一幕,皱眉轻声道:“他们这是被吸了阳气,虽然不致命,但也要修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好转。”

“都是昨晚的那些鬼魂作怪?!”我惊讶道。

刘艺潇神色凝重,眼神坚定的否定道:“不!昨晚的事,不是鬼魂作怪,你没发现没出人命吗?!则是家仙在警告我们,它给的时间不多了。”

话毕,刘艺潇便转身往村子里走去。

我有些心虚的咽了咽口水,转头看向死人沟的方向,心里一个咯棱,知道不光何小雪不会放过我,就连那些个老鼠精怪也不会放过我。

余光看到一个黑影从地面跑过,吓了我一跳,定睛一看,是一只成人手掌大小的老鼠,它停在原地,直立起身子盯着我,一双黑鼬的眼珠子和我对视。

我想起之前那只秃头被我打断腿的老鼠,不寒而栗,我打了个寒颤,赶忙追上刘艺潇的步伐。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rahgt.dzhhyy.com

vj9r.dzhhyy.com  e231.dzhhyy.com  0cb.dzhhyy.com  3c0uk.dzhhyy.com  h4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