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依旧在发酵,直到我的额头都冒出汗珠之时,张铭才出言打破了沉默,“风小子,你刚才是不是想说,你的鬼脉之力并没有被压制?”

“嗯!”我轻轻的应了一声。

“臭小子,我们大家的力量都被压制了,为什么只有鬼脉之力没有被压制?而且,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害的老子差点去那和千年女鬼拼命!”张铭异常不满的叫嚷了起来。

“我并不是有意瞒你的,铭叔,我只是害怕隔墙有耳,毕竟这片神秘的空间太过诡异,任何意想不到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我不想过早的暴露我的底牌……”我解释了一句,“若不是那千年女鬼太过强悍,恐怕,我依然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

张铭倒是没说什么,因为他对我,可是全心全意的信任,我既然没有提前说出来,那便一定有我的道理,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张铭是绝对不会和我产生意见分歧的,而周济,就更加不会说什么了!

“那千年女鬼,你有头绪吗?”张铭出言问向我,道。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我对那千年女鬼毫无线索,不过,我的天机眼在石道内,并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它……应该已经走了?”

说完这句话,我下意识的将目光定格在了悬挂于墙壁上的最后一幅画像,那画像中,没有脸女子依旧存在……

“此地不宜久留!”张铭当机立断的挥了挥手,道:“我和周济已经将那扇石门撬动出了一道痕迹,在加把劲,就能把石门推开了!”

“好!”我点了点头,道:“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随后,我和张铭,周济三人,便集中到了那扇石门之前,齐心合力将那扇古老的石门撬了开,在这期间,那半遮面的千年女鬼仿佛蒸发了似的,并没有再出现。

伴随着一道沉闷而刺耳的“咔咔”声响起,那扇厚重的石门终于被我们推开了……

石门异常沉重,合张铭,周济与我,我们三人之力,也只能勉强将这扇石门撬开一道六、七十公分的缝隙,不过,这已经足够我们几人侧身通过了!

“进去!”我低喝了一声,旋即便先将登山包扔进了石门里,之后,由张铭打头阵,率先侧身闪进了石门中,接着是周济,最后才是我。

当我闪进了石门内的时候,我便在第一时间打量眼前的环境……这是一片类似正方形,而且四周墙壁堆砌的也极其工整的空间,或者可以将这里称之为,石室!

石室的四周墙壁上并没有任何的石门或者通道,只是挂满了诡异的长明灯,摇曳的烛火倒是给了这片区域一片微弱的光明,当然,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片区域的形状,与倭岛国的阴阳师,所绘制的那份地图中的方形区域,几乎一致!

我差不多可以肯定,这里,就是圆形区域之后的方形区域,而且,这里还有一条路,是通往另一处区域,只不过,那处区域的地图,已经风化了……

可是,按照地图的标注来分析,这片方形石室之内,应该还有一条通道,可以通向另外一片区域,可是,我眼前却并没有那条所谓的通道!

难道说,这处石室与上一处石室一样,将通道隐藏在了某个角落之中吗?

就在我回忆着倭岛国人绘制的那幅地图,以及思考通道这件事的时候,借着四周的长明灯散发着幽暗的光芒,我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到了这片区域的正中央……一口血红色的棺椁,出现在了我的眼中!

第七百五十七章 出路,空气,长明灯

摇曳的烛火,将这口静静躺在距离我十几米之外的血红棺椁,映进了我的眼中!

此时,不仅我看见了这口血红色的棺椁,包括张铭和周济在内,也都死死的盯着这口静静的躺在石室中央的血红棺椁……

石室?

现在,可以将这里称之为……墓室!

这样,应该更加贴切!

“这棺椁……”我怔怔的抬起了手,指着眼前那散发着幽森气息的血红棺椁,“我们该不会是走到祖乙的墓室之中了吧?”

这棺椁很容易让我联想到祖乙的墓室,毕竟这里是祖乙大墓的所在地,如果有棺椁,很有可能,就是祖乙的棺椁!

难道,我们误打误撞之下,竟然找到了祖乙的墓室?

可是,隐藏了无数秘密的祖乙大墓,难道就这么简单?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f3c.dzhhyy.com  n2uq.dzhhyy.com  rbp9h.dzhhyy.com  8fd.dzhhyy.com  dky.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